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课

刘家明

老友国兴在平安夜寄来了一个网络链接,那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物理荣休教授华特•乐温(Walter Lewin) 的36堂《电磁学》的视频录影。看完了第一课,欲罢不能,熬夜继续看下去;大师就是大师,原来电磁理论可以这么简单地解释。曾让我们每个学生“闻风丧胆”的麦士威尔方程式居然被大师一点即明,如果当年有幸上了大师的课,或许我就已改修物理而非工程了!最后一堂是额外非考试课,大师介绍了从电磁到双联星(Binary Star)、中子星和黑洞的推理和探测。课上到一半,一群学生忽然“冲”进讲堂,为大师清唱了一首自编的歌以感谢老师,别说大师被感动,就连我看了眼睛也有点湿湿的。

乐温大师原籍荷兰,在麻省理工学院授课近40年,讲了超过800堂课;据说他每一堂课都要花上30 到60个小时的准备工作,精心制作各种有趣的试验,以最简单的方式为学生介绍深奥干涩的理论。今年5月他在MIT的最后一次演讲,就以75岁的高龄,亲身躺坐在空县5公尺多的一个超过15公斤重的铁球上大幅度摆动以证明单摆原理,更让摆动的大铁球骤停在下巴前证明能量守恒定理。他用点燃的香烟来解释天空为何是蓝色,日落是橙红色,云朵是白色的方法更是一绝,看过的话包你一生都难忘记!大师的名言:如果学生的物理成绩不好,不是学生笨而是老师差劲!

能够上网看到这些好料要拜MIT免费开放课程(OCW)之赐。MIT自2001年开始就把大学里全部学科(工程、科学、经济、历史、文学、政治、管理等等)的教材,讲义和录影上载到互联网,免费开放给大众,让有心学习的人有机会分享这些世界一流的讲师的佳作,此举十年来倍受各界人士好评。许多讲义甚至还有中文(简体与繁体)、泰文、西班牙和葡萄牙文的翻译哩!

说到最后一课,不能不提卡耐基大学(Carnegie Mellon)的年轻教授瑞迪•波胥(Randy Pausch)。美国许多大学一向都会为退休讲师安排“最后一课”的演讲,以表示师生对他的敬意与感激。瑞迪在46岁时患了末期胰腺癌,翌年(2007)在大学以“实现你的童年梦想”为他“最后一课”的讲题。 他用幽默的方式讲述了自己如何逐一完成他童年的梦想,用有趣的例子带出人生哲理,并激励大家要珍惜生命,为梦想奋斗。他的真正的“最后一课”轰动了全美国,并通过互联网传到全世界,为他自己的生命写了完美的最后一章。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读过19世纪法国作家阿尔丰•杜德(Alphonse Daudet)的爱国短篇小说“最后一课”。小说的时代背景是法国因战败把北部两省割让给普鲁士后,该两省的学校被禁教法文而改教德文。法文老师为学生上了最后一堂法文课,关照学生要爱护法文。我们先撇下故事的政治背景不谈,因为那两省当时介于德国和法国之间,是兵家必争之地。居民除了地区方言外,数个世纪以来都要跟着统治国而被逼在法文与德文间取舍。在文中的老师有一句相当经典的话:“怎么?你们还自己说是法国人呢,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不会写!……”。今天,如果我们把其中的“法国”两个字换成“德国”或甚至是“中国”的话,相信这句话仍旧是有一样的震撼力。

如果有朝一日我们也有机会演讲“最后一课”的话,我们的讲题将会是什么呢?

《早报》 言论版 07 Jan 201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