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蜜的一段古

许愫芬整理

十九世纪甘密园与胡椒园种植

1819年莱佛士登陆前已有华人在新加坡岛上种植甘密。

潘醒农著《潮人南来发展史》摘录:“十九世纪早期中国南来潮人以”猪仔客” “出口”方式到来,由洋行招买,客栈则为招收猪仔客为大本营,招工者与猪仔客合约订立,预付工资若干,集中于客栈,给予他们青色船单(票),俗称“青单客”。一抵洋地后,驱入场所工作,进退动作。悉听包工之指挥,绝无自由之余地。”

“猪仔客”招工为种植业提供劳动力。一般甘密种植只给予三、四十元的身价。赴柔佛开芭者七八十元,种烟叶者身价较高大约一百二十至三十元。所谓“猪仔客”,类同债奴,任人宰割;极难脱身。

潮人最早到达廖内群岛种植甘密,后来才在新发展。甘蜜(Gambier)原是廖内群岛上一种野生植物树。甘蜜树高约8尺,制作方法是採下树叶,在一个大铜鼎熬煮成膏,倒入模内,待冷却凝固,且成小块,经过二、三天晒干,便可使用。

甘蜜的用途很广,用来鞣皮、染色,也可做丝绸染料,也是嚼槟榔用的配料。中国古籍,魏源箸《海国图志》称它为槟榔膏。

新加坡马来苏丹天猛公住在直落布兰雅湾的石叻门(马来文SELAT为海峡)。早期向外移植的潮人称新加坡为“实力坡”,以有真正的“老实勤力的意思。1860年鸦片战争后,1861年从汕头开埠到1948年,经香港、汕头、厦门外移民的潮人达数百万人。

十九世纪上半叶,新加坡开发仅在新加坡河口商业区、行政区及住宅,大片土地为甘蜜园与胡椒园种植,种植者以潮人园主占百分之九十。1836年甘蜜与胡椒种植耕地二千多英亩,到了1841年达耕地五千多英亩。甘蜜与胡椒作为主要的出口经济作物,甘蜜烹煮后的废料可做胡椒的肥料,因此甘蜜与胡椒一起种植可节省许多员工劳力,为园主节省开支。新加坡在1848年时甘蜜种植的最旺盛期,1836年有250个园地,占地2350英亩,1848年,曾至800个占地26834万英亩,甘蜜种植占所有农作物的百分之七十五。

崔贵强教授著作《新加坡潮州人对经济发展的贡献》指出;

“许多潮人因种甘蜜胡椒致而致富。出生于潮洲澄海的佘有进就在利峇峇里路一带广置土地,种植甘蜜与胡椒,赚取厚利,顿成巨富,成为十九世纪了华人领袖。潮籍著名园主还有曾亚六与苏添富,他们也是开发义顺区的先驱人物。原来十九世纪中叶以前,这里还是原始密林区,阗无人烟的地带,介于1850年至1880年间,才有潮人曾亚六、陈二弟、苏大会与苏添富等人,广置土地,辟为种植园,发展为村落,奠定了义顺区日后的拓展与繁荣的基石。”

曾厝港就是在实里达河支流,曾亚六买下实里达河支流44英亩土地种植甘蜜。林义顺购得曾厝港的一部分地段后,改名为“汫水港”(淡水河)。以种植甘蜜的还有蔡厝港、林厝港、刘厝港等。“厝港”是河流汇集的地方所建立的村落。

此外与潮人有关的种植园还有“头口鼎”(水仙门二马路升旗山–福康宁山下),“双口鼎”(亚历山大路)、东陵区与实龙岗路一带。”

甘蜜的种植是游垦。一座甘蜜园的寿命只有二十年,土地肥料用尽后,便得另找新的耕地。新加坡的甘蜜园在19世纪40年代,可用的森林耕地几乎用尽。

1844年,柔佛苏丹引进华人开发柔佛的“港契”建立“港主制度”,陈开顺开发陈厝港、陈旭年以11条港的港主和商人身份种植与进行甘蜜买卖。在这期间中国南方华人以契约劳工方式到来,大量的劳动力带来的甘蜜垦殖发展直到19世纪末,后来取而代之的是树胶种植。然而这些以契约劳工方式被骗到来的“猪仔”占多数是在恶劣的居住环境中得了疟疾、皮肤溃烂或营养不良的脚气病,也有劳工被老虎吃掉;死亡人数占一半以上,他们以血泪谱写了柔佛的垦荒史。

