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羹剩饭

吴庆辉

上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分佈在新加坡郊区农村里仍有不少小规模的养猪养鸡和种菜的人家,他们到村里左邻右舍收集剩余的饭菜当成喂猪的食物。这么一来可大大节省养猪成本,猪屎则用来为蔬菜施肥,小农经济生产资源就是这样环环相扣。

到了六七十年代,有些猪农也到政府组屋收集残羹剩饭。农夫一般用一根扁担挑两个由”火水”(煤油)桶改装成的铁桶,沿家逐户,一边叫喊着“倒馊水 ”(bia puen)一边将各户的残羹剩饭倒入桶中,然后再用脚踏车(自行车)运回村里去;一些规模大的则为酒楼菜馆饭摊提供“收集桶”再安排罗厘货车来收集。

每年衣历十二月新年前夕,农夫们会沿户送上鸡只、鸡蛋或蔬菜等来答谢大家整年来的帮忙,人情味十足。

回想起来,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是当年餐桌上接受”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的家庭教育,家长不准随便浪费食物,凡残羹剩菜得倒在厨房里专为收集用的塑料或铁制小桶里,留给农人喂猪。

从事饮食业的人士也不必为馊水的处理伤脑筋。后来,猪农被淘汰了,何况残羹发出的馊味以及所引来猫狗的乱翻搅等卫生问题,倒馊水的叫声从此消失了。

那身材健壮,全身黝黑,身着粗布衫,赤着大脚而笑容可恭的农夫形象,迄今仍留在我的记忆里。今天每当遇上人们因过去节俭生活教育所保留的一些生活习惯,就会想起过去单纯的岁月。

回忆总是一种迭择性的保留。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2 responses to “残羹剩饭

  1. 这让我想起本地已消失的一道乡村名菜“菜脚”。那年头住在乡村里,只要村里有人摆喜酒宴客,长辈们都会把佳肴残羹,用大桶收集起来,然后分给每家每户带回家享用,的确是人间美味。还记得当时若能捞到一块鸭肉,心里可乐死了。哈哈!不行口水快流出来了。

  2. 若琳

    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称为“菜脚”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