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街名的殖民地风情(文章转载)

对比两国风情,您是否觉得似曾相识?

游枝
《马·南洋商报》2013年5月17日

香港,有一个世纪的岁月,是英国殖民地。

英国接管之前,清朝政府管治下,香港只不过是一处人烟稀少的南中国无名小岛。当时的九龙半岛临海一带,是个广东渔民出没的停舶、避风浪及小休息的小渔村。

香港,名满环宇,是英国治理时期建设的成就。今天,到香港,尽管是中国大地,却处处是英国殖民地风情。

香港人要保留殖民地情调。

外地人,爱香港,不说出口,其实正是因为那份殖民地情调。

街名追查历史

我在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前,也是1997之前结束在香港那段不算短的旅居日子。

友人看出我对香港有一份不舍的挂虑,安慰我,说放心,香港人会尽全力守住香港风情,你再回来探望香港的时候,皇后大道(Queen’sRoad)一定还称皇后大道。你想再尝香麻果子堆、虾仁荷叶饭,那间古雅的陆羽茶室也仍然会在中环的士丹利街(Stanley Street)。

中国的皇后名称不会在英国统治香港期间定为香港主要街道名称,皇后大道的名称,当然是指英国皇后。

港岛还有一条英皇道(King’s Road),当然是英国皇帝的意思。主权回归中国,英国殖地遗物,能弃的都被丢弃了,但是街道名称那么碍眼,又显见的英国味依然未受动摇,没有改为泽东路、解放路或人民大道。

不过,当日决定街名的时候,英国政府也不曾完全英化,佐敦道(Jordan Road)和天乐里(Tin Lok Lane)就中英双语并用的证明。

英国味不退

街道名称当然多以英国人名命名。德辅道(Des Voeux Road)、庄士敦道(JohnstonRoad)、爱秩序街(Aldrich Street),用的是香港总督、政要及著名军人的名字。里头又看出中文音译名称巧妙之处,英文名Aldrich译成爱秩序,真是妙译。

定立香港街名,有一套学问。

当年,英商渣甸公司(Jardine)在铜锣湾一带开发商业功居第一,所以有渣甸街(Jardine Bazaar)、渣甸坊(Jardine’s Crescent)。

英商吉士域(Keswick)经营渣甸公司成功,有敬诚街(Keswick Street)。妙的是Keswick中文译成敬诚,而史怀公司(Swire)中文用太古公司,太古二字的根源十分耐人寻味,而太古城道称为Taikoo Shing Road,Swire又不必用了。

有条英文用Possession Street的街,原意是占领街,应该是占领香港之意,敏感又可能引起反感,中文用水坑口街,完全没有了原意。大家就此接受下来,成为香港街名一绝。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