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寻根当中的兴化人

刘若琳

也许你是福建人,也许你是广东人,又或者你是客家人,又或者你是海南人。

我以上皆不是。我是兴化人。

啊?什么是兴化人?每当和朋友说起时,总会看到他们满脸的问号。我也常常想要解释一下我籍贯的来历和背景,但往往欲言又止,因为我除了知道我的阿公的家乡是哪里之外,之后也不该说什么是好。

朋友也常常问:“那么你可以说几句兴化话来听吗?”?

我也只能回答:“我连听都没听过…..说也说不出….”

因为我的爸爸从来没跟我说过,他一向来也只听我的阿公说,所以到了我这一代,就完全失传了。有时候觉得方言与我的接触还不如日韩语,我至少还会因为接触到日韩剧或日韩歌,还能混几句an nyong ha say yo 和 sayonara, 兴化话就真的是有限到不行的有限公司。

某天在图书馆晃时,突然心血来潮,搜寻了“兴化人”这个关键词,只可惜我只看到一本书,那就是《兴化人与交通行业 (1880-1971)》。没想到在一片汪洋书海当中,只有一本有关兴化人的书?!广东人有他们会馆的刊物,福建名人传也够我读上几天几夜,所以说“少数民族”真的不好当。

当我拿到《兴化人与交通行业 (1880-1971)》这本书时,才发现它原来是一组南大历史系学生的毕业论文,而且还是完完全全用手写的呢 !当下有点傻眼,因为从来没有看过用手写的论文,毕竟我是电脑一代。

翻了翻,读了读,还真的获益不浅。今日的莆田市分莆田和仙游两县 ,这两个县的人都称为兴化人。莆田是个沿海地区,与台湾隔海相望,也是我阿公的故乡。

论文刚好有提到兴化人比其他籍贯更迟来到新加坡的原因。兴化人最早到南洋是在十九世纪后期,而鼎盛时期则是1930年代左右。原来以前的兴化人大多数是农夫,莆田的地也很肥沃,非常适合种植荔枝、龙眼、枇杷、橄榄等的农作物。很多户家庭都经营家庭式农业,而当时人口不多,地皮又很广,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处于满足与安乐的状态,没有所谓的推动力离乡背井,追寻更好的生活。另一点则是因为小康式的农业往往非常依赖人力,因此每个家庭成员都得帮忙与参与耕田与收成。兴化人的思想也非常传统,很注重家庭,所以除非情非得以,不然是不鼓励子女离开他们。

后来,满清王朝的无能和腐败害得人民过着困苦的日子。鸦片来到了莆田,造成的社会影响可想而知。原本安居乐业的兴化人,不少都变成了瘾君子,为了鸦片而花掉宝贵的金钱和时间,影响农业发展的生产进度。国民党时期,政府在兴化设置乡镇保甲制度,兴化农村经济也面临着严重的问题。保甲长的权力大于其他人,有些保甲长会假公济私,借机会向各户人口收取重税或各种建设费用。此外,后来的中日战争也导致人民活在水生火热的恶劣环境中。在沿海地区生活的兴化人也因为不同时期的种种推动原因而南移谋生。

兴化人最初在十九世纪末来到新加坡时,多数都是当人力车夫的。由于他们来的比较迟,很多行业都已经被其他籍贯的人占领或垄断,兴化人想打入他们的圈子还真的不容易。兴化人之前在家乡的一技之长在本地也派不上用场,所以很多都当起了苦力。拉人力车的这份行业其实是被其他籍贯的人鄙视的,兴化人才能够在无竞争下和福清人一起当起人力车夫。后来,因为新加坡不断的在发展当中,成了一个繁忙的港口,人口的激增也同时造成交通工具上的需求,所以兴化人无心插柳的在新加坡找到谋生的机会。就很像如今在社会里有所谓的“人脉关系”做起事来会事半功倍,以前刚到新加坡的新客靠的也是同乡或会馆来找工作,所以渐渐的兴化人与交通业扯上了关系。昨日的苦力车夫和三轮车夫,后来的脚车店主,所以才会有一组学生写出一本兴化人与新加坡交通业的毕业论文。

我的阿公是在1950年后才来到新加坡的。听说我的阿公有参与和日本军抗战,战争过后,生活很苦,三餐不饱,所以一个人离开莆田,来到新加坡。后来,据说是因为他把自己的车子借给林有福竞选时使用,所以比较顺利的把我的婆婆接到新加坡来,我的爸爸和伯伯姑姑叔叔们也后来在新加坡出世。

