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佛士造就了新加坡?- 甘榜格南区的历史街道 (上)

许愫芬整理

1822年莱佛士组成了城市计划委员会,莱佛士嘱咐炮兵部队的土地测量员菲利普。杰克森中尉(Lieutenant Philip Jackson)绘出第一张市区规划图。规划市区内的商业区,新加坡河北岸欧裔办事住宅区(Beach Rd & Clark Quay & Stamford Rd。)

在规划图里的甘榜格南(Kampong Glam/Kampung Glam-甘榜是马来文乡村的意思。Glam 应该从Gelam(也叫Kayu putih)演变而来,为海边的植物白楸或白匏,英文为的Melaleuca,是一种多用途的植物,不但可以制成治风湿的药物,树干也可以燃烧照明与修补船。过去武吉士人沿着梧槽河河口集居,加冷河南岸盆地住着许多的海人Orang Kallang,有许多以捕鱼、卷茸草棕榈叶(烟草)为生,也有水路航运引导。

新加坡最早的海人依分布的地方为好几个支;Orang Laut – Orang kallang, Orang Gelam, Orang Seletar & Orang Selat)。(Suku是用来划分不同部族的海人,如Suku Tambus, Suku Mantang及Suku Galang。他们听从于马来领导者的指示执行不同任务,如信使、使节的任务)。

甘榜格南区历史街区以新加坡马来苏丹胡欣沙(东姑隆)的王宫所在地苏丹门(Sultan Gate)为中心(目前成为马来传统文化中心-Malay Heritage Centre),苏丹门俗称“打铁街”,一直到70年代在彭亨街与巴格达街之间这里还有马来工匠打造黑石墓碑(花岗岩)与五金店。

马来王宫隔邻的苏丹回教堂甘建成于1826年。位置坐落在就在新桥路与马来王宫之间,旁边是甘达哈街(Kandahar Street),苏丹回教堂附近住着苏丹的亲戚与追随者。Jalan Kuboh俗称“坟场路”,这个悠久历史的马来坟场区就葬了他的亲戚与追随者。

1820年后移民落户在甘榜格南的渐渐多了起来。这里不同区块分别属于马来社区;武吉士社区与阿拉伯社区;从美芝路这里到加冷河附近就有苏菲亚路的Kampung Boyan、Kampung Bugis、惹兰苏丹的Kampung Java,向着梧槽河的Kampung Sumbawa。

马来王宫与苏丹回教堂

阿拉街的花边布料店

阿拉街(Arab Street-印度人称它为Pukadei Sadakku是一条花之街)以前有许多的花边布料、藤器店,阿拉街与哈芝巷(Haji Street)并行,现存的双层店屋大都改为餐饮业,有抽水烟或售卖旅游纪念品的商店。

阿拉伯商人早在12世纪从也门来到东印度群岛,在苏门答腊的巨港(Palembang,旧称为浡淋邦)经商致富后融入马来社群,学习马来文化与马来语。1820年早期来到新加坡的阿拉伯人有来自阿裕尼家族、阿卡夫家族及阿萨古夫家族等多数居住在甘榜格南,他们之后各自拥有许多地产;他们也是慈善事业的捐助者,为马来社群建学校与回教堂。

1856年在甘榜格南建了一所亚都拉马来学校,这是为了纪念文西。亚都拉,这所学校在二战期间休学。马来文学家文西。亚都拉通晓阿拉伯语、淡米尔语、兴都语和马来文,他在莱佛士登岸不久做为他的随从翻译官与马来文老师。1854年,文西。亚都拉从吉打前往麦加途中逝世。

梧槽路过去俗名 “路班让”,这名称是马来人的长屋Rumah Panjang,1920年以前曾经有许多妓院。在尼诰大道没建成以前,位于美芝路上有一个简陋的码头称为“海南公司”,这附近有个历史悠久的巴杀俗称“铁巴杀”(具有111年的历史;靠近高架桥,在80年代拆除)。以下是摘录2012年3月9日早报副刊庄依颖的《临时戏台》有一段铁巴杀的描述:

“铁巴刹是小坡最大的一个批发菜市,与美芝路警署隔着一片空地,每逢民间作醮事酬神,喜欢选在这里搭棚上演地方戏。戏台临时用藤皮、木板及加占叶(遮盖雨淋日)等绑扎而成。易搭易拆,不用一钉寸铁的非永久性戏台。”

