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a Woodneuk

刘若琳

在植物园附近,有一栋被遗忘的豪宅。它曾经是Sultan Abu Bakar 建给 Sultanah Khadijah 的新加坡的家,而 Sultanah Khadijah 对我们来说应该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她就是我们进入摄影馆中时所看到的第一个人-加冕典礼照片中的那位苏丹纳王妃。

很多摄影爱好者都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因为那里似乎没有被新加坡迅速的发展所影响,依然停留在自己的时空内。四处一片荒芜,野草长得茂盛,屋子建在一片森林之中,难道所有的Istana 都要如此的与世隔绝吗?

今日的 Istana Woodneuk

其实在这一带有两栋苏丹的豪宅,一是Tyersall House, 二是Istana Woodneuk。这两栋屋子分别有具有特征的红色与蓝色的屋顶,Istana Woodneuk的屋顶是蓝色的。2006年的一场大火对屋子的结构造成严重的伤害,如今屋顶已经坍塌,只剩下地上所看到的碎片了。

蓝色砖块

刊登在1935年的一篇海峡时报报道就那么说道:“The outside of the house is pleasant to the eye, and prepares one for the charming interior built of brick and stone. It is coloured dark cream and grey, with a roof of lovely blue Devonshire tiles. Their unusual colouring strikes the eye at once, and pleases too, as it gives off a shimmering, wave-like atmosphere.”

看到Istana Woodneuk时,有种发现陆地版铁达尼号的感觉。对比手中所拿着形容屋子昔日风光的文章,还有眼前所看到的废墟,如果来一次时光倒流,我能不能够回到过去?

2011年12月31日所拍的照片

Istana Woodneuk 的客厅,曾被称为“Blue Lounge”, 也就是蓝厅。蓝厅的中央就是这气派十足的楼梯,可以想像以前的贵族们穿着他们的礼服,缓缓走下楼梯,与前来出席晚会的贵宾嘘寒几句,然后品尝小糕点,听着古典乐,翩翩起舞。

非常喜欢这楼梯扶手的设计,虽然简单,但却别致,看了有种舒服的感觉。一个家,追求的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从二楼所看到的楼梯扶手花纹

这栋豪宅建于 1890年,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完成。虽然那时还是19世纪末,但这栋豪宅已有电能供量,除此之外,里头的家具设计也走西式风格,以当时来说,绝对是非常摩登的一个家。

地板都是用木做的parquet flooring,但当时都铺着来自波斯的地毯。如今,也只能靠想像了。

在浴室所看到的电能开关

报章上也有提到屋子的饭厅,图案有点模糊,但却形容了饭厅内的pickled teak walls, 在屋内绕了一圈,发现有个房间的墙壁与众不同,并没有被严重损坏的痕迹,反而依然有那雍容华贵的感觉,木制的墙壁,配上木制的parquet floors, 如果再配上木制的桌椅,整个感觉很一致,也给人温馨,自在与踏实的感觉。

Pickled Teak Panelling Walls

走到了楼上,原本是苏丹与苏丹纳王妃的寝室的所在地,但是已经沦落成几道长满青苔的墙。

二楼

屋子的结构看起来真的不是很稳,屋顶已经坍塌,二楼的许多房间已经是露天式。不过,也就因为365天阳光普照,许多植物都在这里落地生根,一片绿意和到处所看到的损坏对比成趣。

豪宅建在一个小山丘上,望出去是一整片森林,不知道以前它是否和现在的Istana一样,拥有整齐的花园?

旧建筑物都设有让空气更佳流动的小洞,而这豪宅的洞(一时忘记专业用语是什么)的设计就还蛮特别的。你认得出那是什么水果吗?难道马来皇族也相信ong lai?


Istana Woodneuk 的所在地真的非常不容易去到,千辛万苦翻山越岭终于到达,除了拍下很多照片之外,还拍摄了一个短片,介绍屋子的几个角落。 短片中的英语旁述取自于海峡时报的文章.


槟城有栋蓝屋 (Blue Mansion), 曾经有过风光史,是有名商人張弼士(Cheong Fatt Tze) 的家。这家可大有来头,算过风水,为了让风水阵万无一失,張弼士还特地买下屋子前面那块地来改道路的方向,好不让财富流失出去。千算万算,没想到因为不想让后代把自己辛苦累积的家财败光,所以去世后的遗嘱规定后人每个月只能拿一小数目的钱,而这钱不足以支付保管豪宅的费用,所以后人逼不得已把豪宅分割租让给各种各样的人。房客吗,毕竟不是家的主人,在名贵的木制地板上毫无顾虑地煮饭烧菜,烟熏脏了天花板也没人理会。

后来屋子随着后人的移民而没落了,变得有点像鬼屋,一直到有一群热心与文化历史的人欣赏它的价值,决定重金修复,最后,蓝屋还得了UNESCO的Heritage Award,如今已是一间精品酒店,也开放给旅客参观,让更多人认识屋子的历史。

