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的方言歌谣

韩山师范院长林伦伦院长在2013年4月9日晚假醉花林主讲了《潮汕方言歌谣及其文化内涵》,林伦伦院长的讲题依次为潮汕方言歌谣的名称界定;潮汕方言歌谣的版本简介;潮汕方言歌谣的主要内容;潮汕方言歌谣反映的文化内涵;最后是“过番歌”及其历史文化价值做了非常详细的解说。

他谈到长城出版社最近出版了韩山师范院师生辑佚的《全本潮汕方言歌谣评注》,将歌谣收录与分类成八辑共1003首,八辑内容分为:

1) 爱情之歌

2) 时政之歌

3) 生活之歌

4) 过番之歌

5) 仪式之歌

6) 诙谐之歌

7) 儿童之歌

8) 风物之歌

畲歌是潮人的歌谣

潮州土族先民畲族和蛋家,畲族居山;蛋族居水,广东凤凰山是否是畲族祖先的发源地?据史料介绍,粤东以致闽南一带,春秋以前的先民是百越(粤)人或越人,所谓蛮、南蛮、蛋家、俚(黎)、瑶族等都是百越的一支,而畲是瑶的一支。

饶宗颐教授在《潮州居民及海外移殖》一文写道:雷姓蛮族,在唐高宗时,曾与蛮人苗自成攻陷潮阳,为陈政所平。武后时,陈元光奏,请在泉、潮之间设置一州(即后来之漳州),即为对付土族畲族。

畲民骁勇善战,陈政不敌被杀,其子陈元光率中原人(山西、河南)数万,转战泉潮,不少定居在漳潮泉地区定居,故称为“河佬人”。

《明太宗永乐实录》卷五四记载:“海阳县凤凰山诸处畲蛮,遁入山谷中,不供徭役”,后来畲族中有后人传其祖先坟茔就在凤凰岭,畲族文献记载:凤凰山由西北向东南,东向翘首远眺既是漳州,与当地畲族的俗语“放潮州、出漳州:生在潮州,处在漳州”,与后来发现的特殊无碑墓的墓穴所在相符合。

畲族人的口头文学基本上就是客家唱山歌,在节日庆典中唱,语言属汉藏语音,又接近汉语的客家方言,也参杂不少潮州方言,也接近苗瑶语族方言,其中却有不少的畲歌在潮汕地区传唱。中原人移居潮州,汉人吸收了畲族文化、融汇入民间的潮州歌谣一直叫畲歌、畲歌仔或歌仔。就以这首畲歌为题的歌谣详录以下:

“畲歌畲嘻嘻,我有畲歌一簸箕,一千八百哩来斗,一百八十勿磨(近)边。”

“畲歌畲嗨嗨,我有畲歌一米筛,一千八百哩来斗,一百八十勿磨(近)来。”

畲歌有独唱或对唱的形式,还有二声部重唱,畲族称‘双条落’,一个歌手兴起领唱二字或四字,另一歌手便接下去唱。

至今广东潮州凤凰山畲族人口不及五六千,使用当地汉语的客家语系,有的完全汉化、有的还保留他们本族的特征。

潮汕的方言歌谣的收集

1918年从新文化运动中心的北京大学开始,由刘复、沈尹默、周作人等人发起征集歌谣;1920年组织成立歌谣研究会,由沈兼士、周作人任主任。

林醉陶是向《歌谣》投寄潮汕歌谣的第一人。他寄出的“渡头溪水七丈深,一尾鲤鱼头戴金。一条丝线钓不起,钓鱼哥儿枉费心”发表于1923午3月《歌谣》第十一号,也许是第一次将潮汕歌谣推介到了全国。紧接着刘声绎、林培庐以及海丰的钟敬文,都收集、投寄了一批畲歌作品。他们都是关心和热爱潮汕歌谣的先驱。1927年,北大毕业、其时任教于金山中学的丘玉麟编辑、整理、出版了第一部《潮州歌谣》,称得上是筚路蓝缕之作。1929年秋出版了金天民的《潮歌》,收歌谣288首。他在《编辑大意》中说:“是编专采潮属各处妇人及孺子用福老语言所咏叹的片言片语,有天然音韵”,可见其编选体例还是很严格的。同年(1929),中山大学民俗研究会杂志《民俗》分期刊载了昌祚、鸣盛合编的《潮州儿童歌》,共81首。此外1945年林德侯还编出《潮州歌谣》未刊本。以上这一时期可称为潮汕歌谣的初步整理阶段。要办成这件事,单有认识(即认识到民间歌谣的重要意义)不行,还要做很多搜罗遗逸、比较筛选、正音正字的艰苦工作,因而他们的努力格外可贵。

周作人曾经对潮州歌谣做了收录规划,按周作人的解释,生活歌指的是各种职业劳动的歌谣以及表现社会生活家庭生活的歌谣。从理论说,生活有多么丰富,作为生活反映的歌谣便也同样有那么丰富,但客观事物的发展并不都是那样简单、机械。比如国家大事当然也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可是出现在潮汕民间的“时政歌”却比较少。

