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弟兄- 太平不太平 (第四章)

李国樑

从新加坡驱车沿着南北大道去槟城,经过马六甲和霹雳太平,拜“太平”所赐,一路太平,难以想象百余年前新甲槟三州府和太平都是两大私会党海山和义兴兵戎相见之地。

太平旧称拉律(Larut),以产锡闻名,吉利包矿区(Kelian Pauh,今太平监狱所在地)属于海山的地盘,首领是郑景贵;甘文丁矿区(Kamunting)则归义兴所发掘,首领为苏亚昌,后来传给陈亚炎。两派的华人矿工为了讨生活各为其主,拉律成为血腥争斗的“杀人场”。

海山,甲必丹郑景贵

义兴,甲必丹陈亚炎

19世纪初,拉律是个名不见经传之地,住在拉律的华人据说只有3名,后来税务官Long Jaffar在拉律开采锡矿,在1844年初输出锡苗,跟槟城华商的关系日渐密切,后来Long Jaffar在槟城雇请华人到拉律来开采锡矿,将锡苗全都出售给槟城华商。19世纪中叶,华人开始日益增多,在拉律的Asam Kumbang、Kelian Pauh 和 Kamunting 一带定居。到了1874年,华人人口约三万人。

霹雳太平(拉律Larut),甘文丁Kamunting

海山和义兴两大党派在新马处处打对台,在霹雳为了争夺锡矿的诱人利润,在1861年至1872年间爆发了三次“拉律暴动” (Larut Wars,1861-1862-1872),赔上许多条华工的性命,两党间的腥风血雨一直到1874年才划下句点。

第三次拉律暴动是历史转捩点,启开英政府势力介入半島的序幕,1884年马来联邦成立(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彭亨),1909年马来属邦成立(柔佛,吉兰丹,吉打,丁加奴,玻璃市)。二十世紀初,整个马来半岛落入英国手中。

义兴在甘文丁的矿场的产量并不丰富,加上拉律战争发生时,苏丹阿都拉(拉惹阿都拉Raja Muda Abdullah)答允把拉律的矿场交给义兴经营的承诺屡屡未曾实现,引起义兴的不满,新党魁甲必丹陈亚炎无法按捺党员的情绪,终于在1872年10月爆发了第三次拉律暴动事件。海峡殖民地总督 Andrew Clarke为了平息动乱,有意会见两大巨头,他先委派后来成为第一任华民护卫司的毕麒麟(Protector of Chinese,William A. Pickering)到槟城为和谈铺路。1874年1月16日,各有关人士在邦格岛(Pangkor Island)举行历史性的邦咯会议,跟拉律的两个华人党派首领会商解决拉律的争端。

义兴由陈亚炎率领,海山由郑景贵带领。邦咯协约(Treaty of Pangkor)终于在1874年1月20日由26名出席会议的华人领袖签署。在邦咯协约中,拉惹阿都拉被推举为霹雳州第26任苏丹。两党领袖所签署的“和平”条款包括:

(一)停止械斗,解除武器,拆除防御工事。
(二)自由回返拉律,重操旧业。
(三)不可破坏拉律的和平,任何一方若不依照条文行事,将被罚款5万元。

为了重新整顿拉律市镇,英国政府接受以中文名“太平”(Taiping)为拉律重新命名,希望从此以后,这个地方永远太平(Everlasting Peace),将拉律送入历史。

太平,c.1881

太平山Bukit Larut,c.2010

甘文丁海山餐厅,c.2010

华人社团组织是伴随华人南移的产物,它很早就已经存在,但因早期私会党的势力庞大,成为华人社会的“保护者”。以新加坡而言,到了1880年私会党招募了将近一半的华人成为党员。英殖民政府在1890年对付私会党组织后,公开注册的社团才逐步取代私会党的地位。

早期的新加坡社团:
宁阳会馆(1822),
应和会馆(1823),
天福宫(1839),
冈州会馆(1843),
永春会馆(1867),
茶阳会馆(1857),
琼州会馆(1857),
长泰会馆(1849),
福建会馆(1860),
丰顺会馆(1873),
惠州会馆(1870),
东安会馆(1876),
金门会馆(1876),
肇庆会馆(1878),
番禹会馆(1879),
三合会馆(1883),
南顺会馆(1889)。

郑景贵的四子郑大平在霹雳所发行的10cents钞票,可见他的权势

当年郑景贵在霹雳太平的住家,几经易手后如今是古董店,c.2010

在那个年代,身为私会党的老大,必须照顾手下众人的生活,通过打斗来解决利益争执是中国内地的文化,也是在异乡求存最直接了当的解决方式。私会党是个时代的产物,当年的私会党到底是正是邪,或亦正亦邪?

像郑景贵这位甲必丹,他是海山的最高首领,除了矿场之外,也经营赌馆、烟馆、酒馆、当铺等。他一方面提供谋生机会给员工,另一方面却通过鸦片和赌博来麻木他们,赚取他们的血汗钱。郑景贵赚钱后也像当年的慈善家,热心公益,捐钱办教育。1884年清廷支持越南向法国开战,郑景贵捐款十万银元作为军饷,他也多次捐款救济粤闽水灾等。满清政府接受李鸿章的提议,酬答郑景贵的捐献,封赠他为资政大夫(二品官),还追封三代。煮酒论英雄,人的价值取向始终脱离不了时代背景、角度与定位,没有绝对的对或错。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2 responses to “洪门弟兄- 太平不太平 (第四章)

  1. Pingback: 白偉權:反清復明?揭開東南亞天地會組織的神秘面紗 – 萊佛士花讀書筆記

  2. Pingback: 白偉權:反清復明?揭開東南亞天地會組織的神秘面紗 – 萊佛士花讀書筆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