“大坡”与“小坡”

黎上增

 

        小时候,因为姨妈住在大坡,去探望她的时候就得下坡。对当时住在裕廊七条石的我这个山顶仔来说,下坡的确是大事一桩,要一大早起来,梳洗干净,换上新衣,然后趁着太阳还没发威,跟着妈妈走路到美世界对面的巴士车站去等车,巴士车沿着武吉智马路南下,一路颠簸劳顿,先到三马路绿色巴士总站,然后才步行到小坡大马路换车。车子过了水仙门大桥,就是到了大坡,也就是到了姨妈家。

  

        当时年纪小,满脑袋瓜只会关注姨妈家隔壁巷口的冰棒比大声公的好吃,卖咯咯面的几时会经过门口,诸如下列的问题从未想过:

 

       为什么以前的新加坡市以“大坡”“小坡”来划分?大小坡为什么叫“坡”?

为什么去市区叫“下坡”而到郊区去叫“去山顶”?

 

        姨妈为什么是“坡底人”而我是“山顶人”?

 

        究竟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我想很多人也想知道。

 

        其实这“大坡”“小坡”的地名早有记录。早在1887年,李钟钰这个清朝官员在他的好友驻新加坡领事左秉隆的邀请下,到新加坡来游玩。他归国后就把他在新加坡所见所闻付梓成书,出版了游记《新加坡风土记》。在他的书中,李钟钰有多处提到大坡与小坡,如:“。。。(新加坡市)中有河自东达西,划分南北,居人各其北曰小坡,南曰大坡”。他也说:“在新加坡,没有比大坡来得更繁荣者 。。。”;“戏园有男班,有女班,大坡共四五处,小坡一二处。。。”我想“大坡”与“小坡”应该是当时新加坡华人有共识并广泛接受的称呼,要不李钟钰也不会把它记录在案。很遗憾的是李钟钰没有记录“大坡”“小坡”名称的由来。

 

        中国著名文学家老舍在二战前旅居新加坡时写了一本中篇小说《小坡的日记》,书中的主角就是以“大坡”与“小坡”来命名。“大坡”是哥哥,他是父亲在大坡开国货店时生的,而“小坡”则是父亲的铺子移到小坡后生的。由此看来,“大坡”与“小坡”的确声名远播,但是它是在什么情况下诞生的呢?

 

        新加坡文史作者对“大坡”“小坡”由来这问题着墨不多。王振春先生在《石叻老街》开宗明义第一章解释了大坡小坡是如何划分的。他说:“大小坡是以新加坡河来做分界线,河的南岸叫大坡,北岸叫小坡,你站在新加坡河的南岸与北岸之间的爱尔琴桥(就是我妈妈旧时所说的水仙门大桥),这里既不是大坡,也不是小坡,只有过了桥,才能划分大小坡”。他也说大小坡是有分先后的。早期中国移民南来,先在河的南岸安身立户,形成了大坡的繁荣。后来迟到的移民,在大坡无法插足,只好另找地盘,便到小坡区聚居和发展了。在他的文中,对于大小坡为什么叫“坡”可没有交代。

 

        韩山元先生在他的著作《从大坡到小坡》里对“坡”这个字做了一番探讨。据他说,原来老一辈华人习惯以方言的“坡”来称一个地方,旧时华人称新加坡为“石叻坡”。石叻是马来话selat,意即海峡。华人受其影响,在“石叻”后面加了个“坡”字,就成了石叻坡。新加坡河南岸发展较快,人口密集,就叫大石叻坡,而发展较迟的北岸就叫小石叻坡,后来,为求口语简洁,就缩称为“大坡”“小坡”。

 

        写到这里,我不禁调皮的设想,假如先辈习惯以“海来称一个地方,“大坡”会不会变“大海”,而小时的我要去探望姨妈岂不是变成要“下海”?嗨,无聊。其实,翻开新马地图,以“坡”定名的地方也不多,除了新加坡,就是吉隆坡,麻坡。在本地还有个四排坡。

 

        基于这个问题,国家博物馆华文义工杨强曾经在几年前提出这样一个解释。他说数百多年前华人在新马垦荒拓地,因为地处热带,丛林茂密,陆路交通不易,因而多以河流两岸为开发基地,一方面水路交通较方便,另一方面也容易取得水源,得以灌溉作物。因此,河流两岸的“坡”成了人口集中地,渐渐的就热闹起来,并有了市集及频密的人与人互通,因而衍生出一座城市,“坡”也就成了“埠”或“市”的代名词。所以,市区就成了“坡底”,去市区也就有了“下坡”的说法。

 

