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洞 – 马共的小城大事 (上)

李国樑

勿洞(Betong)是泰国最南端的小城镇,只有五万人口,华裔占40%,巫裔40%,泰裔20%,是泰国华族人口比率较高的城镇。通过分布在市镇几条街道上的社团学校如六桂堂、古冈州、福建会馆、广西会馆、海南会馆、中华学校等,可窥探到南方先民在勿洞开荒的日子。华人中以广西人居多,广东话则几乎通行无阻。

勿洞的亮点是因为曾经是马共跟泰国与马来西亚军队打游击战的地方,马共进入勿洞时还曾经帮助过当地村民攻打土匪,维持地方治安,因此深得当地民众支持,除了帮忙岗哨外,还有年轻人入党,成为马共的一员。摆脱了枪林弹雨的岁月后,勿洞如今已经是个和平的小城。

???????????????????????????????(勿洞:山峦围绕的小城。远处的山峦就是当年马共活跃的山林。)

1987年,两支从马共分裂出来的马西共分区:革命派(90人)、马列派(542人)先后走出森林,缴械投降;两年后,马共中央派(1188人)在合艾跟泰国和马来西亚签署联合《合艾协议》,正式为马共的武装斗争画上句点。泰国政府遵守承诺,拨地拨款,在勿洞设立了友谊村与和平村,让马西共与马共中央派建立家园。

马列派因肃反运动无辜丧命的五名队员
(马列派放下武器,走出森林)

勿洞的第一和第二友谊村分布在两个山头,都开放给公众人士参观,第一友谊村保留了长一公里的营寨外围地道和设施,第二友谊村则跟金马仑高原形似,还设立了“万花园度假村”。

???????????????????????????????
(第二友谊村万花园一角)

万花园培植了各种鲜花,蜜蜂也采蜜忙
(万花园培植了各种鲜花,蜜蜂也采蜜忙)

从新加坡驱车去勿洞,可以取道南北大道,全程约760公里,9个小时车程。经过怡保后,在Kuala Kangsar转入76号公路前往宜力(Gerik),在Gerik继续沿着76号公路,转入1157号公路便可进入泰国关卡,再沿着4106公路走约10分钟就抵达勿洞市中心了。如果有兴趣,可以在抵达怡保前参观一下日战期间136部队的史迹,例如在霹雳的秘密基地美罗山(Bidor)和囚禁林谋盛的华都牙也监狱(Batu Gajah)。

解除武装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1989年12月2日,合艾。从1960年起,马共总书记陈平在中国遥控马共中央长达二十九年。1989年,陈平来到合艾与马泰达成共识,在《合艾协议》签署仪式上发表讲话:

“泰王国政府,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代表团举行了一系列和谈,并取得了圆满成功。两项和平协议的签署证实了这一点。我们对和谈的成果感到高兴。

刚刚签署的这些协议符合我们党争取实现和平的政策,符合当前世界人民要求和平与民主的历史潮流,同时也符合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国人民的利益。

我们认为,通过和谈达成的结束41年武装活动的上述协议是一项光荣的和解。毫无疑问,这种对各方都公平合理的和解是基于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的。

我们相信,这些协议的签署将在我国历史上写下新的篇章,将对马来西亚和泰边境地区的繁荣和稳定作出重大的贡献。

作为马来西亚公民,我们保证效忠最高元首陛下、效忠祖国。

作为协议签署者之一,我们保证严格履行协议。我们将解散武装部队并销毁武器,以表示结束武装斗争的诚意。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马来亚共产党代表团对泰王国政府为三方和谈所提供的宝贵协助,为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的和平协议作见证者,以及为这次历史性的签署作东道主,表示衷心的感谢。

也请允许我对丹斯里差哇立.荣猜育上将的远见,对吉滴•叻达纳差耶少将的努力,终于促使和谈取得成功,表示高度的赞赏。”

《合艾协议》为1930年4月30日成立的马来亚共产党这个特殊的群体划下句点。从签署和平协约至今已经度过了25个年头,人生也不过是三个25年,而有些年轻的战士,可能都活不过人生的第一个25年。

老林

在友谊村有缘结识了60岁的林先生(老林)。温文有礼,讲话轻轻柔柔的老林,怎么也不像是个将青春托付给森林的激进分子。

???????????????????????????????
(在万花园合照,最高个子的是老林。2014)

来自吉隆坡,已经入籍泰国的老林在吉隆坡华文独中完成高中教育,隶属原第12支队2区,也就是后来以張忠民为首的马列派,在泰南霹雳边界的勿洞活动。至于原属第8支队,也就是后来以黃一江为首的革命派,当时在泰南吉打边界的昔罗(Sadao)活动。这两支部队分别在1974年和1970年因不满中央的肃反运动而分裂,脱离马共中央,成立马共马列派和马共革命派,过后在1983年整合,成立马来西亚共产党,简称马西共。

???????????????????????????????
(马共马列派首领)

马列派因肃反运动无辜丧命的五名队员
(马列派因肃反运动无辜丧命的五名队员)

在马西共走出森林,陈平签订《合艾协议》之前那两年过渡期间,已经有一些原马来西亚人选择回家,不过当时大马的条件比较苛刻,这些前党员曾经被扣留、调查、监视等,至于那些在签订《合艾协议》后才回家的前马共,所受到的待遇则好多了。

新加坡入党的马共队员,多数加入中央派,在和平村落户。不过要找人也不容易,因为大家投入武装斗争后都会隐姓埋名,使用假名字。

当年马西共比马共中央更早走出森林,主要是受泰共的影响。他们观察到1982-83年间,许多泰共干部与解放军投降后,泰国遵守原有的和平协议,让他们有尊严地回归社会,并没有秋后算账。马西共认为泰国真的拿出和平的诚意来结束这场漫长的游击战事,所以才作出投降的决定。

老林在1975年,20岁出头离开吉隆坡家乡去到勿洞,投入张克民所领导的第12支队,受训后成为一名广播员,在地道内的小小工作室,负责地下广播任务。

十二年后,老林跟着大队走出森林,在第二友谊村打造新生活。

后来,老林认识了一位在泰国出生的广西族女子,结婚生子。当时老林已经四十岁,从青年迈入壮年,人生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回想起来,人生本来就是有得也有失,以青春的印记换取明天,并没有什么遗憾,而是另一番历练。如今拿着泰国护照,老林可以自由出入马来西亚,每年清明都会回乡拜祭。

老林回顾1970年代中的抉择,主要是来自那个年代的一股思潮。当他还在读中学低年级的时候受了高年级大哥哥的影响,当他成为高中的大哥哥时,以同样的方法关怀学弟学妹们的功课、家庭、同时也逐步灌输他们马列的革命思想,分析社会动态,决意建立一个公正平等的马来西亚。

(待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