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局关闭后重开‧延续86年书香(文章转载)

光明日报/副刊‧文:梁盈秀/图:黄玲玲‧2013.05.20

1925年在新加坡创立,並於次年在吉隆坡苏丹街开设海外分店的上海书局,终於在2012年12月31日,拉下老旧的闸门,从此告別吉隆坡的书友们,成为歷史,陪伴大马人86年的老书店,最终还是得向现实低头,留下来的,是大眾的唏嘘。

陈蒙星和陈蒙志两姐弟,是上海书局的第二代掌舵人,两人长年居住在新加坡,但几乎每个月都会前来吉隆坡的书局开会,如此往返几十年,两人都已经两鬢斑白,健康也大不如前;想把上海书局传承给第三代,让这家族文化生意能够一代传一代,但可喜也可惜的是,他们的子孙辈,一个比一个出色,都各自在自己的工作领域中闯出一片天空,自然,没有人愿意接手打理上海书局。

在陈蒙志(左)和陈蒙星的努力下,装修后合併的商务上海书局,继续在苏丹街飘书香。(图:光明日报)

在陈蒙志(左)和陈蒙星的努力下,装修后合併的商务上海书局,继续在苏丹街飘书香。(图:光明日报)

2013年4月中旬,上海书局的原址掛上了“商务上海书局”匾额,全新装潢的书店格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上海书局没有没落在歷史中,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復活了,继续文化的传承。

从崭新的商务上海书局走出来,转右手边登上二楼,是嘉应会馆的物业,在这新时代钢骨森林中还保有的老旧建筑物,慢半拍的电梯、阴暗的走廊、光亮的天井,老旧的木门上方中间有一块玻璃,玻璃上印著“(吉隆坡)上海书局”七个字。是上海书局在马来西亚辉煌过的最后一个证据。

原本只是约好陈蒙志做专访,抵达上海书局办事处时才知道他出外用餐还没回来,却意外的发现他的姐姐,也是上海书局另一名负责人陈蒙星在场,在等待陈蒙志的同时先和陈蒙星聊起来,才知道原来在前年,两人已经萌起要结束上海书局的念头。

她笑著说:“我已经81岁了,我弟弟小我几年,今年也76岁了啊!没有年轻人要接班,我们要继续撑下去,难免也感到力不从心了,加上我们长期住在新加坡,年轻的时候还有力气每个月到吉隆坡一趟或两趟,处理一下业务、开开会和討论未来动向,最近这几年,每个月来一趟吉隆坡,对我们两姐弟来说,已经是很吃力的事了。”

两家老书店合併

谈著谈著,陈蒙志也回到办公室了,才知道他没有去吃午餐,反而流连在前一天刚刚正式开幕的“商务上海书局”,对於和商务印书馆合併后的“新”书局,他一直讚不绝口,不停地说装潢有多美丽多舒適。

陈蒙星则接著说:“把上海书局结业,是一早已经决定的事,我们都知道我们撑不下去,想要放弃,却总还是捨不得,因为我们都知道文化事业,尤其是书局,关一间就少一间了,书业不容易做,不只是华文书业,其他书业也很难做啊!”

在结业与不结业之间,两人商討出一个折衷方法,就是和別的书局合作,让这一个文化事业能够继续走下去,一开始的觅新路再生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合作对象一定要是书局。

陈蒙志表示,从1958年开始,嘉应会馆就以合理的价格把苏丹街的店面租给上海书局,多年来双方维持良好的合作关係,即使物价高涨,会馆也只是象徵性起点租金,因此要继续租这间店面,一定要做同样的文化生意。

“一开始其实是和大將书局合作,大將的经理过来上海上班了半年,最终还是谈不妥,主要是因为上海书局太老旧,要合併的话就要翻新,大將也面对资金问题,所以合作告吹。”

庆幸的是,陈蒙志最后找到了香港商务印书馆,基於商务在吉隆坡苏丹街的店面因为要“让位”给轻快铁发展而被逼迁,很快的就促成了两家老书店合併的美事,商务得以继续屹立,上海也获得重生,“中港”的合作,缔造了双贏结果。