保存到现在的一首《天顶一条虹》,谈的是潮汕民间对辛亥革命这一重大事件的反应。歌谣说:

“天顶一条虹,地下浮革命。革命铰掉辫,娘仔放脚缠。脚缠放来真着势,插枝鲜花动动戏。”

注:虹(潮州音念keng),地下浮(潮州音念 ‘普’)革命(潮州音念gei meng)。革命铰掉辫(铰,念ga,剪掉),娘仔放脚缠。(缠,音Tni),脚缠放来真着势(走路得力) (势,音‘Xi’), ,插枝鲜花动动戏(指花在头上随着脚步摇动,戏,念音Hni)。”

可见民间认识革命首先并不是理性的而是十分具体十分感性的。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期间,对于发生在身边的农民运动与外敌侵略,潮汕人民应当有非常深切的感受,也产生了一批革命歌谣,但是至今我们还较难分辨哪些是民间创作哪些是革命者的宣传品。

“过番歌”

另一种值得研究的就是20世纪30年代的“过番歌”,从歌谣的形式和语言反映了当时穷困的生活,当为潮汕歌谣无疑。

“一溪目汁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钱银知寄人知转,勿忘父母共妻房。”

“断柴米,等饿死,无奈何,卖咕哩。”

“月娘光光照瓦槽;阿兄要去过暹罗,身边所带無别物,一条水布支厚刀。”

“无钱无米无奈何,揹个包裹过暹罗,火船一到七洋洲,回头再望我家乡。。。。。。”

也有一些反映过番到了南洋反映当地生活的歌谣:

 “心肝卜卜跳,目汁金金掉。又惊番仔(外国老板),又怕虎叫。虎叫还好踮(躲藏),番仔一来,铁棍儿额顶照照。唔合番仔意,生命无半厘!”

 “哀!哀!哀!锄头六斤重,掘下土去跳起来。目汁流流,正知唐山(中国故乡)好境界!”

这两首歌谣有很高的史料价值:一方面,它说明海外潮人很早便运用他们熟悉的歌谣形式来倾诉他们的苦情;另一方面,保存了早期潮汕海外移民在异国垦殖时饱受剥削压迫的真实记录。随着时间的推移,潮人在侨居地站住脚跟,有的还发家致富。如有一首出于马来西亚的潮汕歌谣说:“我的汽车大又雅,就是有名马斯里(名牌车名)。。。。。。”反映出海外潮人的生活内容起了新的变化。

本地的潮州歌谣集

1982年油印发行了汕头文联民间文艺研究会主持、马风、洪潮编辑的《潮州歌谣选》;1988年马风,洪潮编辑的《潮州歌谣选》编入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丛刊。

最近本地丽的呼声暂时结束了在本地63年(1949-30/04/2012)的广播节目,过去我们小时喜爱的娱乐就是听王道先生讲闽南话武侠小说、李大傻先生讲的粤语故事,还有黄正经先生的潮语讲古。他的节目老少皆宜,有一个单元叫:“(言皮)凉(言皮)热”就是闲聊,以民间故事为主题,还有“听吃白(口旦)”就是接近胡说八道的意思,为短篇故事的单元,这些精彩的古典故事是我们吸取民俗白话文学的开端。

黄正经先生原名叫黄庸根,潮安庵埠镇溪乡人。生于1912年,18岁南来。1955年,在广播电台及丽的呼声当全职潮语说书人,至1982年,广播媒体应官方的提倡华语运动方言节目全面停止播放,1989年口述历史馆收集了他的手写儿歌影印集子,访谈录《苦将泥雪印飞鸿》做为个人的生活的回顾。

他所记录的儿歌也是道地的潮汕童谣,画面显示潮汕的风土民情,1990年在华人传统展览举行,这是配合新加坡建国二十五周年的华族文化月的大型活动。他积极教导了武吉知马修德善堂的会员子女,“猛火厚朥”(此话也道出潮州菜的特色用大火大量猪油快速烹煮)训练十出岁的孩子唱潮州歌谣在莱佛士坊演出。当天演出成功吸引了许多观众。黄正经先生说学生学华语只用四声,潮语八声字韵显然难掌握。无论演出的效果合乎理想吗,这确实无疑是一个前辈治学的考据心得。

1992年,电力站主办“儿歌的记忆”朗诵会,早报与海峡时报也有记者报道。

新加坡八邑会馆在1995年就出版了他选注的“ 释音潮州儿歌撷萃”收录的歌谣内容丰富,其中的一首“雅娘”有相当丰富的内容。

“雅娘想吃黑豆干,又欲想食汫水鳗。想食葡萄番薯汤,想食青梅槌白糖。食到豆无种,匏无(木戯),生无一仔见爹娘。雅娘想着心头痠,走入房内去梳粧,一面粉,抹匀匀,双边蓬头梳光光,鞋仔衫裤全换新,掼个春畾(竹字头)去落宫。

