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危波?

刘家明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 卜算子,北宋王观。

就不知道古代的骚人墨客从那里来的灵感,把水光与眼光和“波”挂钩。科学界则要在王观死后578年,才由荷兰的惠更斯在1678年提出光是波的理论。这理论压住了牛顿的“光的粒子论”整227年,才由爱因斯坦等人在1905年提证了光的“波与粒子的双重性”后而圆满收场。

其实,与我们日常能看到或感受到的水波、声波、(地)震波等的产生都不一样,热波和光波是一种“电磁能量波”,再加上它的转播不需要“介质”,所以在物理上的定义是“电磁辐射波”,简称微波。也因为“辐射”这两个字常与能致癌的“放射性”用在一起,所以微波才吓坏了不少现代人。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地球就笼罩在自然界的宇宙微波中。生物从这样的环境中演变成长,所以我们的基因早已适应了这环境,不该会有裂变。但自1901年马可尼发明了无线电报后,接下来科技的突飞猛进,从广播,电视,无线通讯,卫星通讯,雷达,家用微波炉以致到今天几乎人手一机的流动电话等的发明之广泛应用;全地球已被“人造微波”普天盖世地,无所不至地充实了。所以有识之士才开始发问:人造微波究竟是否“危波”?

“危波”这问题现在就像“咖啡对人体是否有害”这问题一样,还没能盖棺定论。根据目前的实验、观察数据分析,我们每天接触到的以上各种人造微波都属于低能量的微波(称非离解波),不足以破坏细胞组织,最多也只能产生局部灼伤,也没有滞留在人体的痕迹;若要造成大幅度灼伤的能量也非能轻易产生出来。反之,能够破坏机体细胞而造成细胞裂变的高能量微波(称离解波),都属于放射性辐射波而受到各国政府严厉管制,所以公众一般上也不会接触到。但是由于阳光里的紫外线却刚好是“非离解波”与“离解波”的分水岭,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要大家晒太阳时多注意的卫生消息。

为了要再进一步证实实验结果,联合国在去年再与欧美各国联手实行一个长达十年的实验与监视计划,要试从更大量的跨国参与者中,为人类长期暴露在微波下的健康风险讨个结论。

网站上早就有流转许多讯息教人如何避开“危波”。其实在现今这个被“罩”得无微不至,“波涛汹涌”的无线世界里,除非是住在一个特别设计的“法拉第铁龙”里,否则是根本避不开,躲不了微波的侵袭的。事实上,从目前所有试验数据来看,就算微波真的会危害人体,也远远不比因为嗜迷电视,电脑,过量使用手机等所引发的健康和生理问题来的严重。所以我看在联合国还没找到负面证据之前,大家大可继续安心用微波炉煮食,用电脑,用手机;不过老话一句:适而可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