书局在苏丹街易生存

吉隆坡上海书局创立於1926年,当年的书局设立於苏丹街中华第一商店,1935年上海书局扩大业务,需要更大的空间,因此迁至苏丹街门牌31號店面;1942年日军南下佔领马新等地,上海书局被逼停业,直到战后才恢復业务,当时的上海书局则在苏丹街门牌117號营业。

陈蒙志回想说:“最后一次搬迁是在1958年,客属嘉应会馆大厦的现今店址,同样在苏丹街,上海书局和苏丹街,已经是紧密不可分割的关係,可能因为苏丹街有著独特的文化气息,在这里经营的书店,都能经营长久。”

別以为这是陈蒙志对苏丹街的情意结作祟而说出这番话,事实上他长时间都在新加坡,对苏丹街並没有特殊的感情,但在九十年代初期,上海书局曾经在另一个华人集中地半山芭设立分店,那个地区车水马龙,各种行业都生意蓬勃,偏偏书店却是门可罗雀,就这样坚持了六七年,最终因为一直赔钱而关门大吉。

歷史文化区让路发展

“早年的吉隆坡商务印书馆,也是设立在苏丹街,后来因为租约到期,而被逼搬到另一个更热闹的街道,店面比原先的更大,当然装潢也更加明亮,大家起初都很看好,结果没几年,也一直出现赔钱状况,最后吉隆坡商务印书馆还是搬回苏丹街一端,苏丹街这个地方,真的能养活文化书店啊!”

苏丹街隔邻,就是我们的文化摇篮茨厂街,在这地区附近,有將近百年歷史的陈氏书院、有歷史悠久的尊孔中学,还有中华大会堂,所以歷年来都是吉隆坡华人的活动中心,更是传统华人文化的大本营。

陈蒙志语带哽咽地说:“上海书局离不开苏丹街,马来西亚华人文化更离不开苏丹街;如今,却因为科技时代的进步,这样一个具歷史价值的地方也要让路给发展,怎么不教人心酸呢?”

姐弟见证书业起起落落

陈蒙星和陈蒙志两姐弟一生为文化书业奉献,见证了马来西亚华文书业的起起落落,科技掛帅的今天,成了华文书业越做越难的强劲对手。

记者开始对上海书局稍有认识是千禧年开始,一直以为文房四宝是上海书局的镇店之宝,从陈蒙志口中才知道,原来华文书店也会隨著潮流而改变,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管理人,会让书店散发不一样的风味。

他笑笑说:“经营华文书店也是一门生意,做生意当然志在赚钱,赔钱的生意哪有人做啊?基本上上海书局创立至今,几乎甚么都卖过,那一个时代有哪一种需求,上海书局都会顺势供应,当然主要还是在书籍上,再怎么说,书局就是书局,不能够完全偏离本行。”

因此,从文房四宝到文具、从言情小说到教科书这些一般书店有的,上海书局都不会少。

甚至连运动器材这些书店不会有的,上海书局都卖过。

为生存兼卖运动器材

陈蒙志记得曾经有一名经理,对兵乓运动特別喜爱,结果那阵子的上海书局摆放著特別多的兵乓拍、兵乓球等等,还曾经举办各种兵乓比赛,甚至还邀请当年的国內外兵乓好手前来举办签名见面会。

对於互联网发达而对书店造成的影响,陈蒙志则坦然接受,並认为这是无法避免的进步。

“科技发达的今天,电子书越来越受欢迎,我们不再需要手拿重甸甸的书本阅读,这当然让人惊讶也喜爱,只是科技发达以后会带给人类甚么样的后遗症,其实我们都还在探索著,在这样的一个转变过程中,传统书店还在努力地坚持,但也作出適度的改变,例如也开始售卖电子书,究竟最后会有怎样的结果,还是不能盖棺定论。”

当然,经营书店大半辈子的陈蒙志,还是希望传统书店永不消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回首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