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姐,青瓷魂

刘家明

        在多数职场里都有一个陷阱:当老板征询意见而又没人开口时,如果你不想亲身去执行的话,无论多好的点子都最好别提议。我就是这样掉入陷阱被选为“野外寻宝”的组织主席。我选了麦里芝蓄水池为寻宝地。

       趁着周日黄昏“天阴”气爽,我先独自到蓄水池进行所谓的司令官侦察(commander recce)。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让独木舟下水的小码头。在夕阳余晖下,有一片闪闪发光的东西。好奇的我把它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一片手掌心大小的青花瓷碗碎片。记得NMS 的庆辉说过,这可是有近百年历史的“厨房青”双喜碗。正把玩间,冷不防被水面掠过的飞鸟吓了一跳,割破了指头。

        我放下了瓷片,清洗伤口,却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看着我。我回头看看,就在四五步之遥,有一个穿着和服的妇人,用恳求的眼光看着我。那时已夕阳西下,我当兵时也曾出入过不少“寿山”坟场,所以立刻明白是什么一回事。我自恃“平生不做亏心事”且当时仍是“阴中之阳”时辰,所以无惧地点头回礼。接着我们“四目”相投,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她就已经把她一生的辛酸都下载到我脑里,就等着我回答她的问题!

        原来她名叫宫本美代子,是九州熊本县人氏。因家贫在二战前被人肉贩子骗卖到马来街(Malay Street)的红灯区卖淫,当时人人都叫她们“南洋姐” (Karayuki – san)。她乡下的家人病逝后,她继续操业存了不少钱。自己赎身后嫁给了一个叫贾为仁的矿工。可恨贾为仁染上赌瘾和烟瘾,败完了她的积蓄后还欠了一屁股债。贾为仁带美代子到离麦里芝蓄水池几步远的山坡上的小屋避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留下卧病的美代子后就在人间蒸发了。几个月后美代子也就离开了人间。她冤魂不散寄身在青瓷碗,这些碗器都是当时聚居在这里的矿工常用的,今日见血才得以现身。美代子要求我的,就是要我带她去找她当年在马来街的结拜姐妹!

       哇,好一个大难题!突然我想起了若琳告诉过我“优频道”的记录片《极爱、极短篇》里的“日本公墓”和好友国樑的博客,于是我立刻点头答应下来。美代子再次隐身入青瓷片后,我把它包好了,立刻跟着国樑的文章按图索骥,直奔位于泉和道(Chuan Hoa Avenue)的日本墓地公园。 

       深夜的墓地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恐怖,它静静地与附近的住宅“和平相处”。具讽刺性的是,就在日军元师寺及日军将、兵的坟墓边,居然是一排排日本妓女的墓碑。但在上百个墓碑上,刻着的都是戒名,如慈音、忍芳、妙芳信女,没有留下一个真名;且墓碑一律面向西方而非对着她们的故乡,奇哉!我跟着提示,把瓷片掩埋好;天也快破晓了。离开了坟场,才想起忘了做个记号,或许这也是美代子冥冥中的安排吧!

        最后我选择了在肯特岗和花葩山举行“野外寻宝”,同事们问我个中原因,我说:到博物馆来,我才告诉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