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张照片想到的

杨红娴

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文化生活馆”中有一个“摄影艺术展廊”。展廊的前厅陈列着七张全家福。每一张都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似打开一扇扇通往历史的大门。

Tan Jiak Kim

其中第三张照片是一个四口之家。穿着华人传统服饰的男子是本地知名人物陈若锦,曾参与创办海峡轮船公司和新加坡医学院,并在一战时独资捐赠给英国政府一架战斗机支持抗战,对本地社会发展功不可没。旁边穿娘惹装的则是他的第三任妻子洪玉兰。两侧两名身着西式洋装的男孩,是陈若锦的第二任妻子,即洪玉兰的姐姐生的孩子(姐妹俩先后嫁给同一个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四口之家,却隐含着一段被人们遗忘的历史,一种有别于现代一夫一妻制度的婚姻家庭形式——“收继婚制”。

资料显示,“收继婚制”起源于氏族族外婚时期。当时人们认为嫁到本氏族的女子不仅属于夫家,且属于夫家所在的氏族。若夫死后,其妻嫁往别处就会随之失去财力和劳动力,收继婚则可将其约束于本氏族内,所以收继婚是一种财产继承的转移和变异形式。其原始的表现形式是:妻继母婚、夫兄弟婚、妻姊妹婚等。即女性在丈夫死后嫁给其兄弟的行为、习俗或法律。也包括改嫁给夫家其他男性,例如亡夫的叔、伯、儿子(女方的亲生子除外)、侄、甥等的情况。照片中两姐妹先后嫁给同一个男子,算是这种古老婚姻制度的变体吧!

“收继婚”的婚姻形式在现代人看来有点诡异,但它自有其产生的道理。中国少数民族的历史当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当年西汉出塞匈奴的和亲公主王昭君就是分别嫁给了有血缘关系的三代匈奴王。少数民族中流传着这样的习俗:“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这是顺应他们民族生活的习俗,匈奴人生活在草原上,生存环境恶劣,生产力低下。为了民族的生存繁衍,多生育才是王道,女人是不能浪费的。再者,女子改嫁分家产会削弱家族的实力。在这样的背景中,“收继婚制”是为了节约资源和维护家族实力,算是特定时代背景和生存环境下的必然产物吧!

关于“收继婚”的故事不只这么简单。这种野蛮古老、在资源匮乏的社会中盛行的婚姻形式得到了汉族儒家人伦的激烈抵制,将之视为乱伦,立法禁止。可惜它还是阴魂不散地幽幽地渗进了中国传统社会,其目的却早已不只是为了节约资源和维护财富集中。关于“昭君出塞”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在昭君第二任丈夫死后,匈奴人决定把她嫁给自己的孙子(非亲生)。此时,昭君彻底崩溃了,她强烈反抗这个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安排,并向皇帝请求归汉。可惜,民族和平当前,仅仅违反汉族伦理道德甚至法律而促成的婚姻看似已经无关紧要。皇帝毫不犹豫又一次牺牲了昭君的个人幸福,拒绝了她的请求。

如果说昭君的牺牲还算有价值,维护了西汉和匈奴几十年的和平。那么在社会习气极度开放、“乱”字开头的盛唐,“收继婚”的大戏换上新装继续上演。唐太宗收继了弟弟李元吉的妃子杨氏,唐高宗收继了父亲唐太宗的才人武则天。更为众所周知的就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肉感美女杨玉环,实为唐玄宗的第18子寿王李瑁的寿王妃。玄宗贪图杨氏的美貌,革了“寿王妃”的称号,召其入宫中为女道士,几年后照样册封为自己的贵妃。到了这个阶段,“收继婚制”的阴魂已经变异为个人私利的满足工具。为了得到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绝世美女,人伦道德算什么?世俗法律算什么?也许,大唐留给我们的,不只诗词歌赋,遍地荣华!

“收继婚”的“恶之花”不只盛开在华夏大地,也发生在英国都铎王朝大名鼎鼎的亨利八世身上,其混乱的私生活中也有“收继婚”的影子。为了加强与西班牙的政治联盟,亨利的哥哥亚瑟娶了西班牙的公主凯瑟琳,结果亚瑟四个月后即猝死,12岁的小亨利娶了寡嫂凯瑟琳。这桩婚姻明确违反了天主教教规。但是,为了保有与西班牙之间以联姻方式获得的友好关系,违反教义不算什么。但历史就是这么有趣,失去政治保障的凯瑟琳在年老色衰、又无男子嗣的情况下遭到了亨利八世的遗弃。后者不惜历经数年与罗马教皇斡旋,最终在教皇坚决反对的情况下与教皇反目,自作主张废除了这桩婚姻,抱得了美女侍官安妮•博林。可见,政治利益和私欲当前,婚姻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

看来,自古婚姻就是利益和私欲的结合体。这在以“收继婚制”及其变体为代表的多种婚姻形式中可见一斑。家庭的结合讲究的绝不只是两情相悦。 “一言不和,拔刀相向;两情相悦,解开裤裆”的《诗经》精神,在步入所谓“文明社会”以后,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看一眼照片,男子在社会地位和财富衬托下,不经意显露出从容和霸气。女子奢华的衣饰却掩饰不住一丝羞怯。她是否常想起自己死去的姐姐?她是否感觉到幸福呢?我们已经不得而知。只是,注视着这张结构关系复杂的全家福,不禁让人感叹历史的强大惯性!

将注视许久的目光收起,回看当下。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家庭”的结构和稳定性决定了社会的稳定性。经历过几千年历史的洗涤,人类发明了最具稳定性的“一夫一妻制”。这种制度在男女关系及后代繁衍方面取得了几近完美的平衡。该形式一产生,迅速取得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民族的认可和采用。

而这种传统家庭结构在当代社会面临着诸多挑衅。世界范围内离婚率居高不下,日渐盛行的单身主义、剩男剩女,愈来愈成趋势的“老年离婚”,越来越多毁于外遇和小三的家庭等等,无一不刺激着 “一夫一妻制”的神经。

也许,人们赋予了“婚姻”太多的功用,太多的沉重。导致人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的话题,“婚姻”的意义是什么,它究竟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幸福。挣扎在婚姻中的男男女女各自博弈和交换着,算计和筹谋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弄不明白这些,也许,人类注定浸泡在自己为自己沉淀的有毒溶液中越陷越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摄影艺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