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最早的民防部队- 民防建设队

  • 皓琦

( 原文发布于2019年5月11日 / 联合早报/ 缤纷行业 )

民防建设队属国民服役义务,建设队与当时已经建立的“民防队”相辅,是我国民防的两大支柱,可算是民防部队的雏形。

建设队学员得接受九个月的基本建设训练

8484对92个新加坡公民来说,应该有特别的意义。1984年4月8日是我国 “民防建设队” 的先锋军(第一届),完成全职国民服役义务,拿回红登记(身份证)的满役日,也就是过去俗称的ROD (Run-Out-Date)。

现在每年的2月15日是“全民防卫日”,当天下午6点20分,全国的空袭警报齐响,让国人不忘1942年2月15日当天,英军抛弃新加坡,向日本签下无条件投降条约的那一刻。

说到全民防卫(现称全面防卫),不能不提民防部队,提起民防部队,不能不说说我国特有的“建设队”。

成立“建设队”新闻发布稿 (国家文物局档案)

民防两大支柱

新加坡内政部于1981年9月9日,宣布成立民防建设队( Construction Brigade),这“建设队”与当时已经建立的“民防队”相辅,成为我国民防的两大支柱,可算是目前的民防部队(SCDF)的雏形。

虽然被征召加入建设队也算是国民服役,不过它与传统的军训完全不同。被征召入建设队的适龄公民,先会接受三个月的基本民防训练,如纪律步操、健身操练、救护救援和救火等技能,接下来的九个月就会分批接受木工、髹漆、砌砖、铺砌地砖、扎铁、电线和水管装置等的训练。受训毕业后,继续加入建屋发展局的承包商建筑队伍18个月,前后两年半才算满役,然后被编入民防后备部队。

建设队纪念锦旗(新加坡民防局资料)

待遇优厚的工作

根据当时的统计数字,我国每年平均缺乏两万名建筑劳工,不过内政部重申,建设队并非要协助解决建筑劳工短缺的问题,完全基于民防建设所需,而建屋发展局则提供最好的训练环境。

与典型的国民服役比较起来,建设队的薪金待遇非常优厚。首12个月的受训期,薪金比一般国民服役部队的110元要多加250元,毕业后还有1000多元的奖励金存入公积金户头。接着下来在承包商服务的18个月,则随行情和表现,月薪也在1000元左右。在那个工艺学院毕业的技师的月薪也不过大约500元的时代,加入建设队可算是一份待遇优厚的就业选择。

建设队队员满役证书

2002年走入历史

从1984年10月开始,建设队每三个月就征召约300人入伍,到1987年已有超过6000人完成训练,编入后备部队有2700多人,不过满役后继续留在建筑行业的,却只约700人。

满役后的建设队员会得到“退役证书”和“技工第三级”证书,对要继续留在建筑业发展的技工,可是一种专业的认证。

建设队制度一直到2002年才完全走入历史。当时的建筑业不但辛苦,而且安全条件也不完善,所以建设队员在建国的路上的确也付出了血汗。

以另一种方式完成国民服役的做法不只是在新加坡而已。法国早年也同样有国民服役制度,当时为了鼓励国民到海外发展舒缓国内就业问题,适龄男性国民愿意到外国任职一年以上,可以豁免国民服役,这也算是尽了公民义务。

明年将是建屋发展局成立60周年,或许建设队这一段小插曲会重新被提起也说不定。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导览手记, 心情随笔, 新加坡国家日志, 不算是很久以前的记忆

察月观星

李国樑

在国家博物馆为访客义务导览时,常有访客分享他们的另一番经验,双向过程是挺开心,值得回味的。最近有一位来自大中华区的访客陈先生对新加坡的国旗兴致勃勃,我们还就国旗作了十多分钟的交流。

早在1959年新加坡自治邦的年代,红白两色的新加坡邦旗已经在这块土地上飘扬;1963年新马合并,这面邦旗成为州旗;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主权国,这面州旗成为国旗。

新加坡国旗的红色部分代表平等与友谊,白色象征纯洁与美德;国旗的左上角那一弯白色新月表示新加坡是一个新建立的国家,五颗五角星代表了国家的五大理想:公正、平等、民主、和平、进步。新月和五星的组合紧密有序,象征着新加坡人民的团结和互助的精神。

陈先生表示谢意与歉意,说原来他之前误解了新加坡国旗的含义。他的思考线路是这样的:新加坡国旗跟中国、新兴的回教国家和伊斯兰教的标志形似,他以为英殖民地时代的新加坡已经跟中国结下不了情,中国移民以番客、猪仔、文人、商贾、女工甚至逃难义士等身份来到新加坡,联手打造新加坡的繁华。独立前的年代新加坡曾经面对马共的困扰,人民行动党骑着共产党的虎背发迹,其后主导了新加坡五十余年。此外,新马曾经是一家子,新加坡又地处马来群岛回教国家的中心点,必须对这个区域表示友好,所以将中国的红色五星旗和伊斯兰教的新月五角星综合起来,成为新加坡国旗。

