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机场 (1/2)

李国樑

在孩子们还小,不识愁滋味的1990年代,周末晚上的节目总是围绕着孩子,星期六晚上的好去处,就是离住家不到10分钟车程的樟宜机场。当时新加坡只有第一和第二机场,第三搭客大厦还在蓝图中,而Budget Terminal则是闻所未闻。我们的目标锁定在富有热带风情的第一搭客大厦,有四样东西好做的:Swenson’s的晚餐、Swenson’s 外头的儿童滑梯、抵境厅的热带鱼、还有穿梭于第一和第二机场间的Sky Train。

Changi Airport T1. c.1990

初识樟宜机场是1980年代,当时住家属于新镇,附近没有高楼,控制塔遥遥在望,我的五岁的小邻居淑薇指着控制塔说那儿便是爸爸的机场。淑薇的父亲连忙纠正,说爸爸只是在机场工作,机场可不是爸爸的。弹指间淑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在那个建国20余年,国家建设已经走上轨道,欣欣向荣,充满希望的1980年代,我也收拾起心情,放下工作,重回校园。周末深夜,驱着小破车,到第一搭客大厦翻看资料,坐落一个夜晚。机场有许多不归人,或单独一人如我,或三三两两,对着机坪,看着闪闪灯光,飞机起落间,承载着许多年少的梦。

如果说樟宜机场与二战有一段剪不开的宿命,你相信吗?

1942年2月15日农历年初一,超过八万名英国联军在白思华(General Arthur Percival)的率领下,向军力弱三倍,只有三万人,而且已经几乎精疲力尽,粮尽弹空的日军投降。新加坡沦陷,易名昭南岛,苦难中度过三年六个月的大和岁月。

只有三个师的日军1941年12月8日在吉兰丹Kota Bahru登陆,两个月后抵达新加坡时已近粮尽灯枯。日军司令山下奉文说新加坡是从英国联军手上骗过来的。

白思华的防卫部署:军力最强的18师安排保卫新加坡东北部,防御日军经乌敏岛登陆,大大失算。

早在1941年,德国军方已经通知日本第25军司令官“马来之虎”山下奉文Yamashita,攻陷新加坡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可能需要动用五个师与一年半的时间。言犹在耳,山下奉文只动用三个师和两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新马。山下奉文说这是凭攻心术,骗过无心恋战的英军司令白思华所得来的胜利。

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形容新加坡沦陷是英国历史上最阴暗的日子。“The worst disaster and largest capitulation in British history”。

1943年,日军决定在樟宜建立空军基地,把关在樟宜监狱的联军俘虏派去当劳工,以1940年建成的英军炮兵营为基地,再将周遭的沼泽填平,建设跑道。由于日军资金不足,1944和1945年两度减粮,俘虏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里继续他们的粗活。他们一方面表现得似乎很勤快以避免挨打,另一方面又尽量放慢建筑的速度来拖缓日军战争的步伐。新加坡第一个“樟宜机场”终于在1945年5月完工。

1945年的“樟宜机场”,1946年易名为RAF Changi。c.1945

日本投降后,日军俘虏改良“樟宜机场”的跑道。1946

(待续)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2 responses to “樟宜机场 (1/2)

  1. 三巴旺的海港(三巴旺造船厂)基地建成时更显马六甲航道的重要性,马六甲海峡是被称为东方的直布罗陀,英军称新加坡新加坡为攻不破的堡垒。

  2. 丽平

    小时候,我老爸也常带我们到机场拍照,和吃麦当劳。妹妹看到‘鱼丸’就会兴奋起来… 妹妹所谓的‘鱼丸’就是那座指挥塔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