小印度和惹兰勿刹(Jalan Besar)一带是兴化人的聚集地,我的爸爸也在那里长大的。如今你如果到Kitchener Road 一带,不难发现那一条街竟然有很多莆田餐馆的存在。我说不出莆田菜特别在那里,也无法给莆田菜下一个定义。其实我到不久前才知道莆田菜除了兴化面线外,还有很多很多种。

怎么说呢?以前小时候,每年的大年初一都会到我的阿公家拜年,每年的初一都会吃到一年只吃一次的面线。我们吃的面线与那种生日时吃的面线不同,我们的面线比较粗,长得有点像叻沙的粗米粉,不过咬起来的感觉又有点不一样。我们的面线不是配红鸡蛋吃,不是汤版的面线,而是配长得像发菜,但其实是过了油的紫菜、煎鸡蛋丝、香脆三层烧肉和花生粒,还有用来淋在面线上的上汤,好让它不会太过干。小时候并不知道只有我这家过年时会吃面线,和朋友聊天时才发现吃斋的吃斋,吃火锅的吃火锅,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和我一样吃面线的人。

后来阿公去世了,每年初一我们就会到3个不同亲戚的家拜年,每家的面线水准不同,最期待的是我姨婆那家的面线,因为毕竟还是最有功力的长辈才煮得出最像我小时候所吃的面线。

几年前和家人到某间莆田餐馆吃饭,才发现原来莆田菜除了面线以外还有很多很多种。爸爸拿起菜单,看了看马上就点了白粿糕,因为那是他以前的奶妈常煮给他吃的。我和妹妹当然是点了兴化面线,外加很多很多紫菜,也试了兴化米粉和兴化卤面。可能是因为不习惯的关系,我们的最爱依然是面线 (不过还是姨婆的比较好吃,只可惜一年只能吃一次)。

莆田菜以往被认为是三轮车夫等的草根阶级的人所吃的菜,如今却以摇身一变,变成了一种独特的餐饮构思。这也何尝不是一个好现象,毕竟能够让更多本地人接触兴化食物,也能够让像我这种有点失根的兴化人了解自己家乡的菜!历史和文化不一定靠文字来传承,食物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今后和朋友聊起,我不但可以解释兴化人南来和迟来的原因,还可以介绍几道好吃的莆田菜色给他们。如果还能外加几句兴化话来秀一秀,那就太好不过了。

35 Comments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35 responses to “我是在寻根当中的兴化人

  1. 国樑

    上星期在唐城坊一楼的小食店吃黑芝麻(甜品),两位服务员以似福建话非福建话交谈,她们很惊讶,怎么我能听懂。

    就是因为像福建话嘛!

    她们说是家乡话,兴化莆田的家乡话。

    去吃甜品吧!顺便听听家乡话。

  2. rl

    只怕听到后确认不出,哈哈
    原来像福建话,那就好,我的福建话还勉强可以…🙂

  3. 林某

    很难得还能找到像你一样积极”寻根”的年轻人. 值得赞赏. 不过, 兴化食物的确很独特+美味. 快去学学几招传统兴化菜, 让美味延传下去.🙂

  4. km

    哇!

    我喜欢吃,也常去NTUC买的“兴化米粉”,原来背后也有一段故事的。

  5. 海南人

    很多海南人的祖先也来自莆田,所以,兴化人与海南人可有一段历史渊源。

  6. 比娜

    看了你这篇生动有趣的寻根故事,让我想起在大学时的同房同学曾经提起过,她们家在过年除夕夜里,妈妈一定会亲手做大年初一她家必吃的祖传兴化手工面条,据说这是兴化人的传统习俗,面食在兴化的饮食文化里肯定是举足轻重的。 谢谢你 这位那么有热诚寻根的小姑娘,加油!

