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apore先?新加坡后?

黎上增

 

        有个朋友问我,既然中国人早在莱佛士到来时已在新加坡开辟甘密园,那新加坡这地名是先有英文名Singapore?还是先有华文名新加坡或新嘉坡?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郑文辉,许云樵,邱新民等先辈都说中国人认识新加坡是在莱佛士开发新加坡之后,但是它不表示说新加坡这三个字就不可能在莱佛士登陆前就出现。在古时候,信息传达较慢,要掌握最新信息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郑和下西洋时,单马锡已改名为新加坡拉,但郑和所用的航海图仍然以单马锡称之,这是一个例子。

        这个问题有趣,但要认真探讨,非十年半甲子不能成事,我在这里只是烂竽充数,玩玩业余的游戏罢了。我还要申明一点的就是我只谈新加坡,不谈新加坡旧名如单马锡,息辣,石叻等。

        我觉得要证明地名出现的先后可要从史料的出现年代做比较,但是我所能够掌握的原始资料有限,只能从先辈走过的足迹去做一点点的探讨,看看有什么粗浅的结果。

英文地名Singapore的出处及年代

         郑文辉在《开埠前的新加坡》中说:“在1450到1550年间,阿拉伯航师的针谱都有记录Singapur及Singapura。阿拉伯人到中国的航行已有好几个世纪,他们对这些地方的航行有实际的经验,因此,西方东来的航海者都得向阿拉伯人学习。新加坡地当要冲,更是航海者必经之路,因此,自十六世纪开始,新加坡名词在西方的纪录已经出现。”

          邱新民《海上丝绸之路的新加坡》150页有一个表,列举西方航海图中出现过的新加坡地名,非常详尽。但是该表的外文拼音有多处错误,我只好引用郑文辉《开埠前的新加坡》所记载陈育嵩所做的列表来做对照和部分修正,同时也参考了Early Singapore 1300 to 1819 书中所刊登的地图。请看附表一。

        根据陈育嵩与邱新民两人的记录,新加坡拉Singapura这名字虽然在1300年左右已存在,但是音似新加坡拉这样的地名,如郑文辉所说,迟至十六世纪欧洲人到来东南亚时才开始出现在西方航海家的地图上。值得一提的是,西方航海家也以新加坡拉来为新加坡南方的海峡命名,如Straits of Sincapura  (1599年)。可见这海峡在东西航道上的地位,自古以来就举足轻重。

        到了十七世纪,诸如Sincapur, Sincapour 这样的地名开始在西方航海图中出现。根据陈育嵩的说法,Singapore首见于1794年(邱新民说1766年)Thomas Jefferys (1719 – 1771)的地图。Thomas Jefferys是英国王King George III 的御用制图师,以生卒年份来看,邱新民所记载的年代似乎比较正确。

        从附表一我们可以了解到新加坡古时的地名,虽发音相近,但拼音却五花八门,林林总总。那么是在什么时候才定案为Singapore的呢?又是谁定案的呢?这个问题可以从莱佛士开发新加坡前后的书信中看出个端倪。

        根据Demetrius Charles Boulger 的著作“The Life of Sir Stamford Raffles” 第10章“The Founding of Singapore” 所说的,莱佛士早在1818年以大总督代理人的身份到马六甲海峡寻找根据地的时候,他已经把目光锁定在新加坡。在这之前,莱佛士已熟读马来王朝的历史,知道新加坡曾经有一段辉煌的过去,是他梦寐以求,理想的殖民地。他在1818年12月12日写给他的朋友William Marsden 的一封信中说:“you must not be surprised if my next letter to you is dated from the site of the ancient city of Singapura。” 在这个时候,信心满满的莱佛士是以马来名Singapura来称谓新加坡的。

        1819年1月16日,莱佛士写信给Mr. Adam, the Secretary to the Supreme Government 表示他夺取新加坡的决心。这时候,他称新加坡为:“the island of Sincapore, independently of the straits and harbour of Johore … its position in the Straits of Singapore is far more convenient and commanding than even Rhio。”这时候,他把Sincapore与Singapore兼容并用。

        到了1819年1月30日,莱佛士已经成功登陆新加坡,并与天猛公鸭都拉曼签订友好条约。隔天,他再度写信给William Marsden,这时他告诉他忠实的朋友“here I am at Singapore。”

        从这几封信时间的推移,我们大约可以了解到,莱佛士在踏足新加坡之前,他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拼音名称来称谓他所要开发的殖民地,等到他正式与苏丹胡申签约的时候,才把新加坡的地名定案为Singapore。这可以从他与苏丹胡申签约的内容,以及他以英国政府名义在1819年2月6日所发布的照会四方的公告(Proclaimation)中看出,在这两份重要的文件中,Singapore已成为官方的称谓了。

