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归还到底有多重要?(文章转载)

《马·星洲日报》 2013-05-25

如果德国柏林的新博物馆(Neues Museum)把镇馆之宝――埃及王后奈费尔提蒂胸像(Queen Nefertiti)归还给埃及,大英博物馆也將“帕特农神庙大理石浮雕”还给希腊等等,开辟流失文物回家之路,博物馆领域会掀起新篇章吗?

追討海外流失文物引发许多纷爭

事实证明,文物归还(Repatriation)执行起来並不容易。

很多拥有丰富歷史文化的国家都面对文物流失的问题,埃及、中国都不断追討海外流失的文物,也因此引起了许多纷爭。埃及与法国爭吵了三十多年,埃及甚至在2009年宣佈,终止与法国罗浮宫博物馆的合作关係,直到该博物馆归还4件原本位於埃及南方卢克索著名帝王谷內,古埃及法老陵墓中用作装饰的壁画。这4件文物是被盗运出埃及。

埃及要求至少10家博物馆归还文物,其中包括德国柏林博物馆所藏埃及王后奈费尔提帝头像、大英博物馆所藏解开埃及象形文字之谜的罗塞塔石碑等珍贵文物。

希腊也向大英博物馆追討国宝级文物——“帕特农神庙大理石浮雕”。为了追討文物,希腊还提出了“不还文物,不给圣火”的口號。

不过,成功归还文物例子也很多。

今年5月初,柬埔寨总理洪森代表柬政府和人民对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归还柬两件石雕文物表示衷心感谢。美国纽约市的大都会博物馆决定將10世纪的两件石雕文物归还柬埔寨。

这两件石雕文物是戈开古寺的“跪姿侍者”雕像,在上世纪70年代战乱期间丟失。

澳洲国家博物馆长期致力於將原住民文物归还部落。数年前,由澳洲政府向英国利物浦世界博物馆要求归还澳洲原住民的遗骸,这些遗骸是专门收集原住民遗骸的英国学者威廉布罗德博士於1902年从澳洲带回的。英国首先归还一个原住民头骨,这个头骨对澳洲拿林杰里族(Ngarrindjeri)人具有神圣的宗教意义。归还过程中,澳洲原住民也举行迎灵仪式。

两年前,日本向韩国归还日本殖民时代据为己有的一千多册朝鲜古籍中的5册,其中包括《朝鲜王室仪轨》3册和朝鲜歷代君主所写的诗文集《正庙御制》2册。《朝鲜王室仪轨》是以绘画和文章记录朝鲜王朝时期祭礼及其他主要活动的书籍总称,详细介绍了皇族、贵族的结婚仪式和国葬等情况,也是珍贵的歷史文物。这些古籍在日本对朝鲜半岛进行殖民统治时被日方据为己有。

本地博物馆研究主管巫健成毕业於英国牛津大学物质人类学和博物馆民族学,他对亚洲物质文化、原住民艺术、宗教艺术和博物馆非常有兴趣。【新教育】请他为我们解答甚么是“文物归还”。

01 “文物归还”是怎么发生的?

在博物馆学中,“归还”(repatriation)一字指的是將歷史文物归还给所属国家或拥有者。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花上数年甚至数十年才成功进行。文物归还在学术领域已经提高到文物之专利,很多博士论文和著作都写过这项课题。

有些国家很重视文物归还,並且制定法律或指南促进进程。联合国实行《1970年关於文化资產非法进出口和所有权转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Means of Prohibiting and Preventing the Illicit Import,Export and Transfer of Ownership of Cultural Property)和《1995年关於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Convention on Stolen or Illegally Exported Cultural Objects)。美国有《美国原住民墓藏保护与归还法》(Native American Graves Protection and Repatriation Act),而加拿大將原住民与博物馆关係的议题带到全国性的高度,被誉为“转动歷史的新页”(Turning the Page:Forging New Partnerships between Museums and First Peoples)。报告指出过去博物馆与原住民之间不平等的关係,並提出具体指导方针,促进博物馆与原住民共同合作的对等关係,共同管理遗產等概念,確保文物回归到合法拥有者。

在兵荒马乱的战乱时代,侵略国的兵士把掠夺回来的物品统统载回国,並展示这些战利品。航海员带走他国的文化物品以证明他们曾到过该处。考古学家、人类学者和科学家在进行研究的地点移走研究物,带回大学作研究。政治人物有制度地从一个地方移走物品,以削弱竞爭者在该国的社会政治经济影响力。

小偷偷走某人的重要物品、盗墓贼起墓偷走贵重的陪葬品,並卖给走私者或私人收藏家。

不管是否在无人知道或自私情况下发生,这种种从物品所属者移走物品的方式,在爱护物品的主人眼中都被视为错误的行为。主人要求或希望索回这些失去的文物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他们首先爭取索回被偷窃或抢夺的东西,文物归还就是这样开始的。

目前为止,文物归还多是只发生於歷史古物,不过任何具有重要社会文化价值的现代物若有强而有力的归还理由,归还的可能性是成立的。

02 大多数博物馆展览品都是在战乱时期,侵略国从弱国夺取的,这些展览品的所属权应属哪一国?

