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龄大厦-新加坡的缅甸城

李国樑

新加坡是个移民社会,三百二十五万新加坡公民,两百多万永久居民与外籍人士,五百多万人口聚集在六百余平方公里的小岛上,人口密度约每平方公里一万人,跟邻国马来西亚相比,两千七百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86人。城市国家的难题就是“别让城市太拥挤”!

茫茫人海中,约10万名缅甸人居住在新加坡,约占总人口的1.7%,以百分比来说,确实是说多不多,但以10万群众而言,绝不是小群体。

在新加坡本岛,由花拉公园(Farrer Park)、汤申路(Thomson Road)与马里士他路(Balastier Road)组成的社区,有许多以缅甸地方命名的街道,彷佛是一个“小缅甸”。最著名的主要公路摩绵路/摩绵坡(Moulmein Road,Moulmein Rise)出自毛淡棉(Mawlamyine),是缅甸南部大港,英殖民地时代的首都;因不卖前港督曾荫权的账而驰名的黄亚细肉骨茶位于Rangoon Road (仰光路,和平之城),仰光是缅甸的前首都(1948-2005,2005年首都迁至内比都Nay Pyi Taw),也是全国最大的经济与文化中心(Yangon,Rangoon)。

其他小路包括Akyab Road(城市,重要稻米产地),Ava Road(首都, 1364-1841,缅甸中部四面环水的古城),Bassein Road(城市,大米交易中心),Bhamo Road(城市),Burmah Road(最大族群),Martaban Road(城市,元朝打败蒲甘国后,蒙古人在此建都),Mergui Road(丹老群岛的港口城市),Minbu Road (城市),Pegu Road(城市,缅甸孟族勃固王朝的都城),Prome Road(市镇,缅甸骠人文明的发源地),Shan Road(族群,缅甸14个省、邦中最大的一个邦区),Irrawaddy Road(伊洛瓦底江,2700公里,源自青藏高原),Mandalay Road(首都, 1860-1885,也称“瓦城”,古文化中心、佛教圣地)。

新加坡的“小缅甸”:以缅甸地方命名

新加坡的“小缅甸”:以缅甸地方命名

既然早期的新加坡已经有一个“小缅甸”,甚至出资建立玉佛寺(1921年),相信当时已有不少缅甸侨民,否则当年的缅籍华人胡文虎兄弟也不会如此贸然,在1926年将他们的永安堂(虎标万金油)和制药厂从仰光转移到新加坡来。

今天来新加坡寻出路的缅甸人,在有意无意间追寻着祖先的足迹。小缅甸采用的地名可能是当年一名备受尊敬的缅甸籍医师向市政局提出的建议,缅甸地名便从那时开始沿用至今。不过时过境迁,今日的缅甸侨民并不在旧时的小缅甸出入。也有另一个说法,由于缅甸是英国殖民地,那些曾经被派遣到缅甸的官员就以缅甸地方立名已作纪念。

和其他族群一样,缅甸人也有他们流连团聚的地方。周末到来,多数人都知道该怎样“瓜分地盘”,好让大家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本地的泰国客工聚集在Beach Road的黄金大厦,菲律宾人Orchard Road 的Lucky Plaza,印度人Serangoon Road 的Little India,缅甸人则是Coleman Street的Peninsula Plaza(柏龄大厦),节庆如卫塞节、泼水节(新年)则到大人路(Tai Jin Road)晚晴园旁的玉佛寺颂经祈福。

周末的柏龄大厦人山人海,缅甸气氛格外浓郁。人潮虽多,但是都很有秩序,也没有大声喧哗,整体的感觉还是挺和谐的。

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人山人海,缅甸气氛格外浓郁。

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人山人海,缅甸气氛格外浓郁。

柏龄大厦内的缅甸族群

柏龄大厦内的缅甸族群

1970年代的柏龄大厦前身是Bata鞋店,1980年改建成高耸的建筑物。1990年,我在这里的国泰摄影购买了我的第一台Yashica SLR相机。曾几何时,柏龄大厦在慢慢转型,成为一站式的缅甸天堂。

在更早以前的年代,这里是殖民地时代建筑,后来称为暹宫(Siam House),属于陈笃生的后代。20世纪初,福建社群和其他社群一样办新学,暹宫便是道南学堂(1905)的学生上课的地方。

前面的建筑物位于North Bridge Road 和Coleman Street的交界处,是今天的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的所在地。后面的Armenian Church还历历可见。

前面的建筑物位于North Bridge Road 和Coleman Street的交界处,是今天的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的所在地。后面的Armenian Church还历历可见。

当年新加坡第一任驻扎官法夸(William Farquhar,1819-1923 Singapore)面对“移民潮”所带来的人满之患,没法按照莱佛士心目中的市区蓝图来规划,后来还被莱佛士数落一番,上诉到东印度公司总部(加尔各答),炒了法夸鱿鱼。莱佛士委任另一位土地测量师Philips Jackson重新规划,将各族人士的居住地点划清界限(Jackson Plan),例如早期牛车水主要是华人聚居区,甘榜格南是马来人的地盘等。但随着更大波的移民潮相继涌现,无论是莱佛士或是Philips Jackson,相信都无能为力。倒是在顺应时势的潮流下,各族群各自找到自己的归依。柏龄大厦属于缅甸人的世界是其中一例。

