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佛士与婆罗浮屠

李国樑

新加坡国家博物馆有一幀莱佛士的画像,它是一件复制品,原件收藏在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除了所展现的画中人那份书卷气与自信外,值得注意的是桌上的佛教文物,那些文物是莱佛士当爪哇总督期间,考究当地的文史民情的收藏品。

莱佛士的画像,注意桌上的佛教文物

莱佛士的画像,注意桌上的佛教文物

莱佛士对爪哇的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穿越爪哇岛,记录和当地居民的交流,收集爪哇的古文物。1814年在巡视三宝垄(Semarang)途中,当地人告诉他在Bumisegoro村庄附近丛林的深处沉睡着一座叫做婆罗浮屠(Borobodor,爪哇语拼写)的大佛塔。莱佛士本人没有发现这座佛塔,但基于对印尼这个自然与人文同在、年轻与古老并存的热带岛国的好奇心促使他相信当地土著所言,派遣荷兰工程师科尼(H. C. Cornellius)前往勘察。

科尼的勘察队找到一座“大山”,其实是被火山灰覆盖着的婆罗浮屠。为了避免佛寺继续受到侵蚀,莱佛士在爪哇展开第一项欧洲式的文物保护项目,科尼率领两百人,花了两个月清理整个环境,在丛林中开辟出一条通往婆罗浮屠的小路,沉睡了整千年的古佛塔终于重见天日。

当时科尼的工程团队没有经验,也没有能力修复随时可能坍塌的佛寺,只能点到为止,足以让信徒爬上第十层参拜。从一张1844年的照片可以看出荷兰殖民地政府允许当地人在佛塔最高层搭起凉棚卖茶水。1896年暹罗国王(Chulalongkorn)访问爪哇,还带了八车婆罗浮屠的雕刻品回国。直到1907年,荷兰开始重修婆罗浮屠,人们才真正重新认识这座千年建筑。

婆罗浮屠大佛塔上竟然建了卖茶水的凉亭。Photo source - Borobudur, Periplus Editions HK Ltd. 1990

婆罗浮屠大佛塔上竟然建了卖茶水的凉亭。Photo source – Borobudur, Periplus Editions HK Ltd. 1990

几乎被火山灰湮没的婆罗浮屠的确和“火龙”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印尼是个饱受自然灾害的国家,五百多座火山分布在各个岛屿,单单爪哇便有超过二十座活火山。大家记忆犹新的2004年大海啸摧毁了班达亚齐(Banda Aceh),2010年印尼最活跃的莫拉皮火山(Mount Merapi)爆发,三十多万人受影响,莫拉皮火山就在婆罗浮屠三十公里外。估计在1006年,爪哇发生大地震,引起莫拉皮火山爆发,火山的熔岩覆盖了四周的村落,婆罗浮屠也不得幸免。

這一起不幸的事件却让婆罗浮屠躲过了随后八百年可能受到人为破坏这一劫,因为不久后,爪哇的佛教逐渐式微,印度教再度兴起,然后伊斯兰教势力维持至今。爪哇的佛教建筑已难得一见了。

萊佛士在《爪哇史》中简单地提到婆罗浮屠,他认为Boro是附近一个村落的名字,Bodor则有古代的含义,因此Borobodor应该是指本地的古物。由于印尼和新加坡一样,没有古代历史记载,只是根据类似神话故事的传说,莱佛士可能是参考了1365年爪哇的游吟诗人所记载的《爪哇史颂》以及当地人的解说。值得注意的是1365年伊斯兰教已经传入印尼,换句话说,印尼已经经历过印度教与佛教古文明,进入回教的时代。

也有学者认为婆罗浮屠既然是一个古印度的宗教建筑,它的名称应该跟古老的梵文有关,梵文中的婆罗指的是婆罗门教(Brahma),浮屠指的是佛塔(Stupa),所以婆罗浮屠指的是婆罗门的佛塔。

发现婆罗浮屠证明了远在爪哇伊斯兰教化之前,古印度文明已经传入印尼,跟中国史书中所记载的中国僧人到印尼学梵文学佛学等不谋而合。公元五世纪初,东晋著名的僧人法显到印度学佛,从海路回国,途中遇到风暴,漂流到耶婆提(印尼苏门答腊或爪哇),法显记载“其国外道婆罗门兴盛,佛法不足言。”

