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豆糕

蓝润兰

消失了四十多年的黒豆糕,骤然出现在欧南路某餐馆,从杂志得知这消息,简直像是喜从天降,也不顾大雨滂沱,急忙冒雨赶去餐馆,谁知早已过了午餐时间,餐馆大门锁上,里面乌漆抹黑的只剩下门外落汤鳮似的我呆呆地站着。失望像冰冷的雨水,从我的头上往脚下直浇。

岂能甘心空手而归?想了想,我便不顾一切地猛力敲打玻璃门,隐约看见厨房内透出微弱的灯光,想必里面还有人,於是大声喊叫且更加使劲猛敲门,终於有个小妹出现,她用手示意;好像是説休息时间不做生意。我俩就透过玻璃门比手画脚沟通,约五分钟后,她终於让我进入餐馆,我道明来意后,她不能做主,转身消失于厨房,不久后她再出来,终于同意把黒豆糕卖给我。

回到家来不及抹干雨水,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却看不到乌黑亮丽的黑豆糕, 眼前却只是数个棕褐色类似无图形的红龟粿,从前大大圆圆躺在汤碗里的黒豆糕,已不再出现,这新傢伙软绵绵,没有嚼劲,吃在嘴里豆香淡淡,完全不是从前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它失去了我日思夜想至今无法忘怀的某些东西!

从前毎逢初一十五妈妈总会从斋堂帯回爸爸喜欢吃的黒豆糕给他做宵夜,它也是我的心头爱,奇怪其他家人都对它没兴趣,它黒黒大大一块,上面乱七八糟的散佈着许多黒豆好像探头探脑地在对外张望,有人说它像一堆牛粪,又像刺猬,真是好恶心,真倒胃口!幸好其他家人不识货,无法欣赏这好东西,我乐得呆在厨房与爸爸分享这一道传统客家甜品。颗颗黒珍珠,嚼在嘴里芳香美味,父女开心的边吃边闲聊,幸福满足都洋溢在彼此的脸上,我们毫不计较这个卖相不讨好的黑豆糕,我尤其喜欢凝听爸爸诉说他的酸甜苦辣往事及中国家乡过去种种,不仅给我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历史课,也让我对爸爸认识多一点,佩服他坚持不懈的毅力,心疼他所遭遇过的凄凉孤寂童年,偶而我心中还会替他打抱不平。此情此景,让我永远难忘,可惜不久黒豆糕便在新加坡绝迹,我们父女再也没有机会促膝谈心了。然而大约十年前爸爸在他人生最后阶段竟意外巧遇他梦寐以求的黑豆糕。

爸爸高大潇洒,囯字脸,五官端正,浓眉下衬托着一对慧眼,脾气温和,讲信用重义气,人缘佳。小时由祖母带大,早在九岁便独自离乡背井耒新投靠伯父,后耒被过继给伯父当作儿子,实际上是変相卖身当童工,可怜受苦捱駡加被剥削,却无处申诉,只好咬紧牙关顶住,唯一的慰藉是收到祖母托人带来的音讯,鼔舞他努力求生,创业守成。当他不幸患上血癌,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时,决定带孩子回乡探亲拜祖。那时他体弱无力,行动困难,却不肯坐轮椅,我们兄弟姊妹五人,本想劝阻,考虑到这也许是他最后一回远行,决心帮助他了心愿,於是,我们兵分两路,留下一弟一妹陪伴妈妈,另两位弟弟和我请了长假跟随爸爸回乡,为了守护他仅有的尊严,我们都小心翼翼,绝对不能让他在众乡亲面前失威出丑,他这么千辛万苦的回乡,无非是要寻找童年所错过的,瞧他带着惶恐和忧虑,似乎在努力回顾自己的一生,追觅那熟悉的身影,唤醒无数美好的回忆。在家乡的最后一晚,正是中秋节,住在隣村的小姑婆特意送来一大碗热烘烘香喷喷的黒豆糕,爸爸如获至宝,睹物思人,发出会心的微笑,全神贯注的品尝,细心咀嚼,心甜意洽,喃喃自语,是这味道了,原来加了猪油,爸爸如愿以偿,心里更加甜滋滋,那个眼神令我至今无法释怀忘掉。

黑豆糕让爸爸在离世之前圆了味蕾的追忆,黑豆糕也是我与爸爸身心最接近的一道食品,如今虽然再也难找到它的踪影,但是我与爸爸在厨房里静享黑豆糕,并聆听爸爸往事的片片段段,都珍藏在我的记忆里。黑豆糕,我也想念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