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0

乱想曲

刘若琳

如果我是生长在3-40年代的人,不知道我会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可能我会是个活跃的抗日分子,如果我是个男生,也许我会奋不顾身的为国家而挺身而出,积极接受训练,可能会是参加义勇军,又或者做个帮忙搜集敌军资料的间谍,过着分分钟不知道那一分钟是最后一刻的人生,然后死在乱枪之下,成为那在战中牺牲的其中一个数字。

可能我会做个帮忙筹款赈灾的小市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义卖义演样样参与,为的就是帮忙祖国的同胞们。然后,名字不小心留在某某登记簿上,在敌军攻打下来时来不及毁灭,结果在肃清时被逮捕,枉死在某某沙滩或荒地。如果侥幸的话,可能身傍的人帮我当了一刀,好让我逃出鬼门关,并在某某村落里低调过生活,直到战争结束为止,才能够搬回市区,找回仅剩的亲人。

当然,我也有可能经不起皮肉之苦,结果沦为卖国贼,当个双面人,为日军办事,出卖邻居,结果最终不得好死。30年代的人,各各人生历练丰富,一场战争就看得清人性的面目,当然不一定是不好的那一面,也有可能有不同种族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好人好事例子,又或者有乱世出英雄的例子,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

如果我是生长在5-60年代的人,那我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5-60年代,国民意识高涨,我们为什么要让别人来统治我们?我们要我们的国家走向什么方向?大家都有各自的想法,大家都要其他人接受他们的想法。华校生们为他们的理想和抱负而奋斗,有必要就牺牲,英校生在他们的圈子里各自热烈讨论着他们的看法,最后站出来的领袖各自发挥自己的魅力和展现自己的魄力,领导人们走向他们所看见的将来。《雨季》的一首歌的歌词就这么唱到:“谁是风中的微尘 谁在飘荡谁在等 谁是风中开路人 谁是影子谁是灯?”,好贴切的形容这个年代的人们。

当然,人生也不只有那么严肃的课题。有可能我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有空就到遍布全岛的电影院看戏,又或者看看露天大戏,还有到世界去玩乐,周末就去理发院吹个头发,然后到大坡小坡一带“行街”,找个裁缝为自己定做衣服,然后到路边的大排挡吃吃夜宵,聊聊天。偶尔听听丽的呼声的电台节目,从小就通各种不同的方言,巴刹马来或印度都不是问题,做个真正的“多种族社会的一份子”。

生长在8-90年代的我,没有什么大时代的历史背景。比爸爸妈妈少一点童年,虽然还是有在学校玩跳飞机,但不像他们一样是在后巷玩用粉笔画出一格一格然后就地取材那样玩,而是在学校休息时间时在停车场上玩。不会爬树,没有领养过什么不小心闯入他们家的小猫小狗小鸡小鸭,有些人可能有真的养猫养狗,但是每个中小学生都曾经为了风靡一时的电子鸡儿疯狂,每时每刻都在看自己的电子鸡有没有饿了,闷了,或死了。也不像他们一样会自己做风筝,到随便一块草地上放,而是买已经做好的风筝到公园或滨海湾这类的指定地方放(现在最流行放风筝的地方已经是滨海湾水坝了)。没有赤脚或穿着拖鞋睡衣短裤满街跑,只有穿着运动鞋在操场上跑。

不过还好,我们还有幸在有沙的游乐场(不是大世界、新世界、快乐世界那种游乐场)玩,现在的小孩子大概已经不懂玩溜滑梯跌在沙中的感觉。也还好,我们都是看本地电视节目长大的,《早安老师》、《双天自尊》、《再见荧光兰》、《金牌师爷》等的电视节目陪伴我们成长。现在的年轻人看的应该都是中、港、台、日、韩等的国际节目,看电脑的时间也应该多过于看电视的时间。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一代不如一代?” 其实没有大时代背景说真的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代表国家繁荣,安稳,我也没有什么怨言。但是,渐渐国际化的我们,越来越失去草根性,在考试升学之余,还有什么是我们的集体回忆呢?在一切都比较虚拟化的社会,又有什么是可以让我们2-30年后回头看,还能够想起我们曾经年轻时所走过的岁月呢?上一代的人有国家级建筑物,我们这一代,很像只有不断翻新的学校和购物商场?不要告诉我,以后我们的回忆只会停留在电脑里,曾经玩过的facebook, msn, 或者是随时可以被删掉的电邮,又或者是那日新月异的新gadgets, 例如PSP, iphone, wii…那也太可悲了吧..

