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金刚“洞洞拐”

刘家明

朋友知道我喜欢与数字打交道,所以传给我一则笑话:

士兵:“报告排长,我刚逮到一个敌人。”
排长:“确定,是七个敌人吗?”
士兵:“不,是一个敌人!”
排长:“好!是十一个敌人吗!”
士兵:“不,就是一个敌人!”
排长:“干得好!加油!”
排长:“报告将军,我的一个士兵逮到九十一个敌人!”
将军:“好!快颁给他一个奖章!”

于是,从1 到7,到11(是一)、41(是十一),到91(就是一),一个“人民英雄”就这样诞生了!

在军队里,最怕就是遇到这样的“通讯问题”了。由于在战地没有新电讯、M1这样方便的服务,军队靠的是军用无线电收发机传送讯息或以“对讲机”对话。为了减少占用频率以让更多人有通讯的机会,通话都尽量简捷,同时也用很多代号和译码,来增加通话的“隐秘性”。军事训练的其中一个课程就是“通话程序”(voice procedure),除此还要了解“对讲机”的特性,才能确保讯息传送的正确无误。世界各国的军队都有他们自己的通话系统,不过在联合作战或演习的时候就要预先协调好,才不会产生混淆。目前国际军队通用的是北大西洋公约(NATO)系统,各国的军队都可用这系统在战地互相“沟通”。国际民航组织(ICAO)也采用了与NATO一样的系统通话,于是全球的飞机师才不会有“鸡同鸭讲”的情况出现。

英文字母在NATO通讯系统里都有一个特别且不易引起混淆的读法,例如:“A”读成“阿尔法”(Alpha),“C”是“查理”(Charlie),“G”是“高尔夫”(Golf),而“Z”则是“侏儒”(Zulu)等。数字方面就与英文没什么大分别,只是有时“9”会被读成“奈乐”(niner)。如果遇到英文发音比较相近的数字,好像英文的“十五”(fifteen)和“五十”(fifty),我们就直接用“一五”或“五零”来报告,这样就不会发生像文章开头所写的那种情况了。

法国军队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系统,在数字报告方面与一般法国会话没有不同,不过每个字母都用一个通用的法国姓名来代表。例如:“A”是“安奈杜乐”(Anatole),“H”是“亨利”(Henri),“L”是“路易斯”(Louis)等。由于“对讲机”的操作是要先按钮才可通话,为了保证全部通话内容能够清楚传达,通话前都要冠以如“hello”的“话头”,讲完后则以“over”结尾,这样“有头有尾”,就会大大减少讯息误差了。

还记得以前看过的中国战争电影,其实中国军队也有自己的一套通讯程序。由于中国地广,大江南北军人口音相差很大,所以更有统一数字发音的必要。记得当时听过从0到9的读法是“洞、么、两、三、四、五、六、拐、鳖、勾”,读起来蛮俏皮有趣的,目前解放军用的读法就不得而知了!台湾的朋友也曾告诉过我,早期在台湾打电话召唤德士时,就有听过服务小姐用类似的读法通过无线电与德士司机对话。

用“洞么两三四五六拐鳖勾”来对话虽然有其实际用途,但是拗口。还好由于无线通讯科技的进步,目前手机通讯没有频宽的限制,影视清晰度高,故民间再也不需要采用这种方法通讯了。不然的话,我们在路上就可能会听到有人要到电影院去看“铁金刚、洞洞拐”的电影这类的对话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