1920年美芝路还有两间娱乐戏院阿汗巴(Alhambra)与曼舞罗(Marlborough);前者上映的是英语片,后者上映的是香港的华语片。美芝路一带有潮州人经营的瓷器店,所以称为“小坡碗店口”,瓷器由驳船从新加坡河口运至梧槽河岸码头起卸。

Hajjah Fatimah Mosque & Alsagoff Arab School

惹兰苏丹路在桥北路与美芝路之间有一段平行的民多路(Minto Rd),民多路过去潮州人俗称“栳子巷”,栳子就就是槟榔的名称。这名称的来源也许和附近的马来甘榜有关。建于1846年的哈嘉法蒂玛回教堂就在附近(哈嘉Hajjah是对到过麦加朝圣的女回教徒的称呼,哈芝Haji是对对到过麦加朝圣的男回教徒的称呼)。

哈嘉法蒂玛(Fatimah, Hajjah)来自马六甲的一个富有的家庭,她嫁给了一个来自苏拉威西(Sulawesi以前称西里伯斯Celebus)的武吉士王子。年轻守寡的她继承并拥有许多财产;丰厚利润来自帆船航运。她的住所就在回教堂原址,旁边为爪哇街(福建人称它为JiaWa Koi),现在只剩下一段就在美芝路与黄金戏院旁之交叉路口。哈嘉法蒂玛原先的住所两次遭到强盗的洗劫与烧毁;因此她决定把她建成一座回教堂。

哈嘉法蒂玛的女儿拉惹西蒂嫁给了赛阿莫(Syed Ahmad)。赛阿莫幼时随父亲赛阿莫阿都拉曼。阿萨古夫(Syed Ahmad Abdul Rahman Alsagoff)来自也门的哈德阿玛特- Hadramaut。Alsagoff Arab School阿萨古夫阿拉伯学校-Alsagoff Arab School也就在惹兰苏丹布业中心对面。阿萨古夫这个富裕的家族拥有许多的帆船与蒸汽船。哈嘉法蒂玛在98岁去世,法蒂玛与她的女儿的墓一起葬在一个特别的隔间,她的女婿则葬在后方。哈嘉法蒂玛回教堂的设计,由英殖民地建筑师 J.T Thomson 设计的教堂融合西方设计,四方尖顶塔楼是西方教堂的模式,为女士的墓室;大冠顶为男士的墓室。1973年6月7日宣布为国家保留建筑。

位于阿里哇街(靠近交叉的彭亨街)的崇正学校(28, Aliwal Street)创立于1905年1月30日。初名为 “养正学堂”,属于私塾时代的养正学堂后改名为崇正学校,是新加坡最早的新式学校,陈楚楠先生便是发起人之一,“养正学堂”租他位于美芝路327号的合春号公司为校舍,现在尚保存的崇正学校校址(与原先的合春号就在近邻)与崇本女校相邻,现已改成商业学校。 

崇正学校礼堂 & 崇正学校

    

崇本女校

鲜有人知道的是创立于1924年位于33号民多路(Minto Rd)端蒙分校的校史。

1918(民国七年)年由张永福、曾广秀、许惟烈等美芝路潮商发起函请总校建分校,由于经费不足而延至1924年5月(民国十三年),端蒙分校先租民房,于7月1日成立时招收附近的学生90余人。张永福、陈秋槎任分校董事部正副总理。因学生人数增加,于是竭力筹款,以7千5百元购置5千8百余方英尺旷地,加冷河的越二年建立于小坡33号民多路(Minto Rd),只有一栋三层楼面向美芝路的分校新校舍启用时学生已增加至200人。此后十几年,总校与分校并肩发展,校务蒸蒸日上。

民多路现在按地图看来现存只剩短短的一条,在吉厦(Key point )与苏丹布业中心(Jalan Sultan Textile Centre)大厦之间。我听从前曾经住在那里的老人说它过去贯穿到哥罗福街,所以原先的民多路也就是包括现在的第18至第6座组屋,止于横向与梧槽河平行的哥罗福路(Crawford Rd)。沿着梧槽河有许多有广东人的沙藤行,工匠们把运来的藤条泡浸在那里。

我先生在出生时的住址是29A 民多路(Minto Rd),是一排双层店屋。他在1965年进入端蒙分校就读,在1967年年终,创校43年的端蒙分校因校址被政府收回另作发展,校长及教职员调他校,学生除了部分转入总校外,其余都被分配到政府新建的学校肄业

(待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