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控诉–峇冬加里屠杀惨案

李国樑

对“紧急状态”这一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应该对英军在峇冬加里的屠杀案件(1948)不会感到陌生。65年后的今天,英国政府还是很难认错,说声对不起。向您推荐这本新书《越洋控诉–峇冬加里屠杀惨案》,ISBN 978-983-40397-1-4。

20130325_164538

    背景:

1948年6月16日 – 1960年7月12日是马来亚的紧急状态时期,在这段英国军警与马来亚民族解放军交战期间,英国宣布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把战事局限在马来亚内部,因而摆脱联合国与其他外国势力的干预。当时双方都有很多暴行,造成许多平民被杀,包括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欧洲人,以及马来亚的阿沙原住民。至于绅士派的英国人也并不全然是那么绅士,各类不人道的犯罪事件、通过内安法令将疑似马共的华人驱逐出境,导致妻离子散、以及将超过50万华人(占总人口的10%)赶到用铁丝网围起来的集中营,在全马建立550个新村等事件都有详细的资料记载。

1948年12月11日至12日,英军在雪兰莪州峇冬加里地区乌鲁音新村的橡胶园里枪杀24名手无寸铁的村民,事后还针对这起集体屠杀事件编造了漏洞百出的故事,称死者为“盗匪”。

七天后,罹难者家属在屠杀现场寻到被随处遗弃的亲人的尸首,悲愤难平,他们筹集了德士费,从乌鲁音到吉隆坡向英国官员申诉、向中国总领事申诉、向广肇会馆申诉……从坐上德士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展开了为家人申冤讨回公道的漫长之旅。

残酷的行径

残酷的行径

2012年,三位古稀之年的罹难者家属站在英国的高等法庭上,沉痛的控诉,牵动了人们的恻隐之心。人间有正道,英军对华人的屠杀事件已经到了第三代,但每一代都不乏有志之士,秉持良知,为罹难者家属挺身而出,在正义为获得伸张之前,绝不妥协。

    时间表:

1948年12月11日-12日,英军(苏格兰卫队)进入峇冬加里的双溪乐莫橡胶园,分批杀害24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其中12名超过50岁,还有70岁的老翁。过后英军还放火焚烧村民的宿舍。

1948年12月13日,《海峡时报》大标题:“紧急状态颁布以来最成功的武装行动,在雪兰莪北部的大型行动中,击毙26名土匪中的25名。”

1948年12月22日,橡胶园的老板Thomas Menzies 确认罹难者是他的员工,大部分已在橡胶园工作了十多年,行为良好,从未制造麻烦与破坏。

1970年2月1日,英国报章《人民周报》揭发峇冬加里惨案,并强力谴责冷血屠杀。

1970年2月1日的英国人民报强力谴责英军屠杀的罪行

1970年2月1日的英国人民周报强力谴责英军屠杀的罪行

1970年2月3日,当年带领苏格兰卫队前往村庄的马来警官惹化在临终前说出真话,表示官方刻意隐瞒许多真相。

1970年5月至6月,伦敦警察厅为涉及屠杀惨案的军士录取口供,他们多数证实当年的射杀不合法也不合理,他们甚至形容这事件为谋杀。28年前负责调查这起事件的总检察长坦诚表示当时他并没有向目击惨案的村民录口供,因为他认为这些村民都不会说实话。部分涉案的英军表示他们被逼在惨案发生后,必须一致谎称村民企图逃跑而被射杀,否则不能够回返英国。

1992年,BBC在英国播放纪录片《冷血屠杀》(In Cold Blood),揭露了峇冬加里屠杀的新证据。

BBC 9 sep 1992 播映的 In Cold Blood

BBC 9 sep 1992 播映的 In Cold Blood

1992年10月6日,英国国防部致函英国外交部东南亚办公室,认为国防部无需查阅1970年的调查报告及证人口供,其中一封函件有一段被涂黑,旁边有署名JE的手写备注:“这些事情很可疑,虽然不想如此,但我认为我们应该让事情按照现状,否则对我们极其不利。”

2008年1月,马来西亚“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成立。

2008年3月25日,工委会与罹难者家属呈交请愿书至英国驻马最高专员署,要求英政府正式道歉,并要求8000万英镑赔偿,以给予24名罹难者家属,以及作为当地华社的文化教育发展用途。

2012年5月8日及9日,诉讼案在伦敦高庭审讯。

2012年9月4日,英国高庭针对司法审查诉讼作出裁决:
1. 接受10项无可争议的案情,包括罹难者是无辜、手无寸铁的平民;
2. 推翻“华裔嫌犯因逃跑而被射杀”的官方说法;
3. 英政府而非雪州苏丹须为英军射杀平民负法律责任;
4. 法官采纳低于欧洲人权法院的标准,并以受到英国最高法院案例的制约,认为英政府没有义务针对峇冬加里展开听证会;
5. 英政府拒绝行使酌情权设立听证会是合理与合法的决定。

2012年12月12日,英政府代表最高专员石羽出席追思大会,这也是英政府第一次低姿态的对峇冬加里惨案表示遗憾,并对罹难者家属的遭遇表示同情。

    一代人做一代的事,上一代没有完成,这一代继续:

由“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出版,郭仁德与郭义民的《越洋控诉———峇冬加里屠杀惨案》,用文字把这起在紧急时期所发生的屠杀血案记录在案,一如郭义民所说,一代人做一代的事,上一代没有完成,这一代继续……

身为工委会发起人兼主席的郭仁德在2010年逝世,他未完成的事,也落在了儿子郭义民的身上。郭义民是参与提出诉讼的义务律师,此义务律师团却是超越政党与种族的。义务律师团除了来自马华的郭义民外,也包括了马来裔律师Firoz Hussein,从民政党(Malaysian People’s Movement Party)退下的 Dominic Puthucheary 和英国人权律师陈华彪。

郭义民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这本在2013年3月2日推介的书,记述整件历史的开始至2012年的发展,向国际社会传达这批平民的声音。拖了64年的案件未免太长,日后在案件终结时,这本书将填补英殖民时代在紧急状态时期的错误历史。

Dominic Puthucheary早期也是人民行动党要员,后因反对新马合并,于1961年随林清祥等人组织社阵。他是行动党的助理秘书,也是工会红人,与林清祥、方水双,Sidney Woodhull, Jamit Singh 和ST Bani等人合称新加坡左翼工会六大主要领袖。

至于陈华彪,1974年,新加坡面临独立以来最严峻的经济衰退,美国游艇厂大规模裁员成为学生‘走出校园,关心社会’的导火线,当时陈华彪是新大学生会主席,是建筑系学生,因“非法集会和暴动”被提控。1975年自行辩护失败,坐牢8个月,同时被大学开除。政府安排他出狱后的第三天必须服兵役,到军营报到。出狱后,陈华彪躲了一个时期,过后偷渡到马来西亚,经泰国逃到英国。陈华彪在牛津大学转行修读法律,目前在伦敦执业。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五十年代系列, 回首往日, 好书推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