3 Comments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博物馆免费讲座:Chek Jawa – Our Natural Heritag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最新活动消息

军旅记趣

刘家明

余忆童稚时,因乃三代单传之男丁,且闻生辰八字五行属火忌水,故难有水嬉之趣矣。

中四会考后,等成绩公布时倍觉无聊,于是与大姐夫串通告诉老妈说如果不会游泳,国民服役时会很危险,因为“沙展”会把新兵全推下水,不管你会不会游泳,20分钟后才让上岸。因姐夫曾当过自愿军,穿过“皇家”制服,说话自然较有力,所以我才有机会与同学到游泳池学游泳,嬉水。这该是我第一次“利用” 国民服役来达到私人利益。

三四十年前,资讯不发达,而且大多数人都“怕政府”,不敢公开讨论“政府的事情”,所以对于什么是国民服役都一知半解,也就不求甚解;对于“当兵”这回事也就以讹转讹了。我们一班同学那时可是“大安主义”:既来之,则安之,也没太在意什么国民服役;总之该登记时就登记,要报到时就去报到,一等良民也!

高二年中要去“中央人力局”检查身体,那该是第一次经验,量身高、体重,测视力,血压,验尿液、血型等等,一站一站停停等等,好像还满新鲜的。最尴尬的是最后一站,得要当着医生的脸把底裤拉下(还记得应该是男医生吧?),医生手按“丹田”以下敏感部位,然后叫我侧头咳嗽两声;其实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也就是这一关,就粉碎了我们希望军中有“花木兰”和“祝英台”的美梦!

在军中第二次被“剥光猪”则是在军官训练的终极考试“红绒军帽”行动出发前。

在“红绒军帽”中,我们两人一组,会被“空降”到离敌营约50公里处。我们得用所有学过的知识与军技,限时到某地点集合,然后突击敌营。那时可没卫星导航系统,靠的是指南针和地图。路程也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系列的经纬度,要一站一站地“寻”下去。当时也还没有“大哥大”或流动电话,我们带的是军用无线电器材,只能与“总部”通话;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除了全部军需品和武器外,我们每人获准携带两个一角钱硬币,有紧急事件时可以打公共电话求救。当然集合后要呈上硬币检查,证明没靠“外来”协助以完成任务。

就曾有发生过学员私藏钱币,迷路时打电话向朋友或“师兄”求救,或乘搭德士,一路上还买吃买喝的。为了防止类似作弊事件的发生,所以我们在出发前,一律要在教官面前自己“剥光猪”, 一对一“坦诚相对”,还要转身弯腰,确定没在“夹缝”或什么隐秘的地方塞钱后,当场换上预先已被检查过的军服配备,立刻被“蒙眼”带上军车,等待出发。“蒙眼”坐车是要模拟空降到未知地点的过程。我还记得我是被蒙眼“空降”到淡滨尼的丛林,“敌营”则是裕廊的武林寿山。

我是12月26日圣诞节翌日入伍,算起来虽已是超过36年前的往事,但记忆犹新。军中的许多趣事,还是我们这班退役老兵每五年一聚的共同记忆和话题哩!国民服役的经历与军官训练,让我受益颇多,对我日后无论是处世、待人、生活、职业都影响极深。