到了公元七世纪,唐朝高僧义静前往印度取经时,在室利佛逝(Sri Vijaya,又称三佛齐,印尼苏门答腊)停留六个月,后来回国时他又路经佛教发展兴旺,各国往来僧人众多的室利佛逝,向佛逝国名僧请学。后来他又带领几位助手回到室利佛逝,抄写翻译佛经,并完成了《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和《南海寄归内法传》两本撰写国外亲身经历的著作。

义静对室利佛逝国的记载:“南海诸州,咸多敬信,人王国主,崇福为怀,此佛逝廓下,僧众千余,学问为怀,并多行钵,所有寻读,乃与中国不殊,沙门轨仪,悉皆无别。”可见当时处于中印交通线上的印尼大国佛教已经十分发达,统治者也信仰佛教、提倡佛教。义静记载到过佛逝国的唐朝高僧还有交州僧人运期、高昌法师彼岸、智岸,晋州善行师者、洛阳智弘法师、荆州江陵无行阐师、襄州襄阳僧人法郎、以及僧人孟怀业、道宏、贞固等。

室利佛逝鼎盛数百年,在公元8至10世纪时达到巅峰,在唐宋年间常到中国进贡,后来被满者伯夷王朝取代。公元760年至830年是中爪哇夏连特拉王国(Shailendra)的鼎盛时期,都城就设在日惹,夏连特拉王国受到强大的邻国室利佛逝的影响而信仰佛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史学家估计婆罗浮屠建造于夏连特拉王国年间,当时夏连特拉王国经历过一场从婆罗门教改信佛教的宗教革命,使得婆罗浮屠这个历时数十年才建成的宗教建筑与附近的古印度神庙巴兰班南有许多相似之处,最明显的是高平台与覆钵,似乎是佛教与婆罗门教的结合体。覆钵上的塔尖就像铁钉一样将覆钵牢牢扎在地面,可能象征君主永远统治着这块领土的意愿。

婆罗浮屠的佛塔。2012

婆罗浮屠的佛塔。2012

不可忽略的是极具爪哇风格的“狮面守护神”(Kala),常见于公元8至14世纪的爪哇寺庙的入口处,不论是古印度神庙巴兰班南还是佛教建筑婆罗浮屠都有狮面守护神的踪迹。1926年在新加坡福康宁山建造蓄水池所出土的文物中,有一条属于满者伯夷王朝年代的黄金臂饰,臂饰上的狮面守护神凸纹面相造型,跟狮面守护神十分相似,印证了新加坡拉王朝和印尼王子之间的古老传说。

1907至1911年间,荷兰工程师范艾乐(Theodor Van Erp)督导婆罗浮屠的部分修复工作。由于婆罗浮屠是采用火山熔岩堆砌而成,石头表层有许多气孔,石头与石头之间又没有水泥衔接,石质不够坚硬,容易倒塌,范艾乐集中在修复覆钵以及那些结构有明显缺陷的石块。二战以后,印尼政府在联合国的支援下,十五年内筹资2250万美元进行大规模维修工程(Save Borobudur)。IBM Indonesia也加入修复工程,将130万块石头的资料输入电脑,经过电脑分析与重新组合,同时加入排水系统,才顺利的在1983年恢复婆罗浮屠的旧貌。

1908年荷兰工程师范艾乐(Theodor Van Erp)督导婆罗浮屠的部分修复工作前。Photo source - Borobudur, Periplus Editions HK Ltd. 1990

1908年荷兰工程师范艾乐(Theodor Van Erp)督导婆罗浮屠的部分修复工作前。Photo source – Borobudur, Periplus Editions HK Ltd. 1990

婆罗浮屠由十层巨石砌成金字塔形状

婆罗浮屠由十层巨石砌成金字塔形状

经历过这一场大规模的修复工作,专家们对婆罗浮屠的建筑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他们估计当年兴建时曾经动用了三万名石头切工,一万五千名搬运工,还有许多雕刻家,历时长达八十年。这些劳工很可能是来自附近村落的农民和兼职的艺术家,为了宗教而奉献了他们的劳力。所以婆罗浮屠之所以伟大并不只局限于它的体积,而是在某一个久远的年代,爪哇有广大的人力资源与富有才华、勇于创新的人才。婆罗浮屠给我们讲述的古爪哇文明史远远超过爪哇历史能告诉我们关于婆罗浮屠的故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历史展馆:文物珍藏, 回首往日, 海外见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