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椅

[参观NMS Verner Panton 设计展后有感]

 刘家明

 

       小时候家里有六张椅子,围着一张圆桌,那就是我们一家的活动中心。椅子底部印有“波兰制造”字样,但不知为什么大家都叫它们做“花旗椅”。因为人口大过“椅口”,所以椅子常被搬来搬去;我记得后来还添了一张高木凳,是向过街卖木凳的马来小贩买的。因为每天晚餐都要等到全家人到齐才开饭,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听到大人喊:“xx担凳出来开饭!”现在想想,人到齐才开饭是因为当时家贫,菜肴本就不多,所以再东留西留的话,剩下的那还够吃?

         开始工作不久,因为要在非常小的空间里装置军用雷达,为了提高操作员的效率、安全以及健康和舒适度;就接触了人因工程学(ergonomics)。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要为自已找一张“绝世好椅”。我对“好椅”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要实用,舒服,长用也不伤身和价廉物美就行了。

         那时虽然只是80年代,欧美的设计已非常先进和前卫了。大家不妨到国家博物馆的“潘顿椅子展”(展期到七月中),就可一睹大师潘顿(Panton)自60年代至今的代表经典作品。不过我没把现代感和美观加入“好椅”的条件,为什么呢?去看看潘顿的“三维双层椅”和“飞翔椅”就可知道了。设计的确摩登,美丽和舒服,虽没标价,但肯定价格不菲。孩子却说:要“下椅”去拿杯水或上厕所,多麻烦!所以我还是要以实用和价廉物美为主。

        要怎样解读“绝世好椅”呢?工余饭余,要能在椅子上舒服地休息、阅读书报杂志、看电视、用笔记本电脑上网或电邮、玩乐器、或假寐片刻。我家没安装冷气,天热时也爱打赤膊,所以材料也要考虑在内,要耐用、通风、透汗。至于不伤身嘛,那就要符合人因工程学的理论,但应以东方人的身型为标准来设计,才能吻合东方人的需求。

         但人生就是如此,有时看似简单的要求其实并不容易实现。大家或有坐过那特别为打字员设计的经典椅子吧?它是根据了“人因工程”理论设计和制造的,可以长时间打字而不伤身,但它一点都不舒服。斜靠沙发看电视舒服吧?但这样长坐肯定会伤害脊椎骨。有扶手的椅子看书报时挺舒服的,但不一定能配合书桌的高度,电脑键盘和鼠标的运作。舒适,实用和“不伤身”有时竟然会是不能兼备的要求,所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也!

         话又说回来,在科技发达,设计人才济济的今天,要造一张“绝世好椅”也不算是“不可能任务”;同事就曾替我在互联网找到一张这样的椅子(Aeron® Chairs),椅子和扶手的高低,斜度,颜色甚至椅垫的材料都可按顾客的要求配搭,只是它的身价大约是美金2000元一张,那就不符合我的“价廉物美”要求了!所以我现在依然耐心地在找我心中的“绝世好椅”。

 [刊于2009年6月14日,早报《自由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导览手记,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