  7. kite

    我是半个兴化人,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常听大人们讲兴化话。(尤其是讲我们这些小孩的坏话时,还以为我们听不懂。哈哈。)我们顽皮时外婆会追着我们骂:“死小孩!”,现在这句兴化话时不时会在我工作犯错时浮现在脑海里。这是童年的阴影。

    最近我们家隔壁搬来了新移民,有时在电梯里听到他们说兴化话,我竟听不懂。我尝试跟我的美发师(也是刚从兴化过来的新移民)用兴化话沟通,他说我们的兴化话掺杂了福建话和其他方言,不纯正。尤其我们“后讲华语运动”这一代,正如你说的,对日韩语还熟悉得多。

    上个月跟阿姨、表姐妹们闲聊,我们晚辈们开始抱怨兴化人的基因不好。人家广东潮汕的女孩高瘦、皮肤白皙、瓜子脸,兴化的女孩却粗手粗脚又有大饼脸。小阿姨的手掌比很多男人的还大,以前外婆个子不高,穿的拖鞋却是十一号码的。老妈笑说没办法当美女,因此刻苦耐劳是兴化人的特质。看到你写兴化人是耕田、当人力车夫的,我想粗手粗脚是理所当然的。

    感谢你写这篇,让我学到了有关岛国兴化人的历史,也回忆起小时候吃兴化面线会拼命放紫菜花生。我也在寻根,看到这篇博客文很兴奋。

    祝寻根愉快!

  8. rl

    哇!很感动!没有想到这篇文章竟然会有那么让人欣慰的回响🙂

    不过要感谢的应该是那群南大生,没有他们的论文,我也写不出这篇文章….

    原来是基因!我的手不大,但手指都蛮短和蛮粗,还以为是因为我没有学弹钢琴的关系。我穿的鞋号也算是大码的,唉就让我们一起怨天尤人吧哈哈….

    吃面线不该是只停留在小时候的回忆,现在依然可以吃,紫菜花生一样可以加,只不过如果到餐馆的话可能钱要多付一点了….嘻嘻

  9. km

    有话不吐不快,基因是可以改变的!

    喝了南洋水的兴化小妮子大可媲美广东潮汕的女孩的高瘦、皮肤白皙、瓜子脸;而且有创意、心灵手巧(还记得她亲手做的“海星大奖”吗?),还写得一手好文章呢!

  10. rl

    aiyo..谢谢你,我会记得还收买你的钱的…

  11. hht

    看了很感动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自己是新加坡人也不懂什么叫寻根。看来我也要对我的祖籍惠安做更进一步的了解。

  12. 看了您的这篇文章,好像让我寻回了自己,真的非常感谢你。我是位兴化人,但是从来没接触过这种语言,也不了解我族的一切。因为孩子太多,我爸爸从小就分给人领养了,所以他本身也不了解自己的种族。每每人问起我时,我说是兴化人,但没人知道兴化人的存在,觉得有点感伤。因借着您的这篇文章,我好像更新认识我的祖籍。谢谢您,请借我分享。万分感激。

  13. zhenggm

    wow, 想不到我 Google 兴化就来到这。我想我也是Henghua人吧。我1985年出身,birth cert 写我的Dialect 是Hokkien。但是我啊公说他是在新加坡出身的莆田兴化人,虽然他的IcS是放Born in china。那是日本人打新加坡他还是个小孩。他也看过以前人绑着辫子。我啊公 也是开脚车店和摩托店的。店名也有个'兴'字。小时候也有听过他们说 xia ma buay = 吃饱了吗。以前的那个米分叫什么车轮面的。很好吃。粘粘的。真的好想啊嬷啊。。。我还有这以前啊公的姐姐从中国写给他的信。地址是什么莆天内江的地方。

    • Pierre Lee

      呵呵,真开心,看到那么多heng hua nang。

      我也是85年的,但却是马来西亚小地方的兴化人。没看这篇我还真的不懂,我家以前曾曾祖父带着我的曾祖父来到时,后来还真的开了脚踏车店,后来就变了摩托店!重点是,店名也有 [兴] 字!真的没想到呢!

      我还会听得懂,但突然要讲的话就不能咯,唯一的只会讲一个谜语,是我婆婆教的,很好玩。

      xia ma 的意思是=吃饭,通常晚餐才用的。午餐= xia(第四音) lao; 早餐= xia duo。

      啊,好怀念 也很想念我婆婆。

      嗯,粘粘浓稠的那个米粉也是我的最爱!我婆婆叫它 “chak hoon”, 我想是“杂粉“的意思吧。我婆婆讲这里头没规定必须放什么,应为以前乡下兴化人都不富裕,来到这边更不堪,所以这道是贫苦人家吃的,放了薯粉水让它变得浓稠是为了更有包足感。我家也就放不多材料,江鱼仔熬汤,青菜水豆腐揉碎肉片跟米粉罢了。 但就是觉得很满足很好吃呀!

