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佛士造就了新加坡?- 那些年,莱佛士在新加坡 (下)

许愫芬整理

惹兰苏丹的民多路(Minto Rd)、哥罗福路(Crawford Rd)及甘榜格南(Kampung Glam)的马来王宫带出新加坡开埠前后的一段历史。当然也主角莱佛士就在新加坡历史现场。

汤姆士。史丹福。莱佛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1781-1826)出生在牙买加附近的一条船上,父亲是船长,莱佛士是六个孩子中的一个。莱佛士生长在平民家庭,他14岁时在东印度公司任职,当个临时书记。

他于1805年以青年商人的身份被派到槟榔屿,动身之前,他在英国娶了大他10岁的奥利维亚。在船上的这段航程时间他学习了马来文。1806年,莱佛士受委任成为槟榔屿的代理秘书,第二年接任了翻译官的职务。有一次他请病假到马六甲访问时见到了威廉。法夸尔(后来莱佛士委任他为第一任驻扎官)。1810年,他在拜会了印度的大总督明托(Lord Minto),结果成了明托的主要顾问之一,明托委任莱佛士以马来土邦代理人的身份开始筹划与拟定进攻爪哇的计划,以免爪哇落入拿破仑统治下的法国人之手。

1811年莱佛士进攻爪哇取得成功的后,他掌握了荷属东印度的最高权力。

1814年他的夫人奥利维亚在爪哇逝世。1816年,爪哇又回到荷兰人手中。莱佛士回到英国,在这之前莱佛士一直未注意到新加坡。 1817年娶了第二任妻子苏菲亚。赫尔小姐,同时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的特别会员,接着出版了《爪哇史》。

1817年他曾建议在苏门答腊地区建一个新海港。当时荷兰人控制了大部分的东南亚海域。英国曾计划过以槟榔屿为海上基地,但因为地理位置的不足,直到最后选定了新加坡,莱佛士认定是个可以发展成中途停留站,以确保航行于印度与中国的英国船舶不受干扰。1818年莱佛士回到苏门答腊的英国贸易站名古连。

莱佛士未踏上新加坡土地之前,他喜欢收集古物、采集自然标本与古籍手抄本,用来研究马来人的历史与文化,他尝试解读古代的碑铭与手抄本。莱佛士拥有著名手抄本第18号,是所知最古老的《马来纪年》版本。跟据《马来纪年》,马来王室从勃琳邦(巨港)到迁都至新加坡、马六甲到民丹岛等地的王室系谱记载,他得知新加坡是马来人的第一个巨大的贸易港。

莱佛士在1819年1月16日指示威廉。法夸尔上校乘搭“恒河号”(Ganges)与早已在卡里蒙岛等候的测量船“发现号”(Discovery)取得联络,以便将测量到的岛屿结果交给法夸尔,确保最终控制那个根据地。

恒河号在 “水星号”与“尼尔楚斯号”这两艘运兵船的伴随下,前往目的地。两艘测量船“发现号”与“勘察号”已在新加坡以外30公里的卡里蒙岛周围会测水文图。

这时随莱佛士从槟榔屿开出的舰队包括巡洋舰 “明托号” (Minto)与 双桅纵帆船“创业号”(Enterprise)和莱佛士乘坐的“印第安纳号”(Indiana)。在1819年1月26日卡里蒙岛会合。1月29日16时开往新加坡近海的一片沙滩,一群马来人上船来,然后莱佛士叫他们传达口信,莱佛士表示隔天早上与天猛公会面。

第二天,莱佛士和法夸尔与一名印度士兵在隔天早上登岸,前往靠近新加坡河口的天猛公阿都拉曼住所与天猛公签订了一项临时条约,之后英国士兵就陆续登陆。天猛公向法夸尔透露当时逝世的的柔佛苏丹玛穆有两个王子,一个为阿都拉曼,另一个东姑隆,大臣为谁能继承王位起了意见。阿都拉曼对此事很不愉快到丁加奴去了,留下东姑隆留在廖内。莱佛士乘此机会与来自廖内的东姑隆签了另一项条约,声明英国印度大总督已委任东姑隆为“新加坡岛及构成新加坡所有地区的苏丹,其头衔为苏丹胡先沙。”

1819年2月6日,英国人便和新加坡苏丹胡先沙正式举行签约仪式。2月7日莱佛士在动身回槟榔屿。他在离去前给未来的驻扎官威廉。法夸尔上校拟出指令,希望他做好武吉拉让山(Bukit Larangan,意思是“禁山” )的防御措施。