[早报《言论版》,2010年 7月31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虎牌啤酒

李国樑

充满南洋风情的“棕榈树下马来虎”是本地人熟悉的啤酒商标。

诞生于1932年的虎牌啤酒(Tiger Beer)是亚太酿酒集团的旗舰品牌。今天,Tiger Beer 是新加坡最受欢迎的啤酒,还成为跨国企业,在亚太十一个国家进行酿造,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缅甸、中国、蒙古、新几内亚、斯里兰卡和纽西兰。Tiger Beer 也在60多个国家销售,足迹遍及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中东。

在博物馆的“新加坡1960”特展,1960年代的Tiger Beer盛盘和杯垫都是怀旧的展品,当时的老虎安分守己地守候在棕榈树下。有一位名叫Vivonne的访客观察入微,说现在的老虎已经长得比以前更高大更健壮,小岛容不下它,前脚已经迈出陆地了。

酒杯盛盘

1960年的商标


2005年的商标

不对照一下不知道,把不同时空的图片放在一起,果然一目了然。我们每天对着小虎没有什么感觉,总以为一个模样,回首50年才惊叹流年似水!在互联网上兜一圈,原来一个当年的虎牌啤酒杯竟然在ebay叫价US$49.99,早知如此,当年就应该开间货舱收旧货,真是悔不当初!

叫价US$49.99的酒杯

Tiger Beer的起源可以追溯到80年前。1930年,新加坡还是英国殖民地的皇冠,当时花莎尼(Fraser and Neave)与荷兰啤酒巨头喜力 (Heineken)情投意合,成立马来亚酿酒厂(Malayan Breweries Ltd),以酒会友。经过两年的筹备,1932年10月,Tiger Beer正式登场,在亚历山大路的啤酒厂旧址投入生产,1980年代乔迁到大士(Tuas)。1990年,马来亚酿酒厂易名亚太酿酒厂(Asia Pacific Breweries),名正言顺的向国际进军。

马来亚酿场时代的商标

2005年10月,虎牌啤酒以东西文化交融为主题,将熟悉的标志与瓶子设计重新打造,并以口头禅“it’s tiger time”继续打响品牌。也许设计师考虑到万一过于大刀阔斧,把“棕榈树下马来虎”改得面目全非的话,酒客会误以为此Tiger非彼Tiger,影响销售业绩,因此热带风情不变,不过赋以小虎长大,提起前足跨入世界的生命力。但是由于设计变化不大,如果不是明眼人,就不会注意到小虎长大的事实。

2005年后的商标

至于拥有Tiger Beer主要股份的Heineken的酿酒历史则更悠久了,早在1873年便开始酿造,目前在39个国家投入生产,销售量为全球五大。相比之下,虎牌啤酒还没晋升35名,还有许多上调的空间。

有趣的是新加坡以狮子起家,为什么新加坡家喻户晓的虎标万金油却“委派”老虎上阵;无独有偶,Tiger Beer也通过老虎来打响品牌呢?

6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Old Places – 老地方

老地方(Old Places) 是一部为了配合今年国庆庆典所制作的一个小品纪录片,由Roystan Tan (陈子谦), Eva Tang 和Victric Thng 联合制作,拍出了一些新加坡人对消失了的本地地方的回忆。拍到的画面,加上被访者的口述回忆,应该会勾起不少熟悉的画面和场景吧。

《老地方》的幕后制作人

在陈子谦的一段访问中 (http://www.civiclife.sg/blog/?p=1480),他说到一些构思和拍摄时的感触。“有个外国朋友问过我,可不可以把他带到我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我却跟他说,那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但他却还是想看看,所以我们到了美国国际学校去,可是那里已经完全变了样,我已记不起有些东西和细节了,有种我的一部分生命和记忆被掠夺的感觉。我是70年代长大的,看到很多东西从有到没有,渐渐消失。我不能在现实生活里操控它们的命运,但是我可以用影片把它们捕捉下来,化为永恒。”

在国庆日的前一天,不妨抽空观赏这部非常用心制作的节目,听听别人的故事,重温我们的集体回忆。

节目播出日期/时间:8月8日,晚上10点,okto频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节目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