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飘香 – 谈传统华文书店与文化空间 (1)

吴庆辉

书本是精神文化的载体,因此书店除了是经营文化产品的商业组织,同时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符号,同图书馆、博物馆、展览厅、纪念馆、宗教场所和表演剧院一起成为—座都会精神文化活动空间的重要组成。

在多元种族的新加坡社会里,华文书店一直是华文文化空间重要组成部份,本地华文书局的分佈变化也正是华文文化空间变化的一个缩影。了解华文书业的兴衰演变,除了可以帮助认识本地社群知识与精神文化追求的内容,以及来自中华文化圈文化产品在本地的流传与影响,这个文化空间凝聚人们情感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新加坡华文书店经历旧社会时代的旧式书肆、传播新文化新生活的新式书店以及在新时代转型应变等不同的发展时期,本文旨在探讨华文书店作为文化空间的变化及曾为本地社群起了作用。

“新式书局”开拓新文化的公共空间

没人能明确地提供十九世纪初新加坡开埠后本地旧式书肆的发展情况。旧式书铺主要为识文断字的人士在商业账目、楹联书画和私塾教育等方面提供文具与书写材料,除了贩卖文房四宝,也兼卖古版线装古典诗词小说和四书五经之类的书藉。它们另一大实用功能是为本地华人移民社会供应的”尺牍”、“通胜”和各种以闽粤琼等方言对音学习马来语的字典。早期书业的发展详情现已难考究。今天我们也只能以牛车水小型旧式书局 在上世纪四十到六十年代的记忆与印象作为旧式书局的想象依据。

牛车水旧式小型书局包括志成书局、永成书庄、东璧书肆、通志书局、合强书店、和记书店和文光书局等。

二十世纪初,来自上海的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分行先后在此开业,揭开了本地华文书业进入新式华文书局发展阶段的帷幕。随着接受新式教育人口增加、大众流行娱乐的普及和新文化新生活的传播,各类华文书藉需求增加,当时以华文书藉为主要业务的包括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世界书局,上海书局和南洋书局所谓的五大华文书局 , 1936年,世界书局属下专营零售业的大众书局开业,新加坡华文书业来到战前的一个发展高峰。

除了经营知识文化读物的书店,当时经营新式教育所需课本教材、中西文具、运动与音乐用品为主要业务的商店也以“书局”为商号命名 。在战前以上这两类书局主要集中在俗称大坡大马路(桥南路, South Bridge Road)和吉宁街(克罗士街, Cross Street)一带。它们那用华文文字书写“XX书局”的商号招牌到处可见。它们与附近一条拥有多间华文报馆 的罗敏申路(Robinson Road)连到一片,形成代表南洋商埠一个时代特色的人文景观。

日据时期,新加坡各行各业的发展步入停顿时期,经营中文书藉的华文书店更不能幸免。

战后民间百业和学校教育相继复兴。在政治上,马来亚和新加坡正处于—个反殖民统治和争取独立自治的动荡历史时期。当时的知识青年虽然物质生活的条件相对贫乏,但是在精神上,他们响往健康的生活与追求高尚人生的典范。这种生活理想的追求形成一股对文艺与知识文化的学习氛围。他们通过广泛和大量的阅读来满足求知欲,“逛书局”成为许多人的生活消遣。在小坡大马路的店屋,既今天桥北路的百胜楼一带,在当时是书店集中处,也正是供应养育一整代人精神文化粮食的所在地。今天每当提起往日那片精神乐园,人们对逛书店时光引发无限的怀念,那是一段精神感觉丰足与美好的回忆,也是老一代国人生长于斯的共同生活记忆。

五六十年代是个娱乐活动选择相对有限的年代,当时中国出版书藉刊物被禁止入境,社会各阶层人士加上南洋大学、多所华文中学和夜校的青年,对各类读物的需要导致本地华文书业与出版事业发展的一个高峰,而华文书局遍地花开 ,聚集在小坡的多家书店构成战后一处新的书藉文化空间。这块文化乐园五十多年来仍一直凝聚着许多本地华文文教界人士对新加坡的情感与生活记忆。

(待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