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苏夫人(Felice Leon-Soh)- 新加坡早期政治人物

李国樑

Madam Halimah Yacob 被提名为国会议长,取代因桃色事件请辞的博默,成为新加坡国会第一位女议长。妇女身兼多职,投身政治更加不容易。回望50年代的女政治人物,1958年2月12日,何佩珠(Hoe Puay choo),陈翠嫦(Chan Choy Siong), 桃乐丝(Lady Macmillan)和梁苏夫人(Felice Leon-Soh)在市政厅(City Hall)的合照标志着一个“此情只待成追忆”的年代。桃乐丝是当时的英国总理麦米伦(Maurice Harold Macmillan,1957-1963)的夫人,其他三人则是当选市议员。


(何佩珠,陈翠嫦, Lady Macmillan和梁苏夫人在市政厅的合照。NAS 1958)

邝摄治(Fong Sip Chee)在《The PAP Story》中提到梁苏夫人,是个略带戏剧性的人物。

根据1957年的地方政府条例(Local Government Ordinance),新加坡必须由32名当选市议会员联合管理。1957年12月21日市议会选举,三名妇女当选,其中平民出身,身着阿妈衫的何佩珠(28岁,甘榜格南区Kampong Glam)和陈翠嫦(23岁,牛车水区Kreta Ayer)来自人民行动党(PAP),一身贵气的梁苏夫人(34岁,蒙巴登区Mountbatten)是自由社会党(Liberal Socialist Party,LSP)的秘书长,在LSP的旗帜下当选。

在那个世界洪流冲向摆脱殖民地统治的年代,为理想而从政的观念非常强烈,因为政治理念不同而发生的种种事端已有多方面的记载。在那个女性的社会地位不平等的年代,女“政治家”的出现自然也引起关注。陈翠嫦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国会中,为妇女的未来仗义力争,1961年国会通过妇女宪章;何佩珠在1962年7月退党,加入社阵,并两度领导1963年2月冷藏行动(Operation Cold Store)被捕的政治犯的家属和平请命,后来在同年告别政坛。至于梁苏夫人,则是个富有个人色彩的人物。

梁苏夫人在新加坡出生,就读于圣婴女中(The Convent of the Holy Infant Jesus),从政前是一名校长,一路来都活跃于社会福利工作。梁苏夫人当选为蒙巴登区市议员后,媒体似乎对她特别钟爱有加,因此新闻特别多。她当选后的一大挑战是如何解决加东的非法住屋问题。

在蒙巴登路的甘榜安柏(Kampong Amber)是一个马来乡村,毗邻李浚源陈德娘夜夜笙歌的加东振裕园(Mandalay Villa),目前这一带都是公寓洋房。甘榜安柏这个“城市木屋区”住户比一场大火烧掉的河水山还要拥挤,居民算是安居乐业,少过三分钱便能在这儿享受到地道的美食如mee rebus,lontong 和 nasi lemak。 据说甘榜安柏的居民免费居住在钻石王后(Diamond Queen)陈德娘的土地上,和陈德娘一家关系良好,每年都为陈德娘庆生。安居归安居,居民觉得最不方便的是住家没有门牌,要求梁苏夫人解决。经过一整夜的市议会会议后,一早梁苏夫人便马不停蹄地走访甘榜安柏,深切明白到凌乱的城市边缘木屋区是一个被长期忽略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并不是爱制造新闻的梁苏夫人所能解决的(The Straits Times,1958年2月9日),结果不了了之。以PAP政府的高效率,也必须用上二十余年才彻底解决了殖民地时代遗留下来的住屋问题。

1959年新加坡自治邦第一届选举,PAP囊括43个议席(总共51个投选议席),组织政府,执政至今。大选之后PAP政府快刀斩乱麻,一个月内(1959年7月)将市议会纳入中央政府,归国家发展部管辖。当时为了参选,梁苏夫人辞退市议员职位,以KURA的身份参与蒙巴登区选举,栽在人民联盟 (SPA)的蔡成金(Seow Peck Leng)手下,在四角战中以15%的得票率忝陪末席。PAP将市议会纳入中央政府的举动,也等于为梁苏夫人短暂的在职政治生涯画上句点。

加东居民统一工会(KURA)原为LSP的蒙巴登支部,随着蒙巴登支部的主席与梁苏夫人被驱逐出党,他们将KURA注册为独立的政党,这个政党只是代表加东区的居民。KURA的寿命很短促,1959年1月成立,隔年6月便解散了,解散的“官方”原因是因为梁苏夫人等人成立了另一个代表全国的新政党“新加坡国民大会党”(Singapore Congress,1960年5月-1962年1月)为来届大选铺路。新加坡国民大会党成立初期可是声势浩荡,在维多利亚纪念堂召开成立大会(1960年7月3日),来自51个支部超过一千名党员出席典礼,在大会上投选梁苏夫人为党主席。

根据林福寿医生的口述历史(Accn no. 000215/61),在梁苏夫人的建议下,当时还成立了由五个政党组成的联合行动理事会(Council of Joint Action,CJA, 1962年6月),CJA的主要任务是反对PAP的新马合并建议,团结各党的立场,发表联合声明,会议通常在她的住家进行。CJA最骄人的表现是成立一个月后出席联合国会议,在纽约与PAP的李光耀和吴庆瑞展开有关合并的辩论,联合国听证后,认为这是家务事,让新加坡人自行解决。两个月后,梁苏夫人表示她的党员无法摆脱有关当局蓄意制造的白色恐惧,只好退出CJA,CJA就这样不了了之。

梁苏夫人所成立的政党都无法持续,1963年的全国大选,她还必须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蒙巴登区,只得6.7%的选票。

邝摄治在《The PAP Story》中提到梁苏夫人落败后,在住家设置灵堂,棺材神桌,披麻戴孝,棺材上写着“民主”,还邀请了报业同仁见证她为民主的死亡而深深哀悼这富有娱乐性的一幕:

“After her defeat, she put up a demonstration ‘to mourn the death of democracy’. It was to be in the form of a mock funeral, unique, amusing and highly entertaining.

Mrs Leon-Soh wrapped herself in full Chinese mourning robes (made of manila cloth), set up an altar complete with a coffin marked ‘democracy’ and had the press there for an interview and shots taken for publicity!

It worked!

I did not know if she actually wept like all good Chinese women mourners, but a report and photograph of this drama in the press the next day looked pretty authentic. She certainly out-smarted Marshall’s waving hammer.”

梁苏夫人跟李光耀之间有许多过节,甚至因新马合并一事与马绍尔一同以妓女论来讥讽李光耀。1967年新加坡政府捐助五万元给马来西亚,作为赈灾经费,当时梁苏夫人直接捐献100元到李光耀手上,并发表文告说很高兴看到新马终于放弃成见,为人民做事,并要求政府成立“Singapore-Malaysia-Help-Thy-Neighbour”基金,似乎在为两人间的恩怨找个和解的机会。以梁苏夫人的曝光率,这一举动当然也上报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Uncategorized, 历史展馆:建国时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