19世纪中叶柔佛的甘蜜种植园有1千200个。19世纪末甘蜜园主增加到1万5千个。由于甘蜜园的发展迅速,种植园由南向北延伸。新加坡南洋大学学者许云樵教授做之研究,高度评价飘洋过海的华人在印支半岛岛、马来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等南洋群岛做出的贡献不可磨灭。柔佛的发展归功于港主开发,港主垦荒开发河流汇集的地方港拓殖以种植甘19世纪末、胡椒等经济作物。许云樵教授考究有港主名字的港有111条,(其中有一条称巫许港,也许是许姓人士被姓巫者收养)。他撰写《柔佛考》一文,考究柔佛旧名称的古时起源、何时、有何意思。他自创 “东南亚研究”对东南亚所做的研究付出了他毕生的心血。

柔佛在1835年时,人口不到2万5千人,由于甘蜜园的发展迅速,大量劳动力需求增加,至1884年,激增至10万人,到了1894年增至35万人,其中华人占22万人。人口密集,柔佛市区经济得以发展。1886年柔佛苏丹王依布拉欣去世,葬在直落布兰雅山脚,继承他的是他的儿子阿布巴卡。柔佛人口密集,柔佛市区经济得以发展。阿布巴卡在位时的进一步推动港主制度,颁布“柔佛宪法”组织一个部长议会和一个立法议会,促使西方议会民主,使 “柔佛宪法”成为其他州的实现议会民主的蓝本。阿布巴卡推行“州务大臣”制度等,在他的英明的统治下,柔佛发展一日千里,这使他成了“柔佛现代之父”。

注:其他参考书目:潘醒农《潮人南来发展史鉴》,1986年原载《马来亚潮侨通 鉴》与《潮侨溯源记》1993年由八方文化企业公司出版。舒庆祥《走过历史hi》,2000年出版与发行–彩虹出版有限公司。

4 Comments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4 responses to “甘蜜的一段古

  1. 愫芬:
      关于甘蜜种植的资料,整理得很详尽,让我获益良多。甘蜜真正的样子是怎样的呢?可有图片可看?是不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槟榔?
      另外资料中某些词句似乎有些许的错误,如:“阗无人烟的地带”中的“阗”可能是“阒”:形容没有声音。
      另外,请汇寄通信邮址给我,因为无法联络上。
    秀春

  2. 谢谢秀春指正,阗为阒之误。
    ‘阗’无人烟中的‘阗’(tian-一声)为“喧阗”,阒(qu-四声)无一人是阒寂。

    甘蜜园实在无法有图可参考,也许只能从吃槟榔的配料见一斑。甘蜜为槟榔膏。我们原本在义顺的历史园期望能有种植甘蜜,却发觉是错了。

    从网上搜寻:

    壯陽麻醉止痛,甘蜜廣受歡迎

    “砂拉越甘蜜(Gambir Sarawak)”過去數十載受西馬人青睞,這種本地提煉的傳統麻醉劑為祖傳用藥。

    本地甘蜜手功粗糙

    本地市場出售的甘蜜共有兩種,除了本地提煉的甘蜜,另一種經特別加工的甘蜜是 從印尼進口,兩者價格相差不大,惟本地甘蜜手功較為粗糙,廣受西馬游客喜愛。

    砂拉越甘蜜在本地手工藝品店均有出售,價格與甘蜜體積大小而異,價格廉宜,據說大部分西馬游客喜歡把砂拉越甘蜜充當壯陽藥,加強男性的性欲能力。

    傳聞比偉哥有效

    坊間傳聞,砂拉越甘蜜比偉哥更有效,實際上甘蜜的效用是麻醉作用,讓男性增強性欲,達到更長時間的交歡效果。

    甘蜜為傳統的家用麻醉劑,甘蜜樹的樹脂也具有止痛效用,主要生產地為峇南及加帛內陸地區,甘蜜樹型並不高大,人們通過砍伐收集樹脂後,把它烘干或晒干,即具有藥用價值,一般上內陸居民把甘蜜與水混合涂在腹部,或把小塊甘蜜放在牙痛處。

    內陸居民多懂提煉

    美里手工藝品中心的小販阿米受詢時表示,內陸地區許多居民懂得如何提煉“砂拉越甘蜜”,這種傳統藥物被當作止痛或麻醉用途,一般上,小孩子肚痛或成人牙痛都可以使用。

    “一些內陸年長居民,吃老葉時參入小片的甘蜜,吃起來感覺嘴巴有些麻痹。”

    阿米稱,本地出售的大部分都是土產甘蜜。

    (星洲日報 砂勞越.2008/07/15)

  3. chenruijuan

    甘蜜到底是植物学中的哪科植物?目前的新加坡是否还有着植物?

  4. ruo lin

    这两个网页有与甘蜜有关的解说:
    http://infopedia.nl.sg/articles/SIP_337_2005-01-03.html
    http://www.scrd.net/scrd_new/anglais/c_nat/extraits_veg/gambier.htm

    新加坡现在好像没剩下什么甘蜜植物了,不过Punggol好像还有一些,不过不清楚在哪里
    http://floraofsingapore.wordpress.com/2010/07/23/uncaria-gambi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