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美颜 :无言的山丘岛国丘陵随时代变貌 ( 早报现在生活/封面故事 – 03/12/2011)

报道/莫美颜 摄影/曾坤顺、李白娟 封面设计/张进培

  乘东西线地铁经过联邦地铁站时,会看到组屋与坟场并列的罕见风景。那坟场叫双龙山,是一座具有特殊意义的坟山。这个”无言”的山丘就像全岛各处的其他山丘,随着岛国的变迁,有了不同用途,丰富了在地理意义上既没山也没丘的岛国历史。

  本地有不少”名山”,如武吉知马山、裕廊山、花柏山、南大的校长岗、武吉巴督山、牛奶山等。但新加坡国家典藏部助理研究员吴庆辉却认为,此山非彼山。

  吴庆辉的研究发现,按地理上的定义,丘陵一般是指海拔在200米以上,500米以下,相对高度不超过200米,高低起伏,坡度较缓,由连绵不断的低矮山丘组成的地形。新加坡的最高点是武吉知马山,其高度为162.5米。根据这套理论,新加坡并没有山也没有丘陵,有趣的是新加坡地图上却出现许多以山命名的地名。

  对新加坡历史兴趣浓厚的吴庆辉,除配合博物馆的展览为讲华语的公众主办与展览相关的讲座外,他的工作也包括利用博物馆的收藏普及公众对新加坡文史的认识。他的重点是利用明信片和地图介绍新加坡的地貌沿革。他讲过大小坡的街道、小坡的万国风情、新加坡海峡的故事,不久前讲的新加坡丘陵的故事,揭示了一些被人遗忘的史实。

  吴庆辉说,过去新加坡的”山”有多种不同用途,主要可归为三类,一类作为皇权、神权和政治中心,如福康宁山和实利基山;一类发展种植业,如乌节路的翡翠山、经禧山;一类为先人永远的归宿——坟山,如青山亭、双龙山等。

  从19世纪下半叶到上个世纪的50年代,闽、广、客、潮等籍贯人士先后把多个山地辟为坟场,作为先人安息之地,计有福建人的王氏太原山、快乐山、麟山亭、四角亭、恒山亭、杨氏协源山,潮州人的广恩山、泰山亭、广义山,广东和客家人合辟的青山亭和绿野亭,以及客家人的双龙山、毓山亭,广东人的碧山亭,以及新旧海南山和最近因迁坟问题而搞得沸沸扬扬的咖啡山等。

双龙山的两种面貌

  双龙山为了土地经济效益而改为新型坟场,山脚下的嘉应五属义祠则保留客家建筑风格,具考究价值。一个山丘因此有了两种面貌。

  在众多的坟山中,双龙山是一座具有特殊意义的坟山,那是应和会馆1887年在荷兰路开辟的坟山。当年双龙山占地100多英亩,为了国家的发展,上个世纪的60年代被政府征用,原本迁坟蔡厝港政府华人坟场,后决定保留四英亩半土地重造一座新坟场,并于1969年建成。

  坟场按华人传统设有总坟,两侧分姓氏立地缘性和血缘性总坟共31个,体现出慎终追远的习俗理念。这些总坟后方则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墓碑,下葬先人骨骸,无论埋葬形式和墓碑规模都与传统坟墓大相径庭,是所谓的新型坟场。新型坟场整洁,容易打理,符合土地经济效益,当年被誉为”模范坟场”。吴庆辉说,这是本地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这类型坟场。

  70年代初政府发展女皇镇新镇,新型坟场四周组屋林立,最终形成一幅坟场与组屋相容的罕见风景。每当乘坐东西线地铁经过联邦地铁站,这幅独特的画面就会透过列车窗户映入眼底。即使它曾经引发你的好奇心,相信许多人匆匆一瞥之后并没把它放在心上。但附近居民的想法和感受可不一样。

  现年78岁的吴保仁的家与坟场为邻已37年。他说,37年前政府组屋不多,这里又靠近亚历山大旧家,他没想太多就买下这里的一个单位。吴保仁是客家人,家楼下的坟场是他的父母安息的地方。他后来想想这倒不错,可让他就近尽一份孝心。

  在时尚界服务的郑忠良(45岁),8岁那年便随父母住到这座坟场旁边。他虽是客家人但信奉天主教,所以并不知道这是一座客家人坟场,只记得妈妈曾经告诉他,这是埋葬先人的地方,要给予一定的尊重。

  他说,当年父亲是为了工作方便选择搬来这里。现在这里设施齐全,交通便利是个居住的好地方,尽管与坟场相隔咫尺,郑忠良和家人从没想过要搬家。

嘉应五属义祠曾经是学校

  双龙山除保留地的新型坟场,山脚下的嘉应五属义祠也保留了下来。宗祠建筑朴素内敛,因曾改建而呈现出较现代化的面貌,但仍具有潮州建筑的一些特点,是客家建筑风格的一种体现。

  对中国传统建筑素有研究的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建筑与可持续设计助理教授杨茳善博士曾到五属义祠实地考察。记者通过电邮采访目前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担任访问助理教授的杨博士。

  杨博士说,客家建筑大多位于粤闽赣边区,深受该区域建筑尤其是漳州和潮州建筑的影响。

  他说,五属义祠属二进(落)双护厝(从厝、火巷)格局,是潮州四点金建筑格局的复杂化。整座宗祠采用中轴线布局、进门(第一进)后是天井,天井直接进去是中厅(第二进)。

  五属义祠曾两度重修。杨博士相信,宗祠第一进和左右厢房的屋顶曾被改过,中厅的柱子也改成钢筋混凝土,不过卷棚的梁架还保持原件,包括梁、圆光、兽座等。宗祠的正立面为典型潮州建筑凹肚门形式,但两个圆形开窗应属后期改造。祠堂前方的半月池则是客家建筑特色的另一表现。

