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柔百年大典盛记(文章转载)

谢诗坚
《马·东方日报》 2013年5月22日

自从在两年前(2011年)韩中与宽中缔结姐妹校以来,双方的交往与交流也就频繁起来,除老师互访外,也进行了学生交流,让两地不同的学习环境互补长短。我对两年来两校实质性的投桃报李感到满意也十分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成果。 正是为了彰显两校的密切关係,韩中董教仝人派出了一支强大的队伍参加于5月18日在宽柔中学大草场举行的百年校庆盛典。

大概上午8时有余,我们被引领到大草场的看臺参加百年大典,虽然邀请的宾客不多,但都是与宽柔有特殊关係的,例如南方大学代表,宽柔五间小学的代表,校友会代表乃至宽中董教仝人,再加上韩江的阵营,形成了一个火热的场面。

我用「火热」来表达也切实反映了当日的情景,但见天空放晴,阳光普照,初时未见微风吹拂,而是隨著时间的流逝,在艷阳的高照下,我感觉到汗水开始在体內散发出来;尤其是穿著大衣结著领带,浑身很不自在。但为显示对主人家的尊重,天气再热也不当成一回事。于是仪式在庄严的国歌与校歌之后,掀开序幕了。首先是筹委会主席童星存致词,继之是五校董事长曾振强致词,下来是南方大学董事长张文强、中学校长谢秀权、校友会主席廖永拔及中学董事长陈伟雄先后讲话。我看手錶算了算,大概费时一小时,各人都语重心长,对宽柔的未来充满信心。

在致词过后就是切蛋糕仪式,然后是赠送纪念品予各相关单位。场內场外镁光灯闪个不停,拍照的人都摄下了这百年一刻,意义深长。

我后来私下问校长,在艷阳下让数千名学生在大草场站著听领导讲话又要鼓掌又要口號回应,再加上各项仪式,几乎有两小时之长,学生不会投诉?没有抗议吗?

她说早已向学生交待,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难熬的节日,但为了宽柔,为了华教,他们都坚持下来。我对他们的坚持致以敬礼,虽然间中有极少数的学生离场(因为太热又站太久,实在难顶,情有可原),但他们展现出来的精神和表露出来的情怀,在亢奋下也就不认为是「苦差」和「虐待」了,反而认为这是难得参与的盛举。

逆境中力爭上游

是的,人生若能遇上百年庆典,那是一件美事,也是只此一次,人生再也没有第二个百年了。在这百年来,宽柔也见证了华教在逆境中力爭上游,它的成长是这样的:

1913年,4位先贤黄义初、骆雨生、郑亚吉及陈迎祥创建了宽柔学校。最初的时候是租借陈旭年私宅上课。

这篳路蓝缕的年代,先贤们的苦心经营终于在1918年开出了第一个果实,有了自己的校舍。虽是简陋,但却是华校的一盏灯。经过一番的折腾与风吹雨打,在直律的校舍终于获得扩建。直到战后的1949年,在新甘光现址大兴土木为宽柔添上新装。

1951年,这座学校定名为「宽柔中小学校」,先办初中班,1955年办高中班,到了1957年有了第一届高中毕业生。

正是在羽毛丰满的年代,宽中董事会先在1958年宣佈不接受政府津贴,保留原状,这是因为檳城的钟灵中学在1957年正式接受津贴成为第一间国民型中学后给宽柔带来的衝击。

也正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年代,学运在檳城燃烧起来,先是钟中学潮(1956年),继之是韩中学潮(1957年),再下来檳城华校也动了起来,更是蔓延至霹雳、中马和南马,包括宽柔中学也被波及了(1958年)。

学潮带来了许多的影响,但也考验了华社对华教的斗爭。虽然在1961年时,教总主席林连玉大声疾呼华文中学保持独立自主,但还是有55间接受津贴,剩下16间响应林连玉的號召。这16间中学以宽柔中学打响第一炮,为华教奠下百年千秋大业;继之在檳城的韩江中学也不负眾望,它在1962年也不接受改制,成为北马唯一不改制中学。这一南一北的相互映辉,缀成了南宽柔与北韩江的一段佳话(不过在1962年后,不少国民型中学也增设了独立中学,因此直到今天共有60间独中)。

1999年宽中因为学生爆满,教室不敷应用,在爭取下,获得政府批准设立分校。于是在眾志成城下,位于古来面积30依格的分校在2004年迎来了第一批学生。从此絃歌不輟,在古来响起了朗朗的读书声。直到今天,古来的分校的学生已破6千,连同在新山佔地15依格的学校,它的学生已突破一万人,这是全马最大的华校,其气势的磅礡,象徵著柔佛华人的骄傲与对华教的执著。

韩中得宽中协助

当宽柔走向欣欣向荣的年代,韩江中学才刚摆脱董教的纠纷,仍在苦难中挣扎。巧合在那一年,印尼又发生排华运动,数以百计的学生涌向韩中,一口气在一年之內收了389名印尼生,后来隨著局势的平静,印尼学生纷纷回国。而在今天,我们做梦也想不到,印尼的华文教育又见第二春,其发展的势头在中国的协助下,实在不遑多让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

无独有偶的,在宽柔中学的基础上,1988年成立了南方学院,在董教仝人的努力奋斗下,它在2012年升格为大学学院。同样的,在韩江中学的基础上,韩江学院于1999年正式获准註册。

如今又喜闻宽中再获准建第二分校。这喜讯对宽柔百年大典是深具意义的,它象徵著华校將再度从宽柔出发转向另一个里程碑,诚为可喜可贺。

韩中也要借此机会感谢宽柔中学的协助,自从结为姐妹校后,韩中已找到独中的新方向,经过两年的努力,韩中在2013年迎来了17年后的第一道曙光。在1996年时,韩中生跌剩350名学生(在60年代辉煌时期有3000名学生),真是情何以堪。但在董教学的拚搏下,韩中的学生今年已突破1200名,若不是有所克制,韩中的学生將是1500名之数。我们地在此向宽中说一声谢谢,因为它们与我们在华教的路上携手前进,让北马的家长看到独中光明的未来。

因为有此信念的牵动,我在当天的看臺上虽然汗流浹背,浑身难受,但也顶住和坚持下来。若与在烈日下暴晒的学生和表演学生比较,我算是比较舒適的一位。此时此刻,宽柔师生们的坚持让我看到华教的明天像他们的笑容一样的灿烂和容光焕发。

纵观宽柔的过去和將来你看到的不仅是一盏华教之灯,而是一座照亮四方的灯塔,指引著我们前进的方向。

因此我在留言簿上写下了:
宽柔百年树人
华教万古长青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