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国旗

刘家明

如果去参观晚晴园,导览员一定会提起孙中山先生在晚晴园开会,决定采用由陆浩东设计的党旗,作为日后革命成功的新中国的国旗的故事。不过陆浩东的原来设计是“青天白日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大家看到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呢?据说当时设计图选好后,有人为孙中山先生敬茶,先生偶然从茶里看到蓝色的反映,非常喜欢,于是决定把旗子下半部的颜色改为红色,就成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了。这或许只是坊间的一段趣谈传闻,还有待史学家去挖料求证。不过我们小红点的国旗的故事,就没有那么戏剧性了。

自从1819年开埠以后,虽然“身份”曾经从“海峡殖民地”晋升到“直辖殖民地”,在小岛各殖民政府机关飘扬的,主要都是左上角有个红色“米”字的蓝色旗,旗的右边则是一个跟着“身份”改变的白底圆形的红色标志。在经营殖民地事务的英国东印度公司,飘的则是红白横条纹,而左上角是红蓝双色的“米”字旗。有趣的是,无独有偶,英国东印度公司用的纹章的设计,是由两只“鱼尾狮”共持一个盾牌哩!当然,从1942年2月后的3年6个月的苦难日子里,小岛飘的是日本的红太阳旗。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成为自治邦,设计“邦旗”的这个要务,就落在杜进才副总理的肩上了。6个月后的12月3日,元首、邦旗、邦歌和“邦徽”都一起在内阁议会里通过了。根据议会记录和当事人的回忆录,旗子原来选用的底色是全红色,以凸显与蓝底英国旗的不同。不过内阁认为,全红色有“左倾”之嫌,于是改为红白两色。由于当时华社希望有与中国国旗相似的五颗星,而马来社群则想要有回教涵义的新月,于是便在红白之上再加一轮新月和五颗星星,顺了哥情也合了嫂意,更让我们的邦旗有异于印尼、波兰和摩纳哥的红白旗。

内阁也为邦旗的象征定了义: 红色代表各族人民本着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精神团结一致,白色代表纯洁,新月代表新兴的邦国,五颗星星各代表民主、公正、平等、和平、进步五大理想。至于为什么当时非常流行的“自由”没被选上,理由就不得而知了。

1963年9月16日新马合并,邦旗顺理成章变成了“州旗”;到了1965年8月9日新加坡独立,“州旗”就正式升级为我们的国旗了。可能大家都已注意到,总统府飘扬的旗是全红的“新月五星旗”,那是“总统旗”而不是国旗;还有我国武装部队的军旗和军舰的舰旗等,也是以“新月五星旗”为基本的设计。

合指算来,我国的这面国旗今年已有55岁了。国旗和我们一起经历了建国的风风雨雨,起起落落。谈起国旗的象征意义时,我曾经向朋友调侃说,55岁的国家哪还算是“如新月一样的新兴国家呢”?是不是应该修改那“新月”的定义呢?看来是应该为国旗的定义加入新注释了。事实上,比起其他好多国家,如文莱、孟加拉、南非来说,小红点的确是“老”得多了;不过国旗上那轮新月,可以解释为新加坡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潜力的国家,正勇敢自信地朝着未来(满月)前进。我们更应该本着建国五大理想,以民主关爱,公正贤明、平等均富、和平协议和创新进步的精神,继续下一个50年。

《联合早报》2014年09月27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