      但是我很想再学兴化话呀!真得快在我们这代开始绝种了啦。 以往在家主语都是中文。

      以往每年我公公都会回去莆田探亲的。现在比较少了。 有一种菇很不普遍的,叫红菇。 通常都是回去探亲时他们会买回来。非常有价值,稀有及很高的营养价值,降低胆固醇,抗癌等(http://big5.wiki8.com/honggu_116063/)

      至于兴化人的文化,我还真得不动,没看过呢。

  14. zhenggm

    对了,我去Wikipedia看到为什么它们提到兴化人Originated from henan ???? 其他的Sources没提到啊。。。

  15. rl

    我也是85年的!我想我的阿公应该较迟才来到新加坡吧,并没有从事交通业,好像开了一间豆干店,我的爸爸小时候还得蒸黄豆,不过店铺后来好像被火烧毁了..

    车轮面应该还找得到,好像有在电视上的某某美食节目上看到..不过我倒是没吃过..

    http://baike.baidu.com/view/15516.htm – 可能会更详细一点,还是如果你有空不妨到图书馆借借南大生的论文看,绝对值得一读 !

  16. zhenggm

    Wow! 没想到还有人会reply! rl, 你的中文很厉害啊。我也没料到会有和我一样满年轻的人会去查自己的兴化Group。想问Rl你的Birth cert dialect group 是放hokkien吗?还是什么?谢了。

  17. rl

    我也没料到那么久以前写的东西还会有人读 哈哈
    我的birth cert上写的是henghwa..以前就觉得很陌生,为什么没有人和我一样,后来发现原来我是少数民族…

    • zhenggm

      我是随便写写left a comment。。怎么知道还会有人Reply! 你怎么会Reply?! Lol 少数民族。。我的Birt cert 是放hokkien啊。。 但是真奇怪的说我阿公说我们是Specifically speaking henghwa。。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吗?以前比较乱。。我阿公出生新加坡。。可是Ic是中国。也没有date of birth。只有Year。
      那你还有其他Henghwa朋友吗?

  18. rl

    因为我是moderator所以会定时check blog, haha..
    有啊,博物馆有个义工朋友是兴化人,教了我几句兴化话,还有几个朋友的maternal relatives 是兴化人,我发现只要说道棉线就很容易认出兴化人。。

  19. zhenggm

    ohhh.. don’t be surprised that ten years down the road u might receive comments again! ahahaha are you one of the volunteers as well?! tts great manz if you have much time on hand.

  20. rl

    yup i’m one of the volunteers…you can always come for one of the guided tours at the museum if you are free..:)

    • Louise

      看到你们这些80年代后的年轻同乡积极寻根,认祖归宗,感觉很棒。我是用手写毕业论文那个年代的兴化人,除了爱吃兴化面线,也知道怎么煮。真的,我们兴化人的面线是独一无二的,记得以前祖母在世时,煮面线的考究尤其认真。农历年元旦日到我家人都吃素面线。我们先得到森林大厦对面指定的一家杂货铺买粗而香的兴化面线,再花时间把类似海苔的“乌菜”撕开,炸脆,装在玻璃器皿中,炸一大碗公的葱油盖好备用。当天把配料红菇、香菇的蒂剪下来浸泡后熬汤头。除了煮面线要讲究开水热度和时间外,配料的鸡蛋、菠菜、荷兰豆、金针、香菇、罐头蘑菇,脆花生等都要一一翻炒调味,想起来头皮就发麻。好了,说了这么多,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就此打住吧!咱们后会有期!

  21. chiin1205

    我来迟了~
    我也是兴化人!可是是来至于马来西亚的兴化
    很高兴看见这篇文章!我没想到全世界的兴化人都有类似的感觉
    我记得我几个朋友以前刚认识时都会问我什么人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是福建人,后来知道是兴化后就开始和人说我是兴化
    不过我除了会说兴化人之外 不会在解释下去了
    甚至怀疑过到底有没有兴化这个存在,或是我把兴化给念错还是什么的
    他们完全就不懂我在讲什么
    直到三年前,贪玩的和妈妈还有亲戚他们去了中国莆田
    我只能说 我沟通不到!!
    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有一位uncle 和我说兴化话,我只能看着他笑:(
    不过哪里的新年很热闹 人也很帅哦^^
    有机会的话我还要再去!
    回来后说要再更了解我的故乡 不过因为读书都没机会
    到了现在,要毕业了,终于有私人时间用
    我想学兴化话!有谁能教我??
    或有人知道网上哪里有什么group chat 还是教兴化话吗?
    闲聊也好,给我多认识认识兴化人
    因为我家 没人会:'(

