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诡奇的历史巧合

刘家明

(原文刊登于《早报-言论》2015年07月06日)

自从2002年以来,我国每年都会举行“香格里拉对话”,讨论安全问题。今年的热门议题无疑是南中国海纠纷,以及东南亚各国与中国的“领海、领土”争议。

美国的加入和近日同中国战机在南中国海的近距离“擦身”而过事件,更为事件增添了变数,让大局显得异常复杂。李显龙总理在致词中指出,中美如果持续博弈的话,只会引发更多冲突,后果将不堪设想,危害整个东南亚的发展。东南亚多国部长也提议,通过谈判制订行为准则,以和平与双赢的方式,解决主权问题。

这不禁使我想起历史上的第一个海洋公约的讨论,它和新加坡脱离不了关系,所以这次“香格里拉对话”,可说是历史上的一个诡奇巧合。

在17世纪,南中国海和东南亚的海域和香料贸易,完全由葡萄牙和西班牙两大欧洲殖民国所垄断。由于还有一条名存实亡的“教皇子午线”的协议,两个海洋大国基本上还没有大的纠纷,倒是后起的荷兰为了要分一杯羹,就不得不耍点手段了。1603年2月25日,荷兰人通过柔佛王朝的暗中协助,在新加坡外海截获了葡萄牙商船“圣塔·卡塔尼娜”号(Santa Catarina),这也是新加坡第一次在西方历史记载里出现。

这商船里的瓷器,香料等货物的价值,据说几乎是整个荷兰东印度公司总值的一半以上,所以整个掠夺行动也受到荷兰国王的包庇。葡萄牙向教皇皇庭申诉不得直,于是动用海军和船队封锁柔佛海峡和新加坡海域,一直到了当年的10月,荷兰海军才开始突围。

根据特欧多·德·布里(Theodore de Bry)所刻制的地图和记录,葡、荷在10月初开战,第三战也是最后一战在1603年10月10日的樟宜外海、白礁和峇淡岛之间的海域发生,最后以葡萄牙海军战败为终。记录里也在几处提到柔佛苏丹的间接参与,否则刚到东南亚而人“海”生疏的荷兰海军,肯定占不了葡萄牙海军的便宜。毕竟葡萄牙早在1511年就占领马六甲,且在东南亚海域活动了近100年,对此地区的海域非常熟悉,占尽天机。

这场海战在西方航海历史里称为“樟宜海战”(Naval Battle of Changi),是一场非常重要和有历史意义的海战。德·布里为这海战刻画了地图,在图里标出了各个地名,Sinca Pora在地图里出现。这也说明了新加坡在17世纪就开始在这里的海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只不过那主要是航海的需要,所以只详细记录沿海的地标而没有内陆的叙述。

经过了“樟宜海战”,欧洲各国的政治界和商界开始注意海上贸易所引起的各类利益上的争议和诉讼,于是促成了各种所谓海洋法或公约的讨论和制订,并以欧洲殖民者的价值观和利益瓜分世界。这些公约、法则在当时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不过却影响深远,有许多当时的原则和理论,都成为几百年后的今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础。

没想到400多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又再“卷入”一场国际性的海洋纠纷里。我国在南中国海没有主权声索,不过南中国海的安全和稳定,却大大影响着我国的发展与繁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