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公民权记 (文章转载)

新马一衣带水,两国人民间有许许多多理不清的情意结。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其中一条导火线。最近5月5日马国大选,有马国华人告诉我们要珍惜新加坡的多元种族政治体系,因为在马国,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还很遥远。

平凡
《马·星洲日报》,2013年4月19日

1960年,某一天。“邓娘,我去出(申请)公民权咯。你要跟著来吗?”邻居福嫂在我家门口喊。“好啊。等一等,我去叫我的媳妇一起去。”

当年的宪法规定任何人都可以註册或申请成为马来亚联合邦公民,条件就是他必须在联邦居留了若干年,且须略懂英语或马来语。

3个妇人和我这个1岁的小男孩,浩浩荡荡的搭巴士来到政府註册处排队,等著进入面试室。

一个男人灰头土脸地从面试室出来,看到祖母就劈头抱怨:“邓娘,你们也来申请公民权啊?

很难的咧!我不懂马来话所以申请不到,要等下一回再来。”

妈妈扯一扯祖母衣袖:“妈,走咯。我们也不懂马来话,一定申请不到的。”福嫂也说:“是咯是咯。这么难的,不要申请啦!”“哎呀,都来到咯!试一试啦。”祖母坚持。

轮到祖母了,她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態进入面试室。不一会,她满脸笑容地走出来:“里面有一个马来人和一个华人。前者问了我一句话,我听不懂,咕噥了一句。然后,那华人竟说我可以拿到公民权了。看,多容易,都说值得一试的啦。”

下一个是福嫂,她战战兢兢地走进去。出来时她像刚下了蛋的母鸡般:“哎哟!真的是很容易咧。那马来人不知问了我甚么问题,我发了一句牢骚。那华人就说我通过了。”

最后轮到妈妈了。她抱著我,满怀希望地、踩著“必胜”的脚步进去。但是却哭丧著脸出来。

“那华人说这次不行,叫我下次再来。”

面试背后的笑话

回家后,3人向我当教师的表叔谈起这事,他也觉得纳闷。几天后,表叔登门造访,他通过校长,已经向註册处的那位华人官员查询此事。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祖母在面试时,马来官员指著自己的左手:“Ini tangan kiri.”然后指著右手问:“Ini tangan apa?”祖母当然听不懂他的问题,只好用客话喃喃自语:“这样就艰难(音gannan)咯。”

考官以为祖母答“kanan”,所以她通过了。

到福嫂时,考官敲敲桌面:“Ini meja.”跟著拍拍椅子问:“Ini apa?”一头雾水的福嫂懊恼地用广东话轻啐:“唓(音chair),都唔知你讲咩!”哗!连英语也会,当然通过啦!

到妈妈了。考官伸出食指:“Ini jari.”然后问:“Mana kuku?”妈妈愕了一愕,红著脸,愐腆地拉下我的裤头……后来妈妈不放弃,凭著坚韧的意志学马来话。一年后,她以“cincin”这个字通过面试,成为联邦公民。

我们的祖辈们来到这片土地,当这里是自己的家园般,披荆斩棘做开荒牛。同时也融入本地的风土人情。歷史不能改变,华裔先贤的功绩不能被抹煞。我们这些后裔则是不容置疑的忠诚国民,生於斯长於斯奉献於斯终於斯,为国家的繁荣进步做出贡献。我们绝对不是外来者、侵略者!

附注:
Ini tangan kiri:这是左手
Ini tangan apa:这只是什么手
kanan:右
Ini meja:这是桌子
Ini apa:这是什么
Ini jari:这是手指
Mana kuku:指甲在那里
cincin:指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