当年的“人满之患”到底多严重?1819年1月底,莱佛士和法夸登陆新加坡,跟天猛公阿都拉曼商量设立贸易港时,岛民有约1000人(包括在船上生活的Orang Laut)。1819年6月,有一千人移民到新加坡,他们多数是华人。1821年,新加坡人口增至4727人,包括2851名马来人,1159名华人和29名洋人。1824年,马来人双倍,华人三倍。总数不及一万。今时不同往日,无从比拟。

缅甸食物一般口味较重,而且喜欢使用蕃茄酱、虾酱油、辣椒油、辣椒酱和咖喱粉等各种调味料,所以柏龄大厦的空气弥漫着缅甸食物酱料的味道,我们在新加坡,已经熟悉印度与马来邻居那种咖喱味,柏龄大厦内并不难呼吸,但对其他外地人,可能有些不适应,可是正是这种气息慰藉了本地居住的缅甸人的思乡情。看着他们口操熟悉的乡音,互相问候,场面温馨。

柏龄大厦内以缅甸文书写的店铺招牌比比皆是,因为有需求所以有供应,制造了无限商机,售卖缅甸食材,衣物,日用品等的小型超市、餐厅、旅行社、钱币兑换、邮寄中心等等。翁山淑枝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是未来的希望。因此到处都可以见到翁山淑枝的照片。

柏龄大厦的空气弥漫着缅甸食物酱料的味道,正是这种气息慰藉了本地居住的缅甸人的思乡情。

柏龄大厦的空气弥漫着缅甸食物酱料的味道,正是这种气息慰藉了本地居住的缅甸人的思乡情。

翁山淑枝是本地缅甸人的精神领袖,是未来的希望。

翁山淑枝是本地缅甸人的精神领袖,是未来的希望。

根据邹璐的观察:“我甚至在货架的角落看到小型石磨和一小节一小节野生黄香楝树的树干,这是缅甸女人爱用的清凉防晒霜特纳卡,据说用黄香楝树干研磨的黄香楝粉有清凉、化淤、消炎、止疼、止痒、医治疔疮、防止蚊虫叮咬等的药物作用。在缅甸旅行时时常看到当地女子,无论年纪,都在左右脸颊上涂一块浅黄色,好像脸谱一样,就是将树干磨成粉,加水,直接涂在脸上而成,这是一种纯天然,散发淡淡香味的特色化妆,现在也有直接加工好做成粉末出售,只是不知来到本地的缅甸小猫们(缅甸人是有名无姓的,通常年轻女性称“玛”(谐音“猫”),意为“姐妹”,有地位或年老的女性称“杜”,意为“姑姑或阿姨”)还会不会使用传统特纳卡了。” (http://www.sgwritings.com/50/viewspace_28273.html)

我倒对翠绿色的叶子十分好奇,在叶子上涂上一层乳白色的酱料,再放几粒灰褐色的小果子,卷起来就可以放进嘴里。一块钱三片,当时还想跃跃一试,后来想想年纪渐大,肠胃不比当年,怕泻肚子才作罢。后来问了缅甸籍同事Yar Tun,真的是不吃好过吃。

萎叶涂上一层石灰汁slaked lime,跟槟榔areca nut 一起嚼着吃,有些甚至加入烟草,俗称嚼槟榔betel quid。

萎叶涂上一层石灰汁slaked lime,跟槟榔areca nut 一起嚼着吃,有些甚至加入烟草,俗称嚼槟榔betel quid。

那片叶子叫做萎叶(Piper betel),属于胡椒科植物,含在口中有一股淡淡的香辣味,去除口臭,缅甸男人喜欢涂上一层石灰汁slaked lime,跟槟榔areca nut一起嚼着吃,有些甚至加入烟草,俗称嚼槟榔betel quid。石灰属于碱性,槟榔则带酸性,槟榔跟石灰混合在一起有中和的作用。槟榔会使唾液变红,所以吃了满嘴通红,牙齿也容易被腐蚀。

萎叶Piper betel,属于胡椒科植物

萎叶Piper betel,属于胡椒科植物

这倒使我想起童年时见到头顶着“加章布爹”(Kacang buteh)的孟加里(印度人),他们也喜欢将叶子往嘴里塞,满嘴通红,原来奥妙在于嚼槟榔。

Yar Tun说在缅甸乡下,萎叶是治疗肚子疼的土方,相当灵验。除了腐蚀牙齿、引起牙周病外外,缅甸人容易患口腔癌,相信也是跟嚼槟榔有关。嚼槟榔就好像抽烟一样,坏处多多,对身体健康百害而无一利,还是避之则吉。

想起台湾槟榔也曾经搞得沸沸腾腾。嚼槟榔生津发热,是长途司机提神的良方。但是当人们了解到嚼槟榔的弊病后,销量骤降。店主绞绞脑汁,花样百出,最抢眼的就是“槟榔西施”。公路边的槟榔西施(槟榔妹)穿着日益单薄,即使在冬季也是如此,台湾报界形容这些“美丽冻人”的女孩子穿着“清凉火爆”,“买一粒,送两粒”,过分色情,民众抱怨声四起。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千万别被情歌所蒙蔽。

1 Comment

Filed under 老地方, 民俗文化

One response to “柏龄大厦-新加坡的缅甸城

  1. 历史、地理、风俗习惯、人情世故······好文章!希望大家一起阅读欣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