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机场 (2/2)

李国樑

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空军基地交还给英国殖民地政府,这回被俘虏的日军被令改良飞机跑道,隔年易名为皇家空军樟宜基地RAF Changi。

至于山下奉文,在中国和英国政府的要求之下,1945年10月29日被送到马尼拉的军事法庭接受审讯。山下奉文被指控的主要罪行包括:1935年至1936年,反对“北进”派并支持二月兵变,支持裕仁天皇实施“南进”行动;1938年至1939年,任华北参谋长期间,指挥军队在中国农村展开大屠杀;1942年,任马来西亚第二十五军司令官期间,指使秘密警察屠杀5000余名新加坡华裔;1944年,在帕拉万岛虐杀美军战俘150名等罪行。

同年12月7日马尼拉军事法庭判处山下奉文死刑。代表山下奉文的首席辩护律师美国陆军法务上校Harry Clarke不服判决,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诉,并要求发出人身保护令,中止执行死刑。美国最高法院以6比2票数驳回上诉。

1946年2月23日,押解到刑场途中的车上,曾经是同袍的僧人森田觉中尉问山下奉文有什么遗言?山下奉文回答:“一个人的本性在上学校以前,是他的母亲培养出来的。我的遗言是,提高妇女的教养,培养好的母亲!请告诉祖国,我对祖国只有这个愿望。”
山下奉文不被允许穿军服,只能身穿囚服走上绞刑台,绞刑台是由日本战俘制造的。

英国重新接管新加坡后并不像以前那么一帆风顺,二战过后世界各地民族的觉醒,新马人民对英国的不信任,英国本身的财务问题等使日不落帝国的时代画上句点。1971年英国空军撤离新加坡,RAF Changi易名Changi Air Base, 移交给新加坡共和国空军。

RAF Changi. c.1950s. Williams-Hunt collection

1970年代的新加坡逐步成为本区域的交通枢纽,航空业蓬勃发展,穿过市区民宅的巴耶利峇机场供不应求。当时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扩建,其二是另选一个地方。由于Paya Lebar地皮贵,而且飞行安全难以控制,结果在樟宜兴建新的民航机场的计划在1972年落实,地点就在RAF Changi 和征用的樟宜马来甘榜Kampong Ayer Gemuruh。

Kampong Ayer Gemuruh 的原址就在樟宜机场内,marked as P.

Kampong Ayer Gemuruh. NAS 1950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下乡走访“监格何毛洛村” Kampong Ayer Gemuruh。NAS 1963

今天的樟宜机场制造了一万三千个就业机会,每年为新加坡经济制造了45亿元的财富。

新加坡的民航机场:Seletar (1930-1937),Kallang (1937-1955),Paya Lebar (1955 – 1982),Changi (1982 – )

(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