1822年到1823年莱佛士在逗留新加坡六个月之后,于1823年1月21日在新加坡山建好一座小平房。禁山(根据文西。亚都拉的记载这里曾过有五个马来王,这座山禁止平民擅自闯入)改为新的名称-皇家山 Government Hill。(1860年英国人后来把它改为“富康宁山”-Fort Canning,康宁炮台以印度首任大总督乔治。康宁子爵-Governor-General Viscount George Canning的名字命名,他后来成为印度首任总督-Viceroy。)他在富康宁山同时建好了一座植物园;莱佛士从印尼引进了咖啡豆与豆蔻种在山上。(富康宁山上原是甘密与胡椒的种植园。)

莱佛士对法夸尔上提出的防御措施迟迟未有行动感到不悦,因此他写信给加尔各答的总督,指法夸尔完全负不起管理新加坡的重要责任。1823年5月27日,第二任驻扎官哥罗福医(Dr.John Crawfurd)取代了法夸尔。1823年哥罗福医生上任两个星期后,莱佛士便离开新加坡回到明古连。哥罗福医生之后搬进去富康宁山的皇家山居所,房子成了新加坡总管的府邸。

莱佛士在离开前当时的意愿是创办一所学校——新加坡书院,也就是后来的莱佛士书院,这是他在新加坡的最后公务。他也发出命令“守备部队准备在庆祝马尔伯勒堡副总督上任之后,在谐街街尾登陆地点列队游行。”

20世纪70年代勿拉士巴沙路的莱佛士书院旧校舍

莱佛士在明古连从1821至1822年当中,他的四个子女,三个子女病逝,后来的老四是个女孩被送回英国,1823年他与妻子的另一个出世两个多月男孩夭折。

1824年2月2日莱佛士从明古连乘搭回去英国的一艘船“盛名号”。 在海上的第一晚失火,他失去了国外的所有资产与收藏品。他不得不回返明古连,等候另一艘船,4月10日离开,8月20日回到英国与女儿团聚。1826年7月5日在家中病逝,享年45岁。

1824年3月17日,英国就新加坡的中转贸易站问题与荷兰达成协议。对换明古连与新加坡的治理权。

1824年8月2日驻扎官哥罗福医生与天猛公和苏丹签约,从新加坡河的狭小地带,扩展到取得新加坡岛的控制权,而天猛公则搬到近直落布兰雅的海湾。苏丹胡先的府邸位在位于甘榜格南的马来王宫,他拥有马来社区域与及加冷河武吉士村的加冷河南岸附近的港口维持权益。但是1824年,苏丹胡欣放弃了他的港口维持权益,直到1950年清理河道计划,住在加冷盆地的Orang Laut迁到北岸的三巴旺的实里达河口,最后迁到了柔佛。

东印度公司的政策是把把新加坡托付给海军,这个防御工事迟至1851年8月,在浮尔顿4门炮台与另4门在靠近海滨公园建好。1855年3月,海峡殖民总督报告说,3个炮组据点,浮尔顿炮台、帕玛山和花柏山也建好了。

1857年5月发生的印度反英暴动。暴动过后,英国政府接管东印度公司。

最初英国建议把避难所建在帕尔上尉山(珍珠山)。1857年12月哥烈上尉起草了《珍珠山构建工事,作为坚固的避难所以及防止内部进犯的报告书》。他提出了选择珍珠山的几个缺点。

1858年英政府开始落实哥烈上尉的计划在皇家山修筑防御工事(建一个炮组据点,架设可发射68磅炮弹的大炮和两门口径13英寸的迫击炮。1862年中完成,1864年开始全面使用。为保护新加坡海港而修筑的康宁炮台与其他炮台这距离莱佛士的最初建议已过去了40年。
史丹福。莱佛士在新加坡的贡献有多大?是因为莱佛士的才智或是机遇巧合造就了新加坡?岁月逝去,那些年、那些事,那些岁月成为历史的积淀,就让我们在历史现场的再凭吊怀古,一杯还酌江月、浅斟低唱犹温故知新。

新加坡开埠者史丹福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爵士的铜像最初屹立在圣安德烈路和康乐通道之间的草场上,面向大海。由弗雷德里克•威尔德爵士于1887年(维多利亚女王在位50周年)在大草场揭幕。莱佛士交叉双手抱在胸前,脚踩世界地图,踌躇满志傲然站立。1919年2月6日,新加坡举行开埠100周年纪念庆祝会,铜像被迁移到今维多利亚纪念堂前。

另一尊白色铜像为仿造雕像则位于驳船北码头,据信此为史丹福莱佛士爵士登陆新加坡的地点。

参考内容摘录自
《新加坡历史原貌1275-1971年》

作者:(英)乌尔科姆。H.墨费特(Malcolm H. Murfett)
(美) 约翰.N. 米克西奇(John N.Miksic)
(加)布赖恩.P.法雷尔(Brain P.Farerell)
(新)章明舜( Chiang Ming Shun)
译者:陈新才 张清江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历史展馆

One response to “莱佛士造就了新加坡?- 那些年,莱佛士在新加坡 (下)

  1. Fu yujuan

    很详细的资料,很难得。谢谢上载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