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没有教师节

刘家明

其实不止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甚至英国都没有官定教师节。奇妙的是,从1994年开始,每年十月五日被定为的“国际教师节”,是为了纪念1966年,由联合国教科文机构推动,在巴黎签订的肯定教师贡献和地位的提议。我记得七十年代中,反而是在三月八日的妇女节,有见过法国小学生送花给女老师。

这或许与法国人对教育与教师的看法有关。小学教师在法文里是“maître”,与“主人”同字;所以看起来有“管”多于“教”的成分。教师一般上称为“enseignant”,有“授业”和“训导”的意思。教育高等学府,职业专科的才称“professeur”(教授)。我没在法国上过中、小学,所以只接触过教法文和科技科目的“professeur”。那时我的工程教授,多不是学院全职教授,而是相关企业的在职工程师;工程教育不能与社会脱节,这是当时法国工程教育的特点。或许也因此在上课时间外难有机会与老师多交流,建立学术外的感情。

一向来,“体罚”是老师的特权。在我上小学的年代,木尺和藤条是许多老师的随身武器;尤其是训育主任,更是“鞭不离手”。那时我幸运,因功课不及格或上课不专心的鞭子我没挨过,但是由于调皮捣蛋挨鞭子的滋味倒尝过了。反正那时是抱着“愿捣服罚”的心态,也不会记恨在心,只希望别把“丑事”传到家里,回家不必双重受罚就谢天谢地了。

老师的“义务”就是职业压力了。我们不妨到处打听打听,应该没有多少种专业的“职业压力”能高过教师。在世界各地都一样,在我国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备课、授课、批改作业、辅导学生、教务会议、课外活动、行政工作,还要现学现用各种新科技,理论和技能,更要提升自己。最“兇”的还是要面对无理和得理不饶人的学生家长,呜呼,别忘了教师自己也还有一头家要顾呢!不知道大家还是否记得这戏言:“先生先死,先死先生!”吗?(一笑!)

说到老师,就不能不提那一群见不得“光”(所得税局长),在幕后默默献身的补习老师了。虽然他们很多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而且专业性“良莠”不齐;不过我所认识的一大群补习老师,确都算是有责任感的一群,他们敬业乐业,花在备课和上课的时间,心血和精神,确确没辜负学生家长的托付。

这几十年来我有幸遇到了一批又一批好的授课授业恩师,但要算起来,我遇到的老师还有好多好多。有一批教导我们称为“绅士与军官”的军校指导员, 有教我驳接电话线和下“缆坑”拉电缆的技工,带我入门各类运动和嗜好的指导员等等。其实我们一生都应不停地学习,科技日新月异,进展神速,得一师,学一技。日前孩子教我用“面簿”(Facebook),写“博客”;那他又何偿不算是我的老师呢?所以我看孔夫子的“不耻下问”的“下”字,应重新注释为“年纪比自己轻的人”,会更加符合我们这个科技社会。

谨以此短文,预祝我国全体教师,补习老师和各类教师、指导员,有个身心愉快的教师节!

[早报《言论》,2010年8月28日]

1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One response to “法国没有教师节

  1. 我记得一句潮州俗话歇后语:“东施羊送先生”。
    这个东施不是西施的同乡,东施效颦的东施,它指的是“粪坑”,跌入“东施”的羊拿去送给先生——不安好心也,此为大不敬。母亲虽是文盲,却也有几句俗话,就象兄独眼、弟缺嘴————大无好样,小无好相。意指上樑不正下樑歪,带个小鬼壳———无面见人。母亲亦我师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