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的日本挚友宫崎滔天

兰诗整理

欣逢新加坡“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重新开馆之际,作为义务导览员之一,想借此机会回顾历史,缅怀孙中山先生领导革命期间的异国挚友,一位为中国革命毕生奔波、功勋赫赫的日本志士——宫崎滔天先生。

宫崎滔天其人

宫崎滔天原名寅藏,别号白浪庵滔天,1871年出生于自由民权运动活跃地区的一个“自由民权之家”——日本九州熊本县荒尾村的一个下级武士家庭。父亲宫崎长兵卫天性豪放磊落,喜文尚武,育有八子,宫崎滔天排行最小。对其童年产生巨大影响的是长兄宫崎八郎。八郎很早就参加了“自由民权运动”,是熊本县最早的激进民主主义组织——民权党的主要负责人,1877年反政府暴动时身亡。其竖立的勇猛斗士形象给宫崎滔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生长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家庭,宫崎从小就受到自由民主思想的熏陶。在求学期间,又进入接受西方资产阶级文化而用新思想来教育学生的学校。这样,在学生时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思想即已在宫崎的心中深深扎根。

在世界观形成的过程中,对宫崎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另两个哥哥民藏和弥藏,民藏(排行老六)提出了“土地复权主义”,这在当时是一种乌托邦思想。因而,滔天在行动上更加倾向于弥藏(排行老七)所提出的“支那革命主义”。

自从世界历史进入了近代,欧美资本主义列强侵略势力扩张到了亚洲,陆续把亚洲大部分国家变成了他们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1854年美国军舰也开到了日本,结束了日本两百多年的“锁国时代”。宫崎兄弟看到日本民族有着进一步遭受欧美列强侵略的危险,他们自觉地将日本民族的命运与亚洲其他被侵略、被奴役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考虑,把抵制西方列强的侵略,作为自己和亚洲其他民族的共同任务来完成。而改变亚洲命运的转折点,实系于中国的兴亡盛衰。在这种“支那革命主义”思想的引导下,宫崎滔天决意亲自进入中国,遍访英雄,游说他们共图大事。

初识孙中山

1895 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陈少白等逃往日本,短发改装,旋即组织兴中会分会于横滨,随后再赴美国,1896年秋转往英国,在伦敦遭清廷特务缉捕幽禁于中国使馆,成为国际事件。此事件被称为“伦敦蒙难记”(Kidnapped in London)。后来,孙应邀出书描述此次遭遇,撰写了《伦敦蒙难记》。孙也因此事名声大振。1897年7月孙自伦敦经加拿大抵达日本横滨,同年的8月首次与宫崎会面。孙中山的一举一动深深地吸引着宫崎,虽然最初和他想象中的英雄人物很不一致,但是孙中山一旦打开思想的闸门,一言重于一言,一语热于一语,滔滔不绝所显示的一泻千里的气慨,眼神所流露的胆略、品德和抱负,无不使宫崎感到惊叹信服。然而最能让他神往的是孙的政治主张和理念——共和主义。

就这样,武士宮崎寅藏成了孙文在日本的挚友。宫崎就像一根重要的线,把孙中山和日本政府、日本民间人士,甚至日本的帮会组织联系到了一起,尽管各种力量都怀着各自的心思。通过宮崎的引荐,孙中山结识了政治家犬养毅、大隈重信、平冈浩太郎以及平山周等许多日本名流。经过犬养和宫崎的着力安排,孙中山以平山周的语言教师为名义,化名为中山樵在东京住了下来。自此孙中山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而此前孙中山一直都是以孙文或孙逸仙之名行走天下的。

不过,孙中山当初在日本的活动虽然很积极,四处奔走,拜访朝野人士,但收效始终很不理想。确实,那时候的日本华侨同情或支援革命事业者寥寥无几,因此孙中山不仅在宣传革命方面,而且在生活上也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

1898年,宫崎出任《九洲日报》记者,着手翻译《伦敦蒙难记》。这部描述孙遇难经过充满传奇色彩的著作,曾感动了不少西方读者,但在日本,当时知道这本书,了解孙中山的人还很少。宫崎把这本书译为日文,以滔天坊的笔名在《九洲日报》连载,引起了日本各界人士的注目,成了宣传中国革命和扩大孙中山影响的有力武器。孙中山在日本人和日本华侨心中, 从“海贼”一变为“革命之初祖, 实行革命之北辰”。不过,同年夏天光绪皇帝实行变法,清廷内部斗争白热化。宫崎因此受犬养派遣前往中国了解形势变化,翻译工作不得不告中断。

投身中国革命——打辫子穿满服的山东老爷

宫崎先到香港,后至广州,广交“三合会”成员,“相交日笃”。某天在参加革命党秘密集会时,有人提出请他帮助探查省城军营的情况。他觉得和这些秘密会党成员打交道,很有神奇色彩,也十分兴奋,很愿意前往侦察。为了隐蔽身份,弥补不懂广东话的漏洞,索性装扮成山东人,剃去了前额的头发,剃掉长须,还编了一条不长不短的辫子,着长袍马褂,一幅不伦不类的怪模样。其对中国的革命“狂热”之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在一心投身于中国民主革命的开初,他也意识到中国社会出现了两股革新力量,一是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主的君主立宪派,主张自上而下温和的政治改革,一是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领导着自下而上的激烈政治革命。因此,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他也积极援助康梁一派人士。康有为逃出北京后,正是靠宫崎的鼎立帮相助才得以前往东京避难的。宫崎很希望利用这个机会促使孙康两派结合,在中国掀起一番风云。

