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向右走

刘家明
《早报-言论》 23 May 2013

今年劳动节《早报》的大标题是“今年工资涨幅料达3%左右”,孩子看了后忽然问我,究竟左是多过3%呢,还是右才是多过3%?这“无厘头”的问题确实把我难倒了。如果根据一般的习惯如“大小”、“多寡”、“加减”等的次序来说的话,“左”应该是指超过3%而“右”则是少过3%了。但是有上过数学课的人都还应该记得,“数轴”是从左向右画过去的,所以3的左边的数比3小,3的右边的数就比3大;所以数学在这里就与日常生活习惯语言有点出入了!

其实最近这“左右”的“见报率”还蛮高的,先有尚达曼部长在访谈中提到我国目前的政策已慢慢“由中间向左移”;无独有偶,《早报星期天》的采编主任何雪芬小姐在她的文章《水珠与海啸》里也提到她孩子说“看福克斯新闻台很右翼”。看来应该是好好了解一下这“左、右”在各种不同情况下的用法才是了。

一般上各界都同意这“左、右”的说法缘起于1789年的法国革命之后的国会,当时法国的国会里有两大主要党派,开会时“保皇党”都坐在国王的右边,“革命党”则坐在国王的左边。慢慢地延伸下来,于是在西方的国会或政治体系里,“左派”就被冠上“革命,激进,改变”的隐意;而“右派”则代表“保守,温和,稳定”。所以大体上狭义地说,“左翼”是社会主义,“右翼”是资本主义就容易明白了。

在资本主义的国家如美国,其“左、右”之分跟着时代的改变又略有点不同了。在民主和共和两党制的美国,目前一般上的“左翼”泛指的是“民主党”,因为其“党旨”大体上是以照顾中低层选民为主(有点“社会主义”的味儿)。从社会和经济角度来看,“左翼”的民主党支持最低工资以协助贫穷的劳工阶级,反对石油业减税,主张建立一个“负担得起而高品质的保健制度”等。反观共和党,在1854年建党时可是极端反奴隶,提倡个人自由和国家团结的大“左派”;曾几何时,目前则被视为保守(家庭、经济、财政)主义,强硬外交,倾向富人和支持反恐的“右派”,所以看“福克斯”这类财经报导一般上才会被看成“右倾”。

重看尚达曼部长的访谈,他说过去内阁成员多走中间路线,少数靠右一点,一些靠左一点,而目前重心则偏左移动。还好他继续解释这代表政府将更注重社会平等,在提供社会福利方面扮演更大的角色,会向弱势群体与年长者倾斜。不然的话,如果误会为“激进,改变,革命”的那种“左倾”,再来个什么“新加坡之春”那样的大事件就不大妙了!

在生理上,我们的大脑也同样有左右之分。科学家一致上都同意人类的左脑主逻辑、文字、语言、分析、数学等理性的思维;而右脑负责颜色、音乐、图形、想象等感性的活动。如果说右脑代表随兴,自由,热忱的话,左脑就有点严谨,古板和保守了,所以左脑就是个典型的保守“右派“了!

我其实已忘了电影“向左走,向右走”的全部剧情,不过印象中帅哥金城武好像习惯向右走,而美女梁詠琪则习惯向左走,住在同一栋楼的他们却总遇不上,最后要在塌楼发生时才终于相遇了,幸好这还是个“完美结局”。地球是圆的,“左右有相逢”,但是如果一直坚持己见走极端,一切要等到发生大“灾难”时才醒悟就太迟了。或许我们做事、立策、做选择时,也不该太坚持原则,向左走时也要望望右,向右走时也该顾一顾左才好,这样做可能会比别人慢了一步,但总比一路上失去的许多机会好多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