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埠旧事—胡文虎和胡文豹

来 源: 《汕头日报》2012-05-06  

作 者: 鄞镇凯

     “胡文虎”和“胡文豹” 

    昔年,俗称“胡文虎”的永安堂制药厂和俗称“胡文豹”的虎豹印务公司两座建筑物,以中西合璧的新颖造型和恢弘壮观的气势闻名遐迩,是旧汕头埠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这两座建筑物的后面,还有一些故事。

    上世纪70年代以前,汕头市民绝大多数知道“胡文虎”和“胡文豹”却鲜有人知道永安堂制药厂和虎豹印务公司。现今,知道“胡文虎”和“胡文豹”的市民越来越少了,至于永安堂制药厂和虎豹印务公司多数市民更是闻所未闻了。历史,被忘记的真多真快,特别是在当代。

 

    “胡文虎”,就是永安堂制药厂;“胡文豹”,就是虎豹印务公司。

    “胡文虎”和“胡文豹”的由来

    1927年,侨居缅甸的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把汕头定为创业基地之一,在洄澜新溪南岸选址兴建了“永安堂制药厂”(现位于民族路149号),这是胡氏开创的第一座制药厂,家喻户晓的虎标万金油包装盒背面图案正是这座药厂大楼,由此可见这座大楼在胡氏兄弟心目中的重要地位。这座“楼叠楼”有6层,是当时全市的最高建筑物。

    1934年,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又在永安制药厂大楼东侧原“红灯区”的地方盖了一座6层楼,作为“虎豹印务公司”的用地(现位于民权路2号),1931年在汕头创办的《星华日报》报址也迁到这座楼。

    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情深,携手共同创业,家产没有分割,但为何两座大楼却分为彼此呢?原来,永安堂大楼上有一具虎的雕塑,而虎豹印务公司大楼上有一具豹的雕塑,市民就以这两具雕塑模型来称呼这两座建筑物,倒也易叫易记易认,成为地标物。不过,对于虎豹不辨的人来说,倒是麻烦了。我小时候听邻居永兴老婶说,有一次她侄儿从乡下来汕找她,事先她写信告诉他,在约定时间让他在“胡文虎”门前等待,由他表兄去接他。到了约定时间,他表兄老是等不到他。幸亏他表兄机灵,跑到“胡文豹”一看,果然碰见望眼欲穿的表弟。

    “胡文虎”永安堂制药厂于1950年歇业,其场地先后作为潮汕地区运输公司、汕头地区交通局、汕头地区民间运输公司、汕头汽车运输公司的办公址,现为危楼。

    “胡文豹”虎豹印务公司兼《星华日报》社址,1939年6月21日汕头沦陷后,被日寇侵占,用作伪《粤东报》社址。《星华日报》迁往大埔。1945年9月汕头复员后,《星华日报》回迁,虎豹印务公司重新开张。1951年,《星华日报》关闭,印务公司歇业。“胡文豹”大楼用作《汕头工人报》社址。1954年以后用作“汕头市印刷厂”厂房,现在仍在使用。

  1950年代初,“胡文虎”和“胡文豹”的虎豹雕塑被拆,因此市民渐不知这两座建筑物称呼由来。

胡氏兄弟为何选择汕头

  胡氏兄弟祖籍福建省永定县人,其父是侨居缅甸仰光的中医师。胡氏兄弟都在仰光出生,但他们特别是胡文虎为何对汕头情有独钟,把汕头择定为创业和行善的重要地方呢?按照一般的思维方式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当时的汕头是一个新兴的活跃的港口城市,是一个适宜创业的城市。这种说法不无道理。此外,在汕头埠民间还有传说——

    胡文虎的母亲是潮安人。姑娘时代的胡母曾与几个“同寅姐妹”结伴到汕头埠游玩。时当夏天,胡母中暑昏厥,倒在街边,正当同行姐妹惊慌失措之时,邻近几家铺户,纷纷跑出人来,把她扶到阴凉处,有人给喂“阴阳水”,有人给敷“井心水毛巾”,一个卖青草的小贩,从自己的青草担上取了一小撮青草捣烂,药汁滴进她嘴里,药渣贴在她的太阳穴上。不多久,她就慢慢清醒过来。姑娘们千恩万谢要离开的时候,店家们还不放心,派了一个伙计护送她们到码头,直到船开走。

