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星华义勇军立碑?(文章转载)

李叶明
联合早报,2013年4月10日

最近《联合早报》相继刊登欧如柏女士和严春宝博士的文章,呼吁为二战时的星华义勇军立碑。笔者完全赞同。

在新加坡,与二战历史有关的纪念馆、纪念碑为数不少,包括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英军的阵亡纪念碑、林谋盛纪念塔,鸦片山战役纪念馆、旧福特车厂、樟宜监狱博物馆、福康宁山英军碉堡等等,但没有一处是纪念星华义勇军的。

文物局在1995年为纪念二战结束 50 周年,曾列出11处二战遗址,并对这些遗址立碑说明,其中包括日军登陆处,樟宜海滩日军大检证的屠杀地点,印度国民军纪念碑遗址等,但令人遗憾的是,星华义勇军曾浴血奋战过的地方和义勇军总部等,都没有被列入官方的二战遗址。

星华义勇军何以如此倍受冷落?原因之一是这支部队仓促成军,从组建到解散总共才13天,被认为是新马二战史上的小插曲;二是部队组成复杂,其华人司令官是使用假名林江石的马共党员,这也是殖民当局在战后不愿意多谈这段历史的一个原因。

不仅如此,站在殖民者的立场,过多宣扬当地人民自发抗战、保卫家园的英勇行为,难免有些尴尬。因为这会激发主人翁心态。尤其英军在新马战场几乎是一败涂地、望风而逃,与星华义勇军临危受命、舍身忘死形成鲜明对照,显然会加剧新马人民对殖民统治的怀疑,激发他们的独立意识。

然而,殖民者不愿多提这段历史的理由,恰恰是独立后的新加坡应珍视这段历史的原因。我们怎能埋没自己的英雄?我们难道不应该让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成为捍卫国家独立,培养爱国主义情操的重要一课吗?

新加坡沦陷的真相

至于成军时间短,是否意味着这段历史不重要?笔者想介绍一本由亚太图书有限公司出版,陈新才、张清江翻译的《真相:新马二战沦陷揭秘》。原作者彼得·埃尔菲克在研究大量英国和澳洲史料,包括1990年代解禁的重要档案后认为,新马陷落是由英军一系列错误所造成。

据该书披露,日本于战前已在新马展开猖狂的谍报和颠覆活动,他们暗中争取部分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支持,尤其是扶持“印度独立同盟”,并利用它策反英印部队中的印度官兵。殖民当局因害怕开罪日本,不敢采取果断行动,给后来的战役埋下苦果。

当时,华人的抗日立场最坚决。彼得·埃尔菲克认为,当局原可招募华人成立一支力量不小的抗日战斗队,可他们担心“好斗”的共产党分子可能会在战斗部队中占多数,所以一直没有这么做。直到日军兵临城下,才临时要求华社组建义勇军。

面对英国人的请求,陈嘉庚当时并不情愿,因为他感到战局已无可挽回,十万装备精良的正规军尚且挡不住日军虎狼之师,临时组建的民间武装能有什么作为?可后来的大战证明,真正在浴血奋战、戮力保卫新加坡的,恰恰是这支仅训练三天就开赴前线的星华义勇军。

谁在真正守卫新加坡?

作者所说的一系列错误,包括英军指挥部错误判断日军主攻方向,将英军主力布署在新加坡东北部,把西北交给了战斗力较弱的澳洲部队,星华义勇军也被派往这一地区。但后来日军的主攻方向恰恰在西北部。

日军登陆后,澳洲部队很快出现“无组织的撤退”。作者以《不光彩的事》为题,用了整整一章谈盟军如何军心涣散,尤其是澳洲部队,出现大量开小差事件。正规军人不顾一切想逃离新加坡,还闹出“帝国之星号”逃兵事件。“帝国之星号”是一艘准备撤离平民的商船。

在这种背景下,日军轻而易举占领西部大片地区,包括机场。原本属于二线部队的星华义勇军,突然变成掩护正规军“撤退”的主力。当英澳部队好不容易在市区边缘重新设立防线,英军指挥部已决定投降,并在这之前下令解散了星华义勇军。

而这条命令,使星华义勇军成为新加坡保卫战中唯一没有投降、战至最后一刻的部队。部分义勇军士兵在新加坡沦陷后潜入马来半岛加入人民抗日军,与日军作战直到最后胜利。相反,在新加坡战役中,澳洲部队可说是不战而逃,英军主力则是不战而降。请问谁更有资格彪炳史册呢?

与南侨机工的不同

这本原名《Singapore: The Pregnable Fortress》的著作在英国出版后,被媒体形容是“功底扎实的调查性著作”,“在准确无讹、公允和充分掌握资料方面可说是独一无二”。关于星华义勇军,书中着墨虽不多,但都给予正面评价,指这支部队“尽管装备差劲,但在最后阶段的表现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

这支部队的确组成复杂,两位华人司令官一个是马共,另一个是毕业自黄埔军校、有国民党背景的胡铁君。胡铁君在一封信中提到,星华义勇军不但有共产党员,有书记、工友、学生、侨生,甚至有舞女(担任救护工作)。可见华社在大敌当前之际,早已摒弃政见,不论身份,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所谓组成复杂,恰恰证明了华人抗战的自发性与主动性。

在呼吁为星华义勇军立碑的文章中,两位作者都提到了南桥机工。笔者认为南桥机工与星华义勇军虽有显著的共同点,但也有明显的不同:前者是支援中国抗战,后者是为保卫家园、保卫新加坡而战。当这些华侨先烈们义无反顾,把鲜血洒向这片土地时,他们还会把自己当作“外人”吗?在我看来,这是大批新客(华人移民)从客居心态转向主人翁心态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另外,南侨机工不是新加坡一个国家的历史。在马来西亚和中国,早已建起多处南侨机工纪念碑。作为机工的召集地和主要出发地,新加坡的纪念标志却是最晚落成的。

可星华义勇军是一段保卫新加坡的历史,只与新加坡有关!如果新加坡不为他们立碑,谁又会为他们立碑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转载, 历史展馆:二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