    My 联络方式: chiin_1205@hotmail.com

  22. 来自新加坡的兴化。我还值得我的爷爷会说兴化语言但是他已经过世了。

  23. penny

    我是兴化家的媳妇,我是福建安溪。很可惜的是我家翁和家人不会说不过有个二叔公和他唯一儿子会说点,因为他们是做交通行业所以有接触到其他兴化人。
    在我的印象中,莆田人,我们也叫“仙牛lang” 不知道为什么?
    我嫁进夫家已10年了,但不曾吃过我丈夫所说的兴化面线。我曾在有机店买兴化面线,但老公说不一样。
    我丈夫的爷爷是莆田人但是娶了客家老婆,我家翁和兄弟姐妹也娶了不同籍贯的伴侣,理所当然没有人会说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客家人呢。
    我丈夫的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已过世,没有机会学。他只记得脚踏车“ko lia” 和吃饭 “xia ma ” 。

  24. Hannah

    看来兴化人真的和交通离不开,我爷爷-马来西亚的也是车夫啊。
    兴化面线好好吃尤其是炸紫菜。。其实我也只知道兴化面线而已。
    以前读中学天籍贯时,当时还不知道叫兴化就问老师Heng Hua华语怎么写,老师直接无语。。她也不知道有这个
    活了二十几年,我还没遇见另一个兴化人(除了我家人)

  25. Pierre Lee

    呵呵,真开心,看到那么多heng hua nang。

    我也是85年的,但却是马来西亚小地方的兴化人。没看这篇我还真的不懂,我家以前曾曾祖父带着我的曾祖父来到时,后来还真的开了脚踏车店,后来就变了摩托店!重点是,店名也有 [兴] 字!真的没想到呢!

    我还会听得懂,但突然要讲的话就不能咯,唯一的只会讲一个谜语,是我婆婆教的,很好玩。

    xia ma 的意思是=吃饭,通常晚餐才用的。午餐= xia(第四音) lao; 早餐= xia duo。

    啊,好怀念 也很想念我婆婆。

    嗯,粘粘浓稠的那个米粉也是我的最爱!我婆婆叫它 “chak hoon”, 我想是“杂粉“的意思吧。我婆婆讲这里头没规定必须放什么,应为以前乡下兴化人都不富裕,来到这边更不堪,所以这道是贫苦人家吃的,放了薯粉水让它变得浓稠是为了更有包足感。我家也就放不多材料,江鱼仔熬汤,青菜水豆腐揉碎肉片跟米粉罢了。 但就是觉得很满足很好吃呀!

    但是我很想再学兴化话呀!真得快在我们这代开始绝种了啦。 以往在家主语都是中文。

    以往每年我公公都会回去莆田探亲的。现在比较少了。 有一种菇很不普遍的,叫红菇。 通常都是回去探亲时他们会买回来。非常有价值,稀有及很高的营养价值,降低胆固醇,抗癌等(http://big5.wiki8.com/honggu_116063/)

    至于兴化人的文化,我还真得不动,没看过呢。

  26. Esther Teow

    大家好!我也是完全没有根的兴化人。
    昨晚是第一次参与了雪隆兴安会馆的兴化班。
    如果你也有兴趣,可以每逢星期三,7:30pm到 Brickfields 去上课。
    我昨天学了一些:我kok 你dik 他yik 老鼠loli 猫moli 一se 二nun 三sa 四si 五gou 六lak 七qi 八bek 九gao 十sek….

  27. 我也是兴化人!我奶奶只会讲兴化话,所以到现在我还记得怎么说!:D 可是我奶奶超厉害,她还会讲兴化话的谜语和俗语!

    我几年前在南大读中文系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兴化话有很多塞擦音,有些词汇还是古音呢!:D

  28. Alison Dai

    我是想在网上购买兴化面线和莆田白芡实无意中看到这篇,很高兴看到这么多兴化人的回应。我也是兴化人,但只会几句兴化话罢了,好可息!好久没吃冰糖炖白芡实,不知这里有谁吃过?在新加坡,是很难找到白芡,大多数在中药店都是售红芡。我在淘宝刚订了些,是从福建莆田的一家店买的。好期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