        相对的,离河岸“坡”较远的山和芭地因为水源及交通等问题,开发得会较慢,人口较少,没有“坡”的基础设施,先辈就习惯性地叫它“山”。因此,“山”就成了郊地山芭的代名词,去郊外也就成了“去山顶”。这也解开了为什么我姨妈是“坡底人”而我是“山顶人”这一个谜团。以前,新加坡岛的西部,北部和东部,都是“山”。这些“山”开发完了之后,先辈们只好漂过海峡,到对岸去开发新“山”。今天,新山成了邻国的一个州首府。

 

        杨强的这一个解释逻辑性很强,但苦无佐证。在收集佐证的过程中,我在庄钦永的《新加坡华人史论丛》中发现了一则发布于1842年的告示,它的出现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告示抄录如下:

 

 

            “奉

国王上旨,示论于诸唐人船主及水手人等知悉。慈(当为“兹”之误写)因新年将至,唐船初到之人,皆不知律法,每欲放铳(枪),放炮,鸣金,以及高声喊喝,惊动左右船只及疑感(惑?)坡上之人。慈(兹)一概各不准再行故习。自今以后,如有何人再行故习者,立即遣马礁人(马打)拿获,依法处置,又将其船逐住(往)港外,决不故宽。特此

 

保黎(police)上人出令晓论于诸位唐船及廖船,并各色之船主知悉,兹今日必不可载有病之人来新加埠,放其上山。若有不遵令者被保黎(police)查出,即擒来定罪,日后要扬帆之时日,再令其落船,各船主则该带回本邦,决不宽情,特此示知。

 

救世主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道光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

 

                                                                                    新加坡奉国王上旨告白

 

注:文中括弧及注释系庄钦永先生所加上的。”

 

        这个告示主要是公告两件事。其一,当时新加坡殖民地政府禁止中国船只在华人新年期间入港时敲锣打鼓,放炮,高声吆喝,因为此举会“疑惑坡上之人”。这“坡上之人“指的是新加坡河两岸市面上的居民。其二,当时新加坡警察禁止各船主载有病之人来埠,并“放其(病人)上山”。这里所指的山,应该是需要大量人力资源的园丘。由此看来,这告示可以证实杨强所提之解释为可信。

 

        后来,我在无意中看到许云樵教授在《马来亚丛谈》《马来亚地名掌故谈》中提到吉隆坡如何得其名而欣喜若狂。他说:“马来亚的首都吉隆坡,这个地名也有问题,它并不是原名Kuala Lumpur 的译音,而是一个历史陈迹。原来在一百年前叶亚来开辟那里的时候,那里还是一个山芭,来往的华人,大多数是在附近采锡矿的客家矿工,那时他们称吉隆坡为Klang,客家人写起字来,便作”吉隆“,后来那里热闹起来,他们便给它加上一个“坡”字,其实就是“埠”字讹别。

 

        看到这里,我终于找到了强有力的佐证来支持杨强的论点。尽管许云樵教授称“坡”字为“埠”之讹别,在旧时候,先辈华人把“坡”与“埠”交互替换使用的事实是存在的。因此“大坡”既是大埠之意,而“小坡”就是小埠啦。

 

        我想读者也能猜到麻坡(Muar)是怎样得到它的名字的。

 

        我们看旧时报章报道新闻时,记者总是在新闻稿之前加上“本埠某某日讯”,有时也作“本坡某某日讯”。朱宗贤先生写《怡保城乡散记》时提到万里望时,也称万里望为“本坡”。由此可见,许云樵教授所说属实。

 

 

   

5 Comments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5 responses to ““大坡”与“小坡”

  1. Just passing by.Btw, your website have great conten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king Money $150 An Hour

  2. KM

    Wow !果然“坡”涛汹涌!从前我的老爸也天天“落坡”揾食,我们住红山,当然是山顶人,所以就是“下坡”了。

    不知上增兄还有没有资料,看“坡”是否与马来土语的“-pura” 有关,因为我听说Singapura里的”pura”有“城市”之意?

  3. 博物馆华文义工

    上个星期六(3月7日)听了韩山元老师在博物馆的讲座——《华文报业与华人社会》,他提到了石叻坡的由来是译自马来语中的海峡(silat), 大坡原为大石叻坡,小坡原为小石叻坡,简化称呼“大坡”与“小坡”。

  4. 黎上增

    回博物馆华文义工
    韩老师所说文中已有转述。但韩老师没有提到坡的由来,杨强的理论和许云樵教授的说法,填补了这个缺口。

  5. 黎上增

    再补充一点,坡不是新加坡独有的,新山人去市区也叫下坡,而根据庆辉兄所说,丹戎槟榔也有大坡小坡之分,所以,我们不可以用新加坡的情况来解释坡的由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