两间豪宅,两种命运。

如何到达Istana Woodneuk:
-靠近植物园的大门已经被反锁,无法进入
-可以从Holland Road 的巴士站下车,沿着大马路走,会看到有个小路/小开口。走进后得穿越森林,只要只往上走,大方向就是对的。那里没有路,有斜坡,没有扶手,靠的是手和脚攀爬而上,如果真的要去,一定要有心里准备。
-蜘蛛网很多,带刺的草也很多,记得穿长裤与运动鞋
-没有在豪宅遇到什么超自然事件,但是还是不要单独去比较安全

参考:
The Straits Times, 12 September 1935, Pg 17: The Home Beautiful Built for Sultan of Johore, by Mrs K.Savage Bailey.

http://remembersingapore.wordpress.com/istana-woodneuk/

http://api.sg/mai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04:the-story-of-tyersall-house&catid=65:haunted-places-in-singapore-revealed&Itemid=105

8 Comments

Filed under 老地方, 心情随笔

8 responses to “Istana Woodneuk

  1. 若琳果然有冒险精神!当年车水马龙被人遗忘的蓝瓦豪华别墅在镜头下,掩埋在杂草丛生自然幽居化为残桓断瓦、满目沧夷!探过布朗山的革命先驱坟茔,又摄制皇室故居短片,赞!

  2. 对了,你说的通风口,有点像菠萝的植物主题图案,伊斯兰建筑里也有由希腊式毛莨叶演变的装饰,也有棕叶饰、菠萝饰及甲壳饰等植物主题图案。我个人觉得镂空的窗饰更具中国风味。

  3. rl

    嘻嘻,独家为博客做的专访!

    其实我本来只是想拍几张照片而已,因为之前在摄影网页上看到这个地方的几长照片,觉得很有味道,之前也在生活馆的培训听说过这个地方,如果一个地方每不时不时出现在你面前,应该就算是有缘,所以特地下去一趟..
    我觉得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对比那海峡时报的报章报道和眼前所看到的屋子,要不是那70年前的文字,形容那100年前的屋子,我对屋子的印象不会那么多层次,最多只停留在“这里很阴森”的刻板印象。所以啊,文字与建筑原来可以隔空传话!

    报章上有提到很多屋子的装修是有华人木匠所做的,就好比那华丽梯级的扶手,所以这有可能是为什么那“通风洞”有中国风味。(通风洞的专业术语是什么啊,真的一时想不起,有没有人可以帮忙解答?)

    原来黄梨也出现在伊斯兰建筑?是只有东南亚一带吗,毕竟黄梨是热带水果?

    其实整个家很走混合风格,有西式家具,波斯地毯,马来式的梯级扶手雕刻还有阳台所看到的iron carvings,还有中式风味的“通风洞”,这也是它的特色,也可能是当时新加坡的特色吧 – a melting pot of cultures…

  4. KL

    铁达尼号探险是通过ROV (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简称萝卜(Robot)。请问若琳探访古屋,使用的是UAV(unmanned aerial vehicle), 俗称遥控飞机吗?

    记得史立道先生的格言:‘历史没有如果’,不过还是很期待,如果古屋会说话。…

    还有,Sultanah Khadijah 这位来自远方(土耳其)的公主,知道她的坟墓的下落吗?想探坟去。

  5. rl

    哈哈没有UAV,只有Bus 11。。。

    http://streets.nst.com.my/Current_News/JohorBuzz/Monday/MyJohor/20090112081622/Article/ 〈— 谜底揭晓

    上面这个网站提到1930年,Istana Woodneuk已换了主人,由Sultan Ibrahim 和 Sultanah Helen接管,原来那1935年的报道是在形容新任主人下的屋子…

    Sultanah Khadijah 在Istana Woodneuk中去世,最后栖身之处就是在Telok Blangah (http://ivyidaong4.blogspot.com/2010/07/johor-state-mosque-royal-mausolem-there.html)

    (wow 又有学到新东西的感觉)

  6. KL

    噢,原来Khadijah就在Telok Blangah的教堂里。新加坡虽然小,但处处都是宝,越挖越多。常常路过此回教堂却走了宝。谢谢引路。

  7. 可想而知富丽堂皇的Istana Woodneuk(木诺克府)建筑类似枫丹白露的建筑;内外部装饰一样有折衷主义的多种风格的糅合,宽敞的厅堂与木雕壁饰,屋顶的雕花与露明扶梯结合引起众人目光上望,多个不同规格的房间,二楼还有楼台远眺,居高临下的远景,这种田园式的建筑与周围环境连成一体,这或许借鉴18世纪末至19世纪流行于法国或意大利的风景如画主义。

  8. 黎上增

    关于这片土地的来源有两个说法,一是Maharaja花钱买的,二是英国政府用来交换Telok Blangah天猛公的祖地,作为发展海港之用。有谁知道真相?

    PS. 若琳,鼓掌鼓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