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弟兄 -从海山街(Upper Cross Street)到毕麒麟街(Pickering Street) (第三章)

李国樑

新加坡的海山街原名Upper Cross Street,地图上找不到海山街这民间俗名。海山街之所以称为海山街,脱离不了十九世纪以鸦片、赌馆以及收取保护费为生,由客家帮(广东增城)组成的海山公司,它与潮州帮的义兴公司属于两大私会党巨头,对立超过半个世纪。海山街除了因私会党而得名之外,二战时日军对华人的检证也在海山街与桥南路口进行,是肃清大屠杀的前奏曲。

新加坡海山街Upper Cross Street和单边街Pickering Street. 19世纪的华民护卫司Chinese Protectorate 设在North Canal Road

我一家子因似曾相识而结下不解之缘,有空时便去逍遥数天的马六甲有个世界遗产保留区,古老的墙壁彷佛书写着一册册早年华人的过番故事,15世纪峇峇娘惹土生华人的事迹由此展开,比新加坡华人的过番史早了四个世纪。世遗区较为人知的是鸡场街(Jalan Hang Jebat/Jonker Street),鸡场街中部有一条50米长的横街,俗名也叫海山街 (Jalan Hang Lekir)。

马六甲海山街地理位置

马六甲海山街景色,2010

马六甲海山街可通往繁忙的鸡场街Jonker Street,2009

海山公司曾在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设立基地,马六甲海山街若与海山公司有历史渊源亦不足为奇。的确,1805年,李振发等人在马六甲创立的“海山公司”(马六甲惠州会馆前身)旧址就在海山街。

在槟城,座落于义兴街(Church Street, Lebuh Gereja)的峇峇娘惹博物馆原是海山公司大阿哥甲必丹郑景贵的住宅,建在义兴公司大本营那片土地上。当年槟城义兴公司解散后,郑景贵把地皮买下,1894年改建成豪宅,同时充作海山公司的总部,称为《海记栈》。

峇峇娘惹博物馆

槟城海山公司总部,现为峇峇娘惹博物馆

1786年槟榔屿(槟城)开埠,比新加坡早了33年,私会党的活动也自然比新加坡来得早。1799年,私会党已在槟城公开活动,海山公司以槟城为大本营,总部设在美芝路Beach Road (Ujong Passir),以商业与采矿业为生。1825年,海山领袖刘亚昌供述,海山会拥有300只小船,还结集15000暹罗人,1000华人及8000马来人秘密谋叛,在乔治亚(George Town)公开纵火,制造暴乱。初期,维持公司运转的基金必须向外界鸠收,对象包括商店、娼寮、烟馆、赌馆、小贩、酒馆等。

追溯从前,当时的新马华人社会几乎完全由私会党控制,私会党是“政府中的政府”,从唐山(中国)南来的“新客” 举目无亲,都会被这些私会党派人邀请入会。早期的华人结帮立会,表面上讲兄弟义气,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但实际上却是领袖在培植势力,以向英殖民政府争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在政治方面,他们没有浓厚的倾向,虽然标榜着“反清复明”,但在利益的大前提下,现实主义已经取代理想的追求,私会党已经沦为争夺地盘,制造社会动乱的组织。

入私会党宣誓仪式,c.1900

私会党在新加坡、槟城、马六甲以至砂劳越各地制造暴乱,例如新加坡1851年的大暴乱,起因不过因为私会党不满一些华人改奉天主教,结果造成500人丧生。 槟城于1867年也发生三合(义兴)与督公(大伯公)之间的殴斗, 十日大械斗,使全市陷于瘫痪。

从三个海峡殖民地的海山地名看来,海山这个私会党组织确实曾经实力雄厚,叱咤风云。海山派甲必丹郑景贵与义兴派甲必丹陈亚炎争夺霹雳太平的矿场,引起拉律暴动(Larut Wars),最终在毕麒麟(William Alexander Pickering, 1840–1907)协助调解下,摆平双方的恩怨。后来陈亚炎还和郑景贵的四子郑大平上契,结为亲家。

海山派甲必丹郑景贵,清朝册封为“资政大夫”,正二品的封号

霹雳太平,有谁会想到百余年前是海山义兴血拼之地?

毕麒麟是个“通华” 的苏格兰人,他通晓华文,还能讲各族方言,广东话、福建话、潮州话、客家话都行。1872年,他来到新加坡当通译员,1877年当第一任华民护卫司长(Protector of Chinese),同时受委任为社团注册官(Registrar of Societies),控制私会党的活动。

毕麒麟 William A Pickering

1877年的海峡殖民地共有十个私会党组织,会员15917人。毕麒麟双管齐下,一方面制定控制贩卖“猪仔”的措施,监督新客与雇主间的契约,规劝新客不要加入私会党;另一方面他采用以黑制黑的方法,将私会党聚居的地方划分出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由一名私会党老大负责调解各帮派之争,单单在1879年就在和平谈判的方式下解决了超过2600宗私会党争端。

1882年危险社团法令生效后,殖民地政府宣布海山公司为非法组织,必须解散。毕麒麟向华人私会党挑战,打击各帮派的利益,引起一些私会党徒的不满。1887年7月18日,来自义福(Ghee Hok)的私会党员蔡亚惜假借提呈请愿书,在North Canal Road办公室内谋杀毕麒麟,斧头砍在毕麒麟的额头上。这一砍使到毕麒麟一直无法康复过来,隔年被逼退休。新加坡的毕麒麟街(单边街,Pickering Street)就是为了纪念毕麒麟的贡献而命名。

华民护卫司 Chinese Protectorate, North Canal Road.

蔡亚惜试图谋杀毕麒麟

1889年通过社团法令,1890年,海峡殖民地政府援引新的社团法令,封闭所有华人私会党组织,并将一部份私会党徒驱逐出境,所有的社团必须重新登记才能公开活动。当时政府也下令义兴公司限期将名册、用具、印信缴呈,解散组织。三合会在马来亚成为非法组织,从此不能再公开露面了。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思维空间

2 responses to “洪门弟兄 -从海山街(Upper Cross Street)到毕麒麟街(Pickering Street) (第三章)

  1. Pingback: 白偉權:反清復明?揭開東南亞天地會組織的神秘面紗 – 萊佛士花讀書筆記

  2. Pingback: 白偉權:反清復明?揭開東南亞天地會組織的神秘面紗 – 萊佛士花讀書筆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