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记趣

刘家明

余忆童稚时,因乃三代单传之男丁,且闻生辰八字五行属火忌水,故难有水嬉之趣矣。

中四会考后,等成绩公布时倍觉无聊,于是与大姐夫串通告诉老妈说如果不会游泳,国民服役时会很危险,因为“沙展”会把新兵全推下水,不管你会不会游泳,20分钟后才让上岸。因姐夫曾当过自愿军,穿过“皇家”制服,说话自然较有力,所以我才有机会与同学到游泳池学游泳,嬉水。这该是我第一次“利用” 国民服役来达到私人利益。

三四十年前,资讯不发达,而且大多数人都“怕政府”,不敢公开讨论“政府的事情”,所以对于什么是国民服役都一知半解,也就不求甚解;对于“当兵”这回事也就以讹转讹了。我们一班同学那时可是“大安主义”:既来之,则安之,也没太在意什么国民服役;总之该登记时就登记,要报到时就去报到,一等良民也!

高二年中要去“中央人力局”检查身体,那该是第一次经验,量身高、体重,测视力,血压,验尿液、血型等等,一站一站停停等等,好像还满新鲜的。最尴尬的是最后一站,得要当着医生的脸把底裤拉下(还记得应该是男医生吧?),医生手按“丹田”以下敏感部位,然后叫我侧头咳嗽两声;其实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也就是这一关,就粉碎了我们希望军中有“花木兰”和“祝英台”的美梦!

在军中第二次被“剥光猪”则是在军官训练的终极考试“红绒军帽”行动出发前。

在“红绒军帽”中,我们两人一组,会被“空降”到离敌营约50公里处。我们得用所有学过的知识与军技,限时到某地点集合,然后突击敌营。那时可没卫星导航系统,靠的是指南针和地图。路程也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系列的经纬度,要一站一站地“寻”下去。当时也还没有“大哥大”或流动电话,我们带的是军用无线电器材,只能与“总部”通话;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除了全部军需品和武器外,我们每人获准携带两个一角钱硬币,有紧急事件时可以打公共电话求救。当然集合后要呈上硬币检查,证明没靠“外来”协助以完成任务。

就曾有发生过学员私藏钱币,迷路时打电话向朋友或“师兄”求救,或乘搭德士,一路上还买吃买喝的。为了防止类似作弊事件的发生,所以我们在出发前,一律要在教官面前自己“剥光猪”, 一对一“坦诚相对”,还要转身弯腰,确定没在“夹缝”或什么隐秘的地方塞钱后,当场换上预先已被检查过的军服配备,立刻被“蒙眼”带上军车,等待出发。“蒙眼”坐车是要模拟空降到未知地点的过程。我还记得我是被蒙眼“空降”到淡滨尼的丛林,“敌营”则是裕廊的武林寿山。

我是12月26日圣诞节翌日入伍,算起来虽已是超过36年前的往事,但记忆犹新。军中的许多趣事,还是我们这班退役老兵每五年一聚的共同记忆和话题哩!国民服役的经历与军官训练,让我受益颇多,对我日后无论是处世、待人、生活、职业都影响极深。

[早报《言论版》,2010年 7月31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