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嫁来狮城 澳洲女子开展漫长的跨文化沟通 (一)

章星虹
(刊登在2009-08-03的早报专访)

她来自澳洲,在伦敦认识了后来的丈夫,一个新加坡华人。1970年她抵达新加坡的那一天,正好是新加坡国庆日。

40年前,要维持这种跨文化的异族结合很不容易。来新后,她发起成立了“世界妇女联谊会”,为许多身处跨文化异族婚姻的女性,提供了一个接触社会、开放自己的平台。她也凭着自己的独特背景和在本地的生活经验,撰写一系列“跨文化礼仪”丛书,深受移居本地的外国社群欢迎,因此,她也被誉为新加坡的“礼仪女士 ”(Ms Manners)。

她,就是已届七旬的陈瑞琳(Raelene Tan)。

第一次听到瑞琳和陈树仁的故事,是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二楼的摄影展馆。屏幕上,一对60岁开外的华洋夫妇并排而坐,缓缓而谈:

“我在澳洲阿德莱德出生,家中有父母和一个弟弟。”妻子陈瑞琳(Raelene Tan)说。

“我出生在新加坡的一个大家庭,家里有12名兄弟姐妹。”丈夫陈树仁说。

不少访客停下了脚步,渐渐聚在屏幕前,静静地听着瑞琳和树仁说他们的故事。

瑞琳和陈树仁在伦敦相识相知,于1968年在伦敦结为夫妇,迄今已超过40年。

邂逅于华人被歧视的60年代

20世纪50至60年代的澳洲阿德莱德,当地居民很少见到外来的亚裔移民。瑞琳·科克斯长到20岁,还从未见过华人长得什么模样。

50至60年代的新加坡,白人社群与本地人生活在两个世界里。树仁在一个福建橡胶商人家庭长大,读的是传统华校,与白人社群少有交往。

60年代初,20多岁的瑞琳到了伦敦,在澳洲驻伦敦总领事馆工作。60年代初,树仁也在伦敦,是一名大学建筑系的学生。

瑞琳微笑着回忆说:“我和树仁当时正好住在同一间寄宿公寓,是一对英国夫妇开的。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若是放在今天,当西方遇到东方,不会激起太大的涟漪。但他们相遇在上世纪的60年代,地点是在大英帝国的首府伦敦。那时那地,人们仍承延着对有色人种由来已久的歧视和偏见。

一次,在伦敦的维多利亚车站,瑞琳和树仁正在等车。一名英国老妇人悄悄走到瑞琳身边,在她耳边轻语道:“孩子,别站得太靠近那个华人。”

还有一次,瑞琳和树仁手牵着手,走在市中心的牛津街上。突然,街上有人向他们吐口水,还说了好些难以入耳的话。

回想当年,瑞琳和树仁都感慨道:“40年前,要维持这种跨文化的异族结合很不容易。对很多人来说,我们的相恋犹如天方夜谭般地不可思议。”

来新第一件事是向父母敬茶

今天的人也许没听说过,新加坡移民史上曾出现过一个妇女团体,名为“世界妇女联谊会”(Cosmopolitan Women’s Club),在整整30多年间,为本地许多身处跨文化异族婚姻的女性,提供了一个接触社会、开放自己的平台。

“世界妇女联谊会”的创立,要从瑞琳和树仁回到新加坡后谈起。

婚后两年,瑞琳和树仁于1970年回到新加坡定居。瑞琳很清楚地记得抵达新加坡的那一天:“我们从悉尼坐船到新加坡那天,正好是国庆日。在船上,我就看到树仁的父母和一大家子人,都到码头来接我们。一进家门,第一件事就是举行华人传统的敬茶仪式。”

瑞琳一进陈家门,第一件事就是举行华人传统的敬茶仪式。

从当年的照片上可以看到,瑞琳和树仁双双跪在父母面前敬茶,两人脸上都有掩不住的喜悦和兴奋。

然而,兴奋过后,瑞琳要面对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对瑞琳来说,从华人餐桌上的礼仪规矩,到每天三餐都吃米饭;从三代共20多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到生孩子后闭门坐月子,这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

瑞琳说:“跟树仁在海外生活,我一直以为自己对华族文化已经相当熟悉了,可是回来后,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待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摄影艺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