与此同时,宫崎还努力促成各革命党的大联合。1899年,陈少白代表兴中会邀约哥老会、三合会各首领在香港集会。会议的重大结果是两者同意与兴中会联合,建立名为“兴汉会”的反清联盟,并推选孙中山为领袖。虽然被拥载为兴汉会总会会长,但是孙中山并没有出席会议,而身为日本人的宫崎却参加了歃血结盟的仪式,因为他也是这次会议的积极推动和组织者。会议制定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的纲领,雕制了象征反叛清朝政府的“兴汉会会长印章”。肩负重任将该印信专呈东渡日本奉交给孙中山的有两人,其中之一正是宫崎。此举象征着中国革命领袖的确立。

从以上不难看出,宫崎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选择了投身于中国的革命运动。事实也正是,宫崎为中国革命竭尽努力,毕生奔波,在对中国革命领袖的支援方面,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

新加坡蒙难

1900年的6月初,宫崎、清藤等日本志士,全权代表孙中山应刘学询的邀请到广州会谈联合之事,宫崎表示如果李鸿章确有诚意邀约孙中山参加两广独立运动,首先必须保护孙生命安全,其次是借款六万元,以便孙偿还历年亡命生活的债务。但李鸿章只拿出了三万元现金。6月29日宫崎按照孙中山的指示抵达新加坡,以便与孙中山及其同志会齐,召开会议决定以后的方针,同时筹集军费。

此时康有为正在新加坡。康是2月初抵达的,起初由邱菽园款待住在驳船码头的恒春商店。因其莅临成为新闻,各方面十分关注。为避免麻烦,康有为等制造假象,宣布在2月23日离开前往欧洲,实际却在锡克教徒警察的保护下,转移到汤申路已故邱正忠(邱菽园之父)的宅第,隐匿起来。
宫崎来前曾建议联合康有为共同协力举事,得到孙的赞成,其他革命党人也都主张有大团结的必要,纷纷赞同。宫崎抵达后便积极联系康派人士,但此时已流言四起,说是清廷已经派了刺客跟踪,也有传闻刺客从日本出发来刺杀康有为。宫崎成为康派一部分人怀疑的对象。因此,当他往访邱菽园要求与康会谈时遭到婉拒。

7月6日宫崎和清藤涉嫌行刺康有为被新加坡官宪逮捕,用马车带到监狱关押。因为随身带着大量现金和武士刀,前后两次被带上法庭,总督瑞天咸也亲自出面审讯。孙中山得知后9日从西贡赶来营救,通过林文庆医生联络,很快便找到了总督瑞天咸。经多方奔走,宫崎等虽然获释,但结果也和孙中山一样,遭到驱逐出境,禁止入境5年。这样,革命党把新加坡作为筹划资金、开展革命活动基地的计划完全流产。7月12日一行人被送上开往香港的“佐渡丸”(Sado Maru)轮船离开新加坡。

《三十三年之梦》及其影响

1902年1月起宫崎以白浪庵滔天的笔名在《二六新报》上连载《三十三年之梦》,同年8月单行本出版,次年被翻译为《三十三年落花梦》在中国出版。此书迅速在进步人士之间流传,“一时风行天下, 人人争着, 竟成鼓吹革命之有力著述”,成为中国人了解孙中山及其革命事业的重要窗口,为中国革命事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渊的作用。

湖南起义失败潜逃日本的黄兴,也是偶然阅读此书才联系上了宫崎。当时的宫崎,正为生计所迫投身浪花节(一种民间说唱艺技)卖歌为生,艺名牛右卫门。20世纪初, 大批中国留学生因各种原因东渡日本, 宫崎奔走于他们中间, 宣传介绍孙中山, 黄兴正是通过“牛右卫门”结识当时革命领袖孙中山的。同时,宫崎也把宋教仁、陈天华等留日学生聚集到孙中山周围, 促进了中国“同盟会”的诞生。

孙中山在 10多年策划起义的生涯和亡命海外的日子中,每当事业低沉、境况恶劣的时候,往往总能得到宫崎滔天有力的物质资助和精神支持。孙中山和宫崎深厚的战斗情谊,在辛亥革命后仍然一如既往,宫崎对孙中山的忠诚也始终不渝。袁世凯曾经试图收买宫崎,得到的回应是“渴亦不饮盗泉之水”那种英雄正气。孙中山为宫崎所提“推心置腹”的条幅,显示出完全将宫崎引为知心。

1922年12月6日,宫崎滔天先生不幸与世长辞,孙中山和他的战友给与宫崎先生十分崇高的评价。所谓“高谊贯于日月, 精诚动于鬼神”,他不仅是孙中先生的知心,也是中国革命的无私支持者,永远令人敬仰。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