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味道(文章转载)

《马·星洲日报》文:刘秀梅‧2013.03.21

一个週日,我跟女儿运动后回家,为了儘快让咕咕叫的胃“闭嘴”,我便煮了两包快熟干捞麵,顺便煎了两粒荷包蛋,然后一边吃一边提醒她:“蛋黄不要吃,胆固醇很高。”

哪知道等我狼吞虎咽吃完后,定睛一看,女儿的盘里已经美人照镜,光溜溜的甚么都不剩!

“喂!我叫你不要吃蛋黄,你怎么吃个精光?”她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没办法啊,谁叫你煎的蛋这么好吃!”

我睁大双眼,奇怪了,我的煎蛋跟別人的煎蛋有甚么不同呢?

但,那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脸上这种满足的表情,也就白了她一眼,笑了。

或许有人会以为我是个厨艺高手,连煎粒荷包蛋都比人美味,事实上我是个煮来煮去就只会那三两样的厨房“低能儿”!

犹记得十多年前,当女儿还是小学生时,有一年儿童节,她央求我当天炒米粉让她带去学校请老师和同学吃,我经不起她一再的要求而答应,但心中可嘀咕著:“我炒的米粉如何出得了厅堂?”

结果,我一大清早爬起身,弄个满头大汗的“杰作”,她拿回了三分之二。她说:“他们都不会欣赏,也好,我可以吃多一点!”噢噢!真谢谢女儿的捧场。除了丈夫,她的確是我笨拙厨艺的另一个忠实“吃”者,很多时候她都很满意的边吃边说:“真好吃!”现在更多了一句:“真幸福!”

每一年的端午节,我妈总会裹粽子给我们吃,她一直都记得我爱吃花生粽,而女儿每次咬著外婆的粽子总会说:“就喜欢外婆的粽子,真好吃!”

坦白说,我妈的粽子也很“普通”,我吃过別人送来的粽子,內馅可比我妈的丰富得多,可是我们就是觉得她裹的粽子真美味。不只是粽子,就连她用家里能用的材料所“隨便”炒出来的米粉,也让我们吃不罢口。她煮的酱油香菇更是我的最爱,她煮的菜、熬的汤、烘的花生饼……都让我们用食指猛按“赞”!

吃妈妈煮的菜,真幸福!

当年新婚嫁人后,便和家公家婆一起住,家婆可是个煮客家擂茶的高手,而我这个菜鸟媳妇由於有个福建妈妈,对客家菜便毫无认识。如此一来,只好每个週末没上班时,在家婆身边转来转去,帮忙洗切,然后趁家婆下手时,在旁偷师、观摩。日子久了,以为我“行”了,便大展身手,有样学样照著煮煮,也的確“可以”把家婆的擂茶菜给端上台面去。可是,当叔伯来了,只吃那么一口,便揭穿真相:“今天的茶菜是你煮的吧?”

一直到好久以后,我才想通,不是我太差劲,煮出来的东西进不了口,而是他们的妈妈煮的擂茶和菜,是从小吃到大的,又怎么会不知道那天“走味”了呢?是我煮不出他家的“妈妈味道”啊!

相同的道理,我妈煮的东西虽然没外面酒楼的水准,可是我们从小吃到大,我们习惯了“妈妈的味道”,那是外面无论如何都吃不到的味道。而我女儿,从小就习惯了我这个笨手妈妈煮的菜,习惯了我这个“妈妈的味道”,以致简单如煎一粒荷包蛋,她也觉得很好吃!(虽然,她小时候也曾很不给脸的只扒了两口饭后,便直嚷:我饱了,你们吃吧!)

妈妈的味道,才真是有钱也吃不到的美食呢!所以,当你今天还在吃著“妈妈的味道”时,不要嫌弃她不懂得变换菜式,应该学我女儿般讲一句:“真幸福!”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本地美食, 转载,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