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规划的反向思考

刘家明

[《早报-言论》29 Dec 2012]

“有没有搞错,就在眼前对面也不能走过去?”老麦忍不住抱怨了。那日天下着微雨,我们一行人从国家图书馆赶路回去国家博物馆,由于建路工程不得不绕道而行。老麦比我年长十岁,社会阅历比我丰富,见识比我广,吃盐和味精也比我多,牢骚也当然比我多了:“现在的城市发展,根本就不是以人为本,居然把省力、方便和安全三大基本要点放在汽车上。”汽车在马路上通行无阻,行人却要东避西闪走“冤枉路”,应验了李白的乐府诗: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如果深入想想老麦的话,的确不无道理。我们过马路,尤其在市区的“大”马路,很多时候都要走一个向左或向右的“ㄈ” 形才能过到对面。有时下了巴士,还要向前或向后走上一段路,才能在交通灯旁按钮等过马路。现在连斑马线也过得战战兢兢的,势必要等到来势汹汹的汽车有慢下来的趋势,才敢过路。还有那些天桥、地道,除了要多耗能量走远路,更要上上下下,别说让老人怯步,一般行人也是可避则避。如果雨天马路边积水就更糟糕了,当车子飞驶而过的时候,雨伞是要来遮雨呢还是要挡溅起来的脏水,就要当机立断了。我们“血肉之躯”的行人,居然要为那些不必为能量和安全操心的 “铁皮动物”汽车的方便而“让路”,道理上是有点讲不过去的。

大约两个月前,一批外国专家在新加坡开会,讨论未来地下城市的发展与居住的问题。十二月初,市区重建局也拨款新币5000万元征求把从国家博物馆开始到摩天观景轮一带转型为方便行人和旅人的“市政文化区”(Civic District)。 笔者不是城市发展专家,但是如果把这两件事连起来后再“翻转”过来思考的话,就会得到一个“非传统”的点子了。那就是把汽车交通网建在地下层,而把地面和蓝天还给行人!根据交通部于2005年在东京研讨会发表的数据,我国当时的公路面积已占全国面积的12% 并一直在增加,直追占有15% 的居住面积。如果大家再仔细看看和估计一下那划分出来的地段,就会发现道路的面积也不少过15%呢!所以把马路建在地下层,就能挪出足够的土地来发展各种居住和商业用途了。

把交通网建在地底的工程的复杂度,肯定比建“地下城”的小得多,所需要的财力和资源也一定少得多。这发展也不必去多花精力去研究长期居住在“不见天日”的地底而产生的心理和生理问题。再者,在地下交通网产生的废气,能够有系统和有效地被控制和过滤,大大减低了空气的污染,真可说是一举三得。如果我们在全国各地,每方圆几公里就规划为一个“步行镇”,镇下是个大停车场;每个停车场由支路与地下主干大路连接,路面上则只留下几条康庄大道或再加一条环岛大道,那么不论是地面的行人、地下的汽车都将会通行无阻;所谓“四通而八达,游士之所凑也”。

假设未来有机会在太空往这里看,就会发现整个“小红点”就像那美丽的丁香花的圆锥花序一样,主轴花枝有分枝,每分枝又有小枝,每小枝又自成一个花序,连绵不断,而小枝的尽头就是一个“步行镇”。再加上目前已开始推行的“花园里的城市”这个概念,我们留给后代的将是一个世界唯一的,住满六百万人的美丽花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