        在这里,我要顺便提一个小插曲,那就是莱佛士与苏丹胡申签约以后,惹恼了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的荷兰人,他们恫言要发动战事,把新加坡从英国人的手中夺回。当时的驻扎官Willaim Farquhar 便写信给威尔士太子岛(今槟城)总督John Alexander Bannerman,请求他出兵援助。但是,Bannerman并不知新加坡的正式名称,竟然在1819年3月的回信中称新加坡为Singapoor。

华文名称新加坡的出处与年代

        饶宗颐在《新加坡古事记》中说:“新加坡一名,出自梵文Singapura,义为狮城,称新埔及新州府者,始于嘉庆,道光间。包世臣《齐民四术,致广东姚中丞书》称:粤东外洋,有封禁地名新埔:距省恒千里而遥。是时初开辟,故曰新埔。王芝《海客日谭》自注云:星加坡,一名星架坡,一名新嘉坡,一名新格坡耳,一名新格伯儿,一名新寄坡,一名息力,一名柔佛,一名新州府。然他书所见,异译甚繁。”他于是列表为证。我把部分饶宗颐的新加坡名称华文异译表抄录于附表二。

        根据饶宗颐的研究,Singapore最早的音译地名出现于1796年,他引《察世俗每月统记传》中所说的:“……又曰新甲埔,一名息力。此小岛旧是马莱酉土君所辖,为海贼之薮…”来证明。根据陈蒙鹤《早期新加坡华文报章与华人社会1881-1912》所说,《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是伦敦布道会的传教士米怜在1815年与1821年之间,在马六甲出版的华文报刊杂志,它以宣扬基督教义为主,进而旁及知识与科学为目的。它的出现在1796年之后,而新甲埔这地名的出现应在莱佛士开发新加坡时,所以,我认为饶宗颐所载年代可能有误。

这之后,新加坡的华文译名十分不统一,其中,以上述王芝在《海客日谭》中所列举的最多。

 

谈到王芝,他在1866年曾以星架坡此华文地名入诗,题目为《晚泊星架坡》。我觉得很有意思,收录如下:

 

诗云:

雨山中断一帆拖,春树斜阳星架坡

满壑烟云藏墨豹(坡中多炭),层峦灯火点青螺。

魑魈狡黠含沙毒,鱼鸟贪馋近市多,

潮狭海风催月上,鲸声蟾影壮诗魔。

 

这里“坡中多炭”的注解又再度证明了“坡”乃“埠”之意。

         在莱佛士开发新加坡之后,华文地名新嘉坡最早出现于1840年郭实腊《贸易通志》:“东南洋贸易之盛者,莫如暹罗及新嘉坡。”

        1842年,宣宗成皇帝实录,卷三七一,道光22年:“扬威将军奕经等奏,查讯白人供称,该国至广东,风顺不过三个月,至迟六个月,所过地方如……星加坡等处,皆该国所属……。”

        1842年,魏源《海国图志》:“西南洋之印度及南洋濒海诸市埠,与南海中岛屿,向为西洋各国所据者,英夷皆以兵争之,而分其利。乾隆末,已雄海外,嘉庆中益强大,凡所夺之地……曰旧柔佛,曰麻六甲,此二地今为新嘉坡,此皆南洋濒海之市埠也。……暹罗东南属国,今为英吉利,新嘉坡沿革。新嘉坡,一作新州府,一作星忌利波,皆字音相近。”在这里,虽然信

        1847年,英国人马礼逊《外国史略》:“新嘉坡或称新实力坡,或称新埠头。”

        1847年,葡人玛吉士《外国地理备考》:“又息辣岛,一名新嘉坡,在马拉加海峡口,田土丰腴,果木丰茂,贸易昌盛,

        1883年,袁祖志《海外吟注》:“新加坡原名石叻,为柔佛人所居,英人利其地,据而有之,其中流寓华人极伙,闽居其七,粤居其三,皆能温饱,诚乐土也。”

        1883年,郑观应以新加坡地名赋诗如下:

诗云:

        《新加坡(自注又名石叻)》

        势扼南洋九道分,石坡高下遍芳芸,

        层峦耸翠藏朱阁,瀑布悬崖界白云。

        树盛槟榔称乐土,民多闽粤各联群,

        中华若早筹先箸,守此何愁靖海氛。

        综观上列所述,“新加(嘉)坡”这三个字在19世纪华文记录中出现频繁,但都在莱佛士开发新加坡之后,我们也可以确定那是根据Singapore 的发音直译过来的。但是,我想强调“坡”与“pore” 发音相似只是巧合。“坡”字有特定意义,我在拙作“大坡与小坡”与“坡得名由来再探”已说得清楚,在这就不再赘言。

         那“新加坡”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为这地方的正式地名的呢?对于这一个问题,我没有找到答案。但是从新加坡早期的叻报(1887—1911)惯以“叻”来称谓新加坡,我想新加坡这地名的普及化,应该是20世纪的事了。

        行笔至此,我们可以为这一个复杂的问题,做出一个简单的结论,那就是Singapore在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前已存在,但是华文地名新加(嘉)坡却要在1819这关键年后才能找到。