这个看法颇新颖,从血缘地缘的观点来分析,也算是合情合理。根据已经作古的杜进才博士的说法,他对新加坡邦旗所使用的新月与五星胸有成竹,只是对红白两色有所保留,担心会与波兰和印尼的国旗产生混淆。至于新月与五颗五角星是否含有陈先生所推断的政治考量,真是不得而知了。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人民行动党的创党元老杜进才成为当时的副总理,领导特别委员会进行拟定邦旗、邦徽及邦歌的工作。他向内阁解释为什么“红白事”会那么棘手,因为波兰的国旗是白色在上,红色在下;印尼的国旗则是红色在上,白色在下。印尼的国旗是根据十三世纪满者伯夷王朝的旗帜设计的,1945年8月17日日战结束后首次升起。
“I had produced prototypes with different colours for the Cabinet to decide. I explained to them why we cannot use red and white, white and red. White above red is the flag of Poland. Red above white is the flag of Indonesia.” —Dr Toh Chin Chye, 1989. Oral history interview with the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1959年11月18日,自治邦立法议会通过新加坡邦旗、邦徽及邦歌的设计。1959年12月3日,在元首尤索夫(Yang di-Pertuan Negara,Encik Yusof bin Ishak)的就职典礼上,新加坡邦旗在市政厅首度亮相。

新加坡国旗与中国的五星红旗相似之处在于红色与五颗五角星。中国国旗的左上方有五颗黄色的五角星,当中四颗小星环拱于大星的右方,红色象征革命,黄色五星象征光明;那颗大五角星代表中国共产党,四颗小星星代表农民、工人、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四颗小星环拱于大星,象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人民大团结和人民对党的拥护。

为什么伊斯兰教以新月做标志呢?远古时期,世界上很多民族都崇拜大自然,在阿拉伯沙漠地方,对月亮的崇拜就更为显著了。在炎热干旱的环境中,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多在夜间进行,因此阿拉伯历法以太阳下山作为一天的开始,而新月初升则为每月第一天的开始。伊斯兰教的斋戒月,就是从见到新月的第一天开始斋戒、到见到下一轮新月开斋为止,前后一个月。

至于真正将新月作为伊斯兰教的标志,可能是十五世纪后的事。1453年,土耳其穆斯林大军攻占了君士坦丁堡(今天的伊斯坦堡Istanbul),穆罕默德二世将东正教(基督教的分支)的圣索菲亚大教堂(Sancta Sophia)改做伊斯兰教清真寺。1566年,奥斯曼帝国塞利姆二世在圆穹顶竖起一个铜制的新月,作为清真寺的标志。

君士坦丁堡是横跨欧亚海陆交通的咽喉,是当年的国际大都会,清真寺的新月装饰就这样通过文化商贸蔓延开来,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活动场所普遍采用了这种设计,遍布新加坡全岛的回教堂都可见到类似的新月与五角星的装饰。
土耳其国旗源自奥斯曼帝国,是一面红底白色新月与五角星的旗帜,它在土耳其语中称为星月旗或红旗,红色表示权利,白色表示团结、正义、纯洁、进步。

另一个回教大国巴基斯坦的国旗有一颗白色五角星和一弯白色新月。白色象征和平,代表国内信奉印度教、佛教、基督教、多神教的居民和其他少数民族和睦共处;绿色象征繁荣,也代表伊斯兰教。新月象征进步,五角星象征光明,新月与五角星也象征对伊斯兰教的信仰。

综合多方面的资讯,虽然对星星的内涵各有各的解说,但五角星是新加坡、中国和新兴回教国家共拥的标志,却是不争之实。星星所承载的理想,也是推动世人以和平的方式走向光明的动力。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心情随笔

不算是很久以前的记忆(48)

方水双是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之一,在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初期,曾担任新加坡政府劳工律政部政治秘书。后因新马合并,与行动党中央意见分歧,和林清祥、李绍祖及林福寿等另组社会主义阵线(社阵)。

1963年2月2日,在新马合并前夕,方水双在内安法下代号“冷藏行动”中被捕,并被驱逐到马来亚。1967年,方水双在马来西亚独立十周年时获得自由,退出政坛。

2009年《白衣人》的发布会上,人民行动党的李光耀先生和方水双先生在46年后重逢,从方水双先生的肢体语言看来,过去大家都是为政治理想奋战,现在已经放下过去的恩怨了。

李光耀与方水双在《白衣人》的发布会上。The Straits Times, 2009

李光耀与方水双在《白衣人》的发布会上。The Straits Times, 200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回首往日, 不算是很久以前的记忆

不算是很久以前的记忆(47)

1970年代,挑粪夫逐渐在新加坡城市景观中消失。以前新加坡没有抽水马桶,靠得就是粪桶和挑粪夫来维持排泄与卫生。

挑粪

挑粪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回首往日, 不算是很久以前的记忆

新加坡国家日志(36):走访选区

新加坡广播局(SBC)1988年的制作:1962年11月24日,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开始走访全国所有51个选区,跟人民近距离接触,解释新马合并的重要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回首往日, 新加坡国家日志

新加坡国家日志(34):新马合并

新加坡广播局(SBC)1988年的制作:1962年9月1日,新加坡全民投票,选择以什么方式与马来亚合并,成立马来西亚。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回首往日, 新加坡国家日志

新加坡国家日志(33):亚细安 ASEAN

新加坡广播局(SBC)1988年的制作:1967年8月8日,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和新加坡五国外交部长在曼谷签约,成立亚细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回首往日, 新加坡国家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