针对这个问题,答案有3种可能性。

首先,物品拥有者称他持相关物品的拥有权。他已付款买下该物品,直到他决定將之丟弃、售卖及自愿捐赠。

除此之外,还有人正在使用相关物品,通常包括有私人收藏家、博物馆、画廊或组织在巧合、意外或有意的获得有关物品。在这种情况,尤其是没有歷史或背景的记录下,他们通常会说他们已付钱购买,並花钱收藏和保管该物品,理应属於他们的。

以上两种是我们常听到的归还文物爭议案例。无论如何,在1980年代,西方国家已展开一种新的解决方法:爭执拥有权的双方都可合法享有文物的共同拥有权。双方可基於各方利益上共同保管有关文物。这种解决方案令各方都感到安心,並且改变了博物馆学的研究及实践方向。不过,这类个案在亚洲尚属罕见,但相信在人权意识和专业水平有所提高之下,將有更多文物联合拥有权的出现。

03 要是文物回到原来的地方会產生甚么影响?文物归还对博物馆和民眾有多重要?

文物归还带来的影响力可能会是很大的,若是正確地执行,將促进社会和谐。归还文物的博物馆將被视为有道德和操守的机构,因为关心社会的福利。这也证明这些博物馆对社会的无私,考量到人们更需要这些文物,因此不会骑劫这些文物。

至於勇於爭取索回文物的普通人,通过法律途径爭取拥有权,將成为具有实据的社会认可的合法拥有人。

这类重要性的成功將可证明他们的自主权。重新拥有有关文物,他们可重新发掘和强化本身的文化身份。

04 持有不属於他们文物的博物馆爭辩说,他们在推广研究方面做得很好,並且吸引了很多访客。也有人反对说,应该让这些文物回归原属地,在原属国家的博物馆展出本身的文化遗產更有意义。哪一方的议论比较合理?

这確实是个爭议性课题,两方都各有道理。不管一家博物馆是否应该贮藏文物,或者归还给索回者或共同拥有,每个决定都一定要在考量各方的利益谨慎处理,並且需要进行调解。最后,温和的解决方案將视乎竞爭者的理由、同情、理解、无私和慷慨。

05 文物归还在大马的情况如何?我国的博物馆是否曾向其他国家索回文物?

美国和欧洲大型的博物馆在数个世纪以前就开始积极收藏了匯集世界文化的物品。象徵我国独特文化的文物確实收藏在外国博物馆中,如佔领我国的英国和日本,在殖民时期就收集了许多大马出土的文化物品,並带回国展示和研究。新加坡拥有最多东南亚文物馆藏,包括大马艺术家的作品。

令人惊讶的是,数个外国博物馆比我国博物馆拥有更多及完整的大马文物。

这个无奈反映了我国不重视文化及国家的特性。大部份大马人仍为生计挣扎,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投注在文化遗產的收集。在本地,並没有强大的声浪欲索回流失的文物。据我们所知,在大马史上,並没有发生过任何大规模的文物归还给大马。

06 有人说文物归还只不过归还次等级的物品。这是否意味著博物馆的归还精神还不足够?

並非所有文物索回行动都成功。有的博物馆完全同意归还要求,也有的毫无保留地拒绝要求者,並只归还特定物品。

文物归还在21世纪仍处於初期。

我们看过几个发达国家已经制定法律和政策使文物归还成行。

不过,有许多文物索取的要求是视乎激烈的诉讼。有的博物馆解放文物是因为法庭发出的諭令。因此,今天的文物归还在更大的程度上仍然是被迫的责任。

有小部份的博物馆在听取索取者的正当理由后愿意归还文物。

至於为何博物馆只愿归还次等级文物,我们必须瞭解个中的原因。可能他们认为索取者没有能力妥善地收藏和保护这些一等级的文物。又有可能他们欲收藏最佳的物品,以维持他们可以协商的中间立场,確保没有人会因此有所损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媒体报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