  胡文虎的母亲永远感恩汕头埠。胡文虎发愿替母亲回报这座善良的城市。他也从母亲“汕头埠之行”的经历中得到启发:如果能发明一种能随身携带的防暑便药,祖国南方一带以及东南亚国家一带中暑、感冒的常见病多发病便可得到有效防治,这种药物的问世,也能带来财源,前景看好。胡文虎的父亲有一剂治暑热的秘方,叫“玉树神散”,有一定疗效,但尚存在着携带不便、用药区域性效应等诸多问题。深懂药理的胡文虎,重金聘能人,组成一支科技攻坚团队,亲自率领,以“玉树神散”为基础,博采中医、缅医和中药、缅药之所长,经过近千次失败的试验,最后终于成功打造出“虎标万金油”、“虎标八卦丹”、“虎标去痛水”等系列药物。抱着“感恩汕头”的宗旨,他们兄弟把首个制药厂定在汕头。从此,胡文虎经常在汕头驻足,为汕头做了不少慈善事业,“汕头医院”、“中山公园假山”、“市立一中图书馆”等都是胡文虎捐建的。

    胡文虎的钱来得并不容易。听老辈人说过,汕头永安制药厂创建初期,胡文虎常常以一个普通工人的身份到车间参加劳动,从生产第一线了解有益的信息。产品出来了,还没有人知道它的功效,胡文虎亲自走村串乡推销产品。40多年前,我到粤东山区当农民,当地一位叫阿瑞的老农民告诉我,他认识胡文虎,胡文虎当年到这山村推销产品,背着“市篮”挨家挨户派送万金油和八卦丹。少年的阿瑞助人为乐,见胡文虎很辛苦,就主动帮助他。

    胡文虎的创业史,至今仍有教育意义。

    “胡文虎”为何楼叠楼

    胡文虎大楼的建筑造型独特:底层临街处形成骑楼,环状三层楼,三楼上是天面,天面中部突兀一筒形小楼,分成三层,汕头市民称之为“楼叠楼”。这“楼叠楼”的来由有几种传说:一说是因地基不坚实,为减负抗震;另一说是风水的需要,这楼呈圆形属土格,可能胡文虎“八字”缺土以此作弥补;也有说“天圆地方”,这圆筒小楼象征通天之柱,寄寓事业蒸蒸日上之瑞兆。还有一说(吴锦文先生很倾向此说,说他曾听过当事人的介绍):当年营造厂(现在称作建筑公司),接收这项工程,估价不准,很吃亏,吃亏了也得干,这是当时汕头以诚信为基准的市场规则。作为工程委托方,也是厚道的,知道承建方吃亏,就想了一个追加工程的做法,加盖了这座圆筒楼,让承建方追加预算,借机把原先亏本的缺口补上。

    “起座胡文虎赔座胡文豹”

    曾经,汕头流传着“起座胡文虎赔座胡文豹”的俗语。喻义是做了吃亏的事。譬如:某甲到某工地打短工,干了半个月,非但领不到一分钱,还欠下老板二百块钱。原来,某甲违规操作损坏了机器,按规定要赔偿。某甲自叹倒霉,说:“想不到起座胡文虎赔座胡文豹。”这句俗语的典源是:据说胡文虎大楼交付使用几年后,业主发现质量不尽人意,未能达到要求,其中尤其经典的是:那具虎的雕塑,不多久虎尾巴便折断了,这显然是师傅故意偷工减料造成的,其影响很坏,时人笑说:“胡文虎的虎——无尾。”胡文虎手下的人找到承建的营造厂。营造厂的老板心中有数:只因当时与师傅在薪酬上有些纠结未处理好,师傅使坏。为了企业的信誉,营造厂的老板二话不说,当即道歉,答应重建一座新楼来赔偿。这座新楼,就是“胡文豹大楼”。

    微评:胡文虎大楼和胡文豹大楼是汕头旧城区为数不多的幸存旧建筑中的兄弟楼,这几年来对其呼救的声音很多,但至今仍未见实际行动。救救它们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回首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