雅娘唱“王公坐圣圣,王妈听定定;信女名阿桃,嫁夫阿壮哥。过门几年了,男无女亦无。酒是珍珠粿红麯,保阿男儿入肚腹。欲如珍珠皮壳薄,又欲聪明会入学。”

治宫听了笑嘻嘻:“我做治宫二十外年,唔曾听见一个妇人这生爻(加心字边)勾缠。”

雅娘唱“治宫伯!你勿笑,拜了神明,一个粿分你胀。”

治宫唱:“阿伯自来不会好食,怎会听到食,磕破额?拜神了,收返去,曝酥酥,留放分你个阿孥。”

这首歌谣讲述一个新妇为无子诈孕,刁泼任性,庙里求神且言词刻薄,最终是被庙祝一半句讥笑的话驳回,嘴上针锋相对,词语妙绝,是斗畲歌的特色。

这里边的注释就有二十四个,就许多都是潮语中的押韵字。

“雅娘”语带双关,既赞又弹,制豆干为黄豆;雅娘要吃“黑豆干”是故意为难。

汫水鳗是产于山涧的淡水鳗鱼,汫水原是独创的字,汫水代替了古字渐上酉下或渐上食下。

匏(木戯)是留下来做种子的豆。“痠”为酸。蓬头为“髼头”,是一种古代的梳头发式“大髼头”,掼是提着。

春“畾”(竹字头)是竹制的篮子。潮州人用来盛物赠送亲友或装福物入庙拜神佛。

“落宫”是“地头宫”也是社神。

王公是男神像,王妈是女神像。

酒是珍珠为“珍珠糯米酒”。

红麯果就是“粿桃”的红色颜料,所以叫“红麯桃”,不明底细的人以为是因粿桃外皮红色而名;所以乡间叫“红壳桃”。

治宫就是庙祝,治理神宫(神庙)的事。

爻(加心字边)是称赞人家也是褒义,但是加了勾缠的意思就是喋喋不休地要求。

不会”是连体的旧字的上不下会。

我忆起家中传唱的一首潮州歌谣,相信许多中年的潮州人都会吟唱:

“口慧口慧口慧,樁粿等阿舅,挨呀挨,挨米来饲鸡。 饲鸡叫啯咯, 饲狗来吠夜。”

(hu;hu;hu;zeng gae dang ah gu, oil ya oil , oil bi lai qi goi, qi goi kie kok kai,qi gao lai bui mei)

“饲猪还人债,饲牛拖犁耙,饲逗仔(或阿弟)来落书斋,饲走仔(或阿妹)来给人骂。 ”  

(qi tii hoi nang jie, ci gu lai loy bei,qi a ngoh lai lou zi zae,qi zao kia li ke Nang mie) 

        注解:樁粿(樁米做粿,樁zeng,)等阿舅(音gu),挨米是推砻磨米的意思,啯咯是鸡啼声,逗仔是潮州人对儿子或小孩的昵称,走仔是女儿。由此可见男女地位的不平等。

这里还有一首民间传唱的本地潮州歌谣,借以学习马来文的词汇。

“阿公阿嬷唐山来 ,有路无厝 ;有厝无门牌 ,直直行入玛咑厝, 唔知玛咑哆呾乜个 ,三年刻苦日夜做 ,hari hari (快快)甜甜学 ,入乡随俗是应该, 面皮厚厚来呾恁知。 Anjing Besar 大狗兄 ;Kecil Lembu 地牛仔 ;Hentam Belakang 束后炮;Kepala Pusing 割空头 ; Kepala Pusing 头晕晕 。

注解:直直行入玛咑厝(一直走入警察局),唔知(不知道)玛咑(警察)呾乜个(讲什么),hari hari (快快)甜甜学(不断学习),面皮厚厚(厚着脸皮)来呾恁知(说给你们听明白),Anjing Besar大狗兄(警察大人),Kecil Lembu地牛仔(稽查员),Hentam Belakang 束后炮(向后转炮); Kepala Pusing割空头(掉转回头);Kepala Pusing 头晕晕(头昏脑胀)。

阿公阿嬷唐山来 ,有路无厝 ;有厝无门牌 。直直行入玛咑厝 ,唔知玛咑哆呾乜个 。三年刻苦日夜做,hari hari 甜甜学 ,入乡随俗是应该, 面皮厚厚来呾恁知。 Lima Puluh 是五十, Abang AdiK 好兄弟, Minta Rumah 讨厝字, Kalam Kabut 七错落叫, Curi Ayam 偷挘鸡 。

注解:Lima Puluh 是五十(数字), Abang AdiK 好兄弟(哥哥、弟弟), Minta Rumah 讨厝字(申请屋契), Kalam Kabut 七错落叫(形容慌张忙乱), Curi Ayam 偷挘鸡 (偷抓鸡)。

 

 参考:潮杨方笙著《潮汕歌谣》潮汕网

             黄正经访谈录《苦将泥雪印飞鸿》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丛刊

             林伦伦《潮汕歌谣重注》、《潮汕方言形成的历史过程》

              马风,洪潮编《潮州歌谣选》、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丛刊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Filed under 民俗文化

One response to “潮汕的方言歌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