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弟兄 – 新柔华人一线牵 (第六章)

李国樑

传说中最美的距离是两岸。我们在新马的生活与文化背景有许多相近之处,长堤见证了两地的社会发展,也成为联系两地的桥梁。每天清晨,一群新山人起早摸黑,越过长堤来新加坡工作;下班后越过长堤,回到万家灯火的对岸。

新柔长堤

1923年长堤落成之前,往来新马以渡轮代步,时光往前推至1844年,Temenggong Daing Ibrahim发出一张“港契”后,陈开顺率领潮州侨乡从新加坡到柔佛拓荒,种植甘蜜与胡椒,成为陈厝港的港主,塑造了新柔华人一线牵的历史命脉。

1923年前,川行新马间由渡轮代步

为了配合当时柔佛经济和社会发展,陈开顺采取各种措施化除柔佛义兴公司私会党的形象,致力为该公司转型,成为有正当宗旨和目标的社会组织:

1. 商业化,从事正当行业。陈厝港开发以后,义兴公司按照市场需要从事商业活动,主要经营甘蜜胡椒的种植与买卖,而不单只是捞偏门,如鸦片烟馆、赌馆、妓院等。

2. 纪律化,去掉私会党不受纪律约束的原始属性。柔佛义兴公司成员按照生产程序,致力把荒地开辟成甘蜜园和胡椒园,并把甘蜜和胡椒成品销往各地,按规定期限向柔佛王室缴纳税收,同时参与维护当地社会安定的活动,使柔佛义兴公司成为一个有利于社会安定的华人组织。

3. 公民化,遵守当地各项法律,努力为当地社会作出各种贡献,履行公民应尽的义务,成为当时柔佛苏丹安邦定国的良民,社会地位显著提高。

有鉴于此,Temenggong Daing Ibrahim之子Abu Bakar继位后,于1873年颁布《柔佛统制港主法令》,第十三条明文规定“港主应遵守先王所颁布之命令,不得于‘义兴’之外另立会党”,间接承认“独尊义兴”,一党独大的合法地位。

1855年,陈开顺得到Temenggong Daing Ibrahim的许可,率领人马开辟Tanjung Puteri,以取代25英里外的哥打丁宜(Kota Tinggi)的旧柔佛(Johor Lama)。陈开顺建立柔佛州第一所警署,并担任警署署长,有效地保障该地的社会秩序。过后,他迎接王室和行政人员,搬迁至这个充满活力的新城市,命名为新山(Johor Baru),成为柔佛的首府。

Johor Lama,今日的宁静小镇

关于新山这个中文名,有各种说法,比如新山当年的华裔先贤习惯把对面的兀兰(Woodlands)称为“老山头”,而把“Johor Bahru”称为“新山”。另一说法是当年潮州人多,Johor Baru成为小汕头,既然汕头在潮州,那么Johor Baru这个小汕头就称为新汕头吧!新汕新山,新山便由此得名了。

还有一个可能,柔佛从Johor Lama迁都到Johor Baru,等于从旧山迁到新山,取名“新山”显得顺理成章。

新山的古与今,据说新加坡的店小二餐馆在此新山烧鸭店取经

话说回来,1890年新加坡社团法令生效后,英殖民政府封闭海峡三州府义兴公司的活动,以打击私会党。 相较于新马其它地方,帮派械斗及土地争夺之事,在柔佛开拓发展史上是比较少见的。其中很大原因,在于义兴公司是受到柔佛王朝认可推崇的华人组织,同时也是早期柔佛华人社会凝聚力的核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回首往日,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