 

附表一:陈育嵩及邱新民《西方航海图中的新加坡》综合表

年代 称谓 来源 (注释)
1511 Streights of Cincapura Alfonso de Albuquerque (陈)Affensa de Albuquelpue (邱)拼音有误
1511 Gate of Singapura Commentaries of the Great A. Dabboquerque (陈)Comment cories of the Great A. Dabboquerque (邱)拼写有误
1513 Syngapura Francisco Rodriques (陈)Francisco Rebriques (邱)
1512/5 Sijmgapura Tome Pries (陈,邱)
1526 Estriets Cimquapura Joas Lisboa  (陈,邱)
1537 Sincapura Anonimo-Gaspar Viegas (邱)
1542 Sincapora Harley (邱)
1544 Cincapura Cobot (陈)Cabot (邱)
1576 Cincapura Monnimo Fernao Dourcado (邱)
1596 Sincapura Langeren (陈)Longeren (邱)
1596 Cincapura William Lodewycksz (邱)
1598 Old Sincapura Linschoten (陈,邱)
1598 Sincapura Caert Thesoor (邱)
1599 Straits of Sincapura Viaggi di Carletti (陈)Viaggi di Cerletti (邱)
1604 Sincapura原图看来像Sincapvra E. G. de Eredia (陈)E. G. de Eride (邱)邱本拼音不统一,可见有误。请参照Early Singapore 1300 – 1819 page 100.
1606 Shahbandar of Singapura (陈)Schahbandaz of Singapura (邱) Valentijn (陈)Valenitijn (邱)
1613 Singa Pura (陈)Sincapura (邱)  Peter Floris (陈,邱)
1613 Sincapura E. G. de Eridia (邱)邱本拼音不统一,可见有误。
1616 Straits of Sincapur (陈)Straits of Sincapura (邱) Spanish Governor of the Philippines (陈)Spanish Governor of the Philip (邱)Philip 应指菲律宾。
1637 Sincapur (陈)Sincapura (邱) John Weddell (陈,邱)
1660 Sinkapura (陈)Sinrapura (邱) John Nieuchoff (陈)John Noeuhoff (邱)
1669 Straits of Sincapura (陈)Straits of Sinrapura (邱) Revd. Dr. Navorette (陈)Revd. Dr Navarette (邱)
1685 Streight of Sincapour (陈)Streight of Sincapura (邱) William Dampier (陈,邱)
1688 Singapura (邱) Kempthorne (邱)
1700 Destroit du Singapour (陈)Destroit du Singapura (邱) Eberard (陈)Eberara (邱)
1727 Sincapura (陈)Singcapura (邱) Alexander Hamilton (陈,邱)
1766邱1794陈 Singapore(陈)Sincapora(邱) Thomas Jefferys (陈)Thomas Jeffery (邱)有误,Jefferys 为King George III御用制图师。
1798 Sincapour (陈)Sincapura (邱) Captain J Lindsey (陈)Captain J Londsey (邱)有误。 请参照 Early Singapore 1300 – 1819 page 96.
1806 Sincapour Island (陈)Sincapora Island (邱) John Horsburgh (陈)John Hersburgh (邱)有误,应该是James Horsburgh。十九世纪的海床测绘师。请参照 Early Singapore 1300 – 1819 page 102.

 

附表二:饶宗颐《新加坡古事记》《新加坡名称华文异译表》(部分资料)

 

年代 名称 来源
1796 新甲埔 《海国图志》引《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1820 生架坡 王之春《使俄草》
约1830 新忌利坡 颜斯综《南洋蠡测》记英人据岛以后,即1819年以后事。
1836 新加步(峡) 道光十六年以前《盾墨》
1839 新奇坡 道光十九年林则徐,邓延祯奏以新奇坡与新埠分为二。又《瀛环考略》
1842 新寄坡 道光二十二年两广总督祈珙奏。
1842 新祈波 道光二十二年台湾道姚莹奏。《筹夷》59以新祈波与实叻分为二。
1842 新地波 同年姚莹奏。《筹夷》62
1859 新岐坡 咸丰九年毕承昭奏。《筹夷》41
1866 新嘉坡 同治五年蒋益澧奏。《筹夷》43
1866 星驾坡 张荫恒《三洲日记》8
1866 星架坡 王芝《海客日谭》
1866 星格坡耳 王芝《海客日谭》
1866 星格柏儿 王芝《海客日谭》
1866 星奇坡 王芝《海客日谭》
1883 新加坡 郑观应《南游日记》
1883 生嘉坡 徐继畲《瀛环考略》
  星加坡 《宣宗实录》(1842),《海客日谭》(1866),黄沐材《西酉(车旁)日记》
  新嘉坡 《海国图志》引英国马礼逊《外国史略》(1847)。亦见《小方壶再补编》。

1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One response to “Singapore先?新加坡后?

  1. Pingback: 1959年新加坡是落后小渔村? | 科技达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