  此外,这座义祠还具备梅县围龙屋的一些特点。包括在半月池与义祠之间辟有类似禾坪的空地,义祠后方还设有化胎,并砌上五星石。

  化胎是一个呈半球形的小土堆,根据资料,化胎是客家传统建筑最重要的区域,在风水上有安稳的象征意义,绝不容许他人破坏,平日也不轻易让外人接近,也不容许小孩在化胎上玩耍。此外,化胎还有排水的科学功能,五属义祠的化胎是否也具备这项功能则有待研究。

  化胎前方的五星石代表金、木、水、火、土,是一种与风水观念有关的设置,据说有避邪作用。

  跟许多庙宇或宗祠一样,五属义祠也发挥教化的功用。1926年到1969年应和会馆曾在义祠内开设应新分校培育下一代,后因学生人数减少才停办。

  祠堂主要供祭祖之用,供奉的先人包括印度尼西亚著名华商张榕轩和张耀轩两兄弟。张榕轩官至玛腰(Mayor),张耀轩为甲必丹(Capitian)。两人经商致富后,非常热心社会公益。他们集资兴建第一条侨资铁路——潮汕铁路。辛亥革命爆发时,张耀轩号召华侨捐助孙中山,自己也以身作则,而获孙中山赠送”博爱”大字以资奖励。

  吴庆辉说,张氏兄弟主要活跃于印度尼西亚日里,却被捧上新加坡的神台,这种宗族认同不仅仅为了光宗耀祖,对后代也起着一种启迪作用。

福康宁山:权贵之山

  本地最为人知的权贵之山当推福康宁山了。从禁山到福康宁山公园,经历了850年的历史。

  根据《马来纪年》的记载,印度尼西亚巨港王子尼罗多摩在新加坡建立王朝后在福康宁山上建王宫,并把福康宁山列为禁山。当年禁山还有一个方形台,它可能是放置佛像的地方。由此推测禁山也是神权的中心所在。1252年新加坡拉王朝灭亡后禁山归于沉寂,直到1819年莱佛士取得新加坡的租借权后,在山上升起英国国旗,盖了官邸,福康宁山才恢复人气。那时起禁山化身为英国人眼中的”政府山”,华人则称它为皇家山。至于”Fort Canning”的称谓则是1859年英国人在山上建炮台后才出现的,华文则音译为福康宁山。

  有皇权、神权、政权象征的福康宁山二战期间成了英军的军事指挥中心,日本占领时期又化为日军的军事基地。山上还建有一座有盖蓄水池,为山下民宅提供用水。山脚下则有一座基督教墓园。共有600人长眠于此,其中三分之一为华族基督徒。现在墓园已没有坟墓,只剩下两道歌德复兴式园门作标记。

  1990年福康宁山由国家公园局接管,并逐步把它发展为一个集文化与消闲活动的公园。今天,公众可沿着山坡的历史走道回顾福康宁山的发展演变。

  与福康宁相对的实利基山(Selegie Hill)是另一座权贵山,英国殖民地总督的其中一名第二号人物曾住在山上,所以实利基山又称”二皇山”。早年的实利基山包括了苏菲雅山和爱美丽山,现在这里已发展为高尚住宅区。

翡翠山:种植园

  新加坡曾有过一段辉煌的种植史,许多山头都辟为种植园。甘密是新加坡最早的经济作物之一。莱佛士登陆前,已有华人陈银夏、王瑞等人种植甘密。早年的实利基山、和丰山、珍珠山、欧南山、河水山,甚至福康宁山都是甘密园。继甘密后种植的作物有黄梨、豆蔻、甘蔗、椰子、树胶,甚至稻米,其中树胶最成功,本地多名先贤包括林文庆、林义顺、陈嘉庚都托树胶之赐致富。

  1830年代末英国殖民地政府看上香料的好市价,决定把新加坡发展为一个香料出口地。当年约有20名欧洲人在乌节路发展种植业,整个乌节路几乎被豆蔻园所覆盖,翡翠山是其一。

  第一个在翡翠山种植豆蔻的是曾任邮政局长的威廉卡佩芝(William Cuppage)。1860年代中乌节路的豆蔻种植业因枯萎病而大受打击,卡佩芝种植的1250棵豆蔻树也不能幸免。后来(Edwin Koek)在翡翠山种植果树也失败告终。

  1924年林文庆虽在翡翠山为新加坡女子学校兴建了一座新校园。但早在1902年翡翠山便已逐渐由住宅所取代。翡翠山的住宅非常注重细节,是典型的土生华人建筑风格的体现。1989年翡翠山被列为保留区。这里不少老房子还获得修复保留建筑物奖项。除靠近乌节路被辟为土生坊一段属于商业区,今天的翡翠山基本还是一个住宅区。

  当年被辟为种植园的乌节路山头还包括现已是高尚住宅区的经禧山、淑女山、那森山(Nassim Hill),以及商场及高级公寓林立的克雷摩山(Claymore Hill)等,乌节路以外的则有商业活动蓬勃的安祥山、厄士金山(Mt Erskines)、华利山(Mt Wallich )、达士敦山(Duxton Hill)、克力山(Craig Hill)等,不下26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转载, 民俗文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