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婚姻和家庭模式

刘家明

如果有到过国家博物馆的摄影艺术展馆,一定对自19世纪中后100多年来新加坡社会,尤其是婚姻和家庭的模式有些印象。有人说:摄影是自然的铅笔,是时代的见证,展馆就通过摄影和多媒体互动影像资料,着重探讨当年移民人口结构的变化,男性移民选择在此成家立业,落地生根的原因以及一些自愿团体,如宗乡会馆、行业公会等在撮合婚姻方面所作的努力。

我们刚进入21世纪不久,在这一方面是否有重大改变呢?

展馆首先介绍的是跨文化婚姻,“全球化”是这模式的催化剂。这种婚姻现在于我国这样的多元种族社会更加普遍。我老爸来自中国广东省顺德县,我老妈来自马来西亚霹雳州的怡保,因为父母都是华族,所以我应该算是跨国婚姻而非跨文化婚姻的“产物”。我们常常笼统地把文化分成东方和西方两种,其实我们指的西方就几乎包括了亚洲以外的世界各国的文化,如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等(非洲也算吗?);而所谓的东方文化其范围也不小,从中国、寮国、越南到菲律宾、印尼、印度、土耳其等都可归入之(苏联文化呢?)。所以跨文化、跨国、跨族的界线定义其实已模糊了。

在当时的移民社会,另一种互相照应互助的普遍方式就是结拜,现在应该已经不多见了。尤有甚者,在现今这个“人心不古”的21世纪,就算是真的好“兄弟”或好“姐妹”,出门有时也要避避“断袖之癖”或“蕾丝边”(Lesbian)之嫌了。至于结拜兄妹或姐弟,则一向来都让人有暧昧的遐想空间。

让众多我们男士羡慕的“一夫多妻”家庭模式已属非法。就连那种浪漫的“继亲家庭”,也就是当时多发生在富有的家庭里,连姐姐妹妹追逐一迎娶以利于家族财富的集中的婚姻模式也少听说了。就如歌星尤雅所唱那样:“时光一去永不会,往事只能回味”。

当时的华人妇女劳动阶级,有一群刻苦自食其力的家庭帮佣“妈姐”。她们除了帮忙料理家务,悉心照料和管教孩子外,还帮主人把孩子抚养成人。这“帮佣”现象至今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妈姐”早已退出江湖,由菲佣、锡兰佣、印尼佣甚至缅甸佣取而代之了。根据非官方数字,目前我国4百80万人口中约有16万帮佣,以平均每一个家庭4人来算,大概每7家就有一个帮佣。其实我家门前、对角、左、右、上、下的邻居都“一家一佣”,就是除了我家而已。

由家族安排婚姻是19世纪亚美尼亚族群维护家庭纽带,强化族群内部的关系和财富的传统。要不是最近有“莱佛士酒店原创人”之争,还不知道当年风光的亚美尼亚族群在新加坡现也只剩寥寥无几家。倒是听说目前在新加坡的印度家庭,还有不少家族安排婚姻(相亲)这回事。这也算是为我国的人口增长率尽了一份力了。

20世纪上半叶,中国内地经济不景,大批妇女从中国南方来新加坡谋生,正值新加坡殖民当局也采取了限制男性移民入境的政策,家乡受内战的蹂躏,使华族男性打消回乡的念头,而选择在此成家立业,从“落叶归根”变成“落地生根”。所谓的“文明结婚”开始在华族中流行。 新人一切从简,在社团或书报社由社区领袖见证成婚,并获颁“结婚证书”。这几乎就奠下了我国目前的结婚程序,全都合法化了,一点都不得马虎。不过许多现代华人都喜欢把婚礼搞得热热闹闹的,标新立异,“合贯”中西。许多婚礼都爱在华族传统上再加西方宗教,或在游艇、摩天观景轮,甚至动物园举行, 与 “文明结婚”原先 “化繁为简”的宗旨已不一样了。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嫁娶本是尽此孝道之途;可惜21世纪人有21世纪的想法。嫁娶与“有后”已被分为两码事儿,害得家长和政府要为一件事而“ 操心”两回。只好叹一句:人心已不古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摄影艺术,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