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戏与傀儡戏

许愫芬

我记得第一次看的电影是六十年代末的中国电影“小铃铛”,就在靠近乐斯广场的加东戏院上映,在姐姐带领下,哥哥、我与妹妹搭乘巴士上街成了一大乐事。小铃铛这个木偶在小佳姑娘和小满哥哥的梦里游乐玩耍,戏里面许多有趣的画面,如木偶乐团和蔼可亲的老爷爷,故事还富有教育寓意,比如教导人们不能像小满自私的把别人遗失捡来的木偶顾占为己有。里头有一首悦耳动听的儿童歌曲:“小木偶,走四方,我们的歌儿多嘹亮,我们走偏幼儿园托儿所,走偏了城市和村庄。”至今还是盘桓在脑海。

小时候,家里还有个小木偶,是个会眨眼敬礼的玩具小海军,这是姐姐的宝贝,一定要整整齐齐的摆在橱柜里,小啰啰非要等姐姐不在家才偷偷的拿出来玩。

童年的另一大乐趣就是看街戏。街戏上演前一定请戏老爹的偶像出来敬拜,由一对男生和花旦到庙坛请示戏神到才能开演。潮剧在开演时先来一段戴木制面具的“跳加官”或“唐明皇净棚”,还有“仙姬送子”,把一对小木偶送给董永。

另外有布袋戏,是福建剧团的演出“嘉礼戏”。木偶套在手上的表演,最好看的是对打戏。如“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武松打虎”等。

小学时候读到安徒生童话,是我的第一本西方文学的儿童读物,笔下的“皮诺丘”模样可爱,说谎话鼻子会变长。那是我们的启蒙教育读本,简单的黑白插图,现在越来越多图文并茂的卡通插图书增添了童趣。

还有经常在电视上的“邱威廉 “, 搭档的是能与他对话的小可爱,而这个由他操控的木偶的发音却是由William Khoo 本人发出的腹语。

木偶戏(puppet)是由幕后演员操纵用木偶表演的戏剧形式。它是一门“手的技艺”。中国古代又称傀儡戏、魁子、窟子。

傀儡二字,本来是人做鬼面以驱鬼的意思。傀儡就是对鬼的模拟。傀儡展示给众人,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现丑,人惧鬼也怕。这样的展示就有驱邪的效果了。一般丑角极尽夸张变形为能事,丑陋得“连鬼都能吓跑”:有的额头比脸部的下半段大了近三倍,额头上半部涂以朱红,下半部绘以对称的飞扬皱纹,黑森森、圆滚滚的眼珠与眼白、眉毛形成强烈的黑白对比,再配上粗黑的胡须,一幅凶神恶煞的模样。所以傀儡戏应该是处理人鬼关系的仪式发展而来。鬼者,归人也;人死为鬼。演鬼的傀儡戏,当是将人送至冥界的一道手续而已。

东南亚木傀儡戏传统源远流长,十分丰富,例如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的皮影戏,泰国的仗头木偶,布袋戏,新加坡的华族木偶戏(闽南语、潮州语、琼州语、粤语),越南的水上木偶、菲律宾的现代偶戏等等傀儡戏的艺术都是本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资源,近年它们日渐受到重视,并在剧本编写,演出形式和营销方法方面成功结合现代社会功能并有所突破。

蔡署鹏博士在九月二十六日在国家图书馆的讲座以具有代表性的印尼皮影戏、泰国木偶和新加坡(十指帮)布偶戏剧创新发展的经验为例,演艺者走入剧场,成功地将传统偶戏艺术转化为余娱性与教育性兼备的大众化艺术,让传统再放光华。

他也讲到在2007年越南的一场结合优美的舞蹈与水上木偶的表演《土地》时,就在舞台艺术上绽放了另一种光芒。

在六月华族艺术节,由广西杂剧团的表演“西游记”,就结合了提线木偶的表演,增加了舞台的活泼趣味,延续传统表演的精髓。

最近我经过在厦门街的仙子宫古庙,就请了一台福建传统木偶戏的表演,农历八月十五,也是庆祝“大伯公开财库”,观众寥寥落落,除了酬神戏演出,又有谁重视这个日渐消失的行业,他们最终能如何提升呢?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馆:戏剧与电影, 回首往日, 民俗文化

2 responses to “木偶戏与傀儡戏

  1. Benny Quek

    我在1965年出世,对这部电影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首“教我唱我就唱”的歌天天哼,母亲也经常提起这部片,当时在新加坡十分轰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