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岛 – 曾经不安乐的过去

刘若琳整理

(资料取自于新传媒节目《史迹密码-安乐岛》和Pulau Senang – The Experiment that Failed by Alex Josey)

“新加坡武装部队将在安乐岛进行军事演习,公众请远离巴威岛、安乐岛和苏东岛演习区域。”

安乐岛是我国60多个小岛的其中之一,离新加坡本岛西南15厘。这个小岛今日是用来做军事用途,闲人都不准上岸。这个看起来风光明媚的小岛,原来背后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五、六十年代的新加坡,社会局面混乱,政府除了要面对左派思想的极端分子,还得应付私会党成员扰乱秩序的问题。1959年,政府实施修正了其中一项法令(Criminal Law Temporary Provisions Act), 警方并可在无须经过法庭审讯的情况下扣留任何私会党徒。当时的监狱并渐渐有爆满的现象,再加上欧南园监狱要撤出好进行市区重建计划,因此政府便把安乐岛开辟成一个拘留犯人的拘留所。

安乐岛这个拘留所有别于樟宜监狱和欧南园监狱。它是一个“开放式无枪拘留所”。安乐岛是个开放式的拘留监狱,拘留犯也可以在岛上自由活动,没有铁网隔离。安乐岛算是一个实验性的监狱,没有人尝试过用这样的监狱来帮助囚犯劳改,而安乐岛监狱总管达顿(Daniel Dutton)是这个实验性监狱的执行者。

1960年,达顿带着首批扣留犯来到了安乐岛。在短短的三年内,扣留犯把一个荒芜的小岛开辟成一个设备齐全的小岛。小岛不但有住宿、食堂、工厂、行政厅、菜园、还有水电等其他设施的地方。这些设施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建成,而是靠着拘留犯的劳力和汗水换来的。达顿当时秉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劳动可以改化流氓,流氓之所以会捣乱是因为他们常常无所事事,但是如果他们利用时间来劳动,学习一技之长,日后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做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此外,学习了一技之长后,他们会发现除了每天无所事事,作恶多端外,他们也可以尝试过比较有意义,对社会有贡献的生活。

囚犯通常会在樟宜监狱被关上至少12个月才会被送到安乐岛。每个月,达顿会与一个负责监督拘留犯的劳改过程的委员会开会,决定谁已经顺利被改化,可以离开安乐岛。若拘留犯在安乐岛上不守规矩,他就会被遣送回樟宜监狱,而在安乐岛上所服的狱期将被作废,所以拘留犯通常都不会让自己白白干苦工。马绍尔(David Marshall)就曾经说过安乐岛拘留所的其中一个坏处在于岛上拘留犯日后的自由完全靠狱卒对他们的评价,而并非靠法律的制裁。

达顿是一个非常有权力的监狱总管,因为他的一句话可以让拘留犯从此出狱,也可以让他被关回樟宜监狱内,无法咸鱼翻身。因此,在安乐岛的拘留犯都会安分守己,不做越界或犯规的行为。安乐岛上的狱卒都不携带枪械,因为他们的枪有可能被拘留犯抢走。此外,达顿也是一个武力了得的人,如果有拘留犯对他无礼,他便能一拳将拘留犯击倒。

拘留犯每天的生活都很有规划。早晨6点醒来,7点吃早餐,然后8点开工。拘留犯可以在安乐岛上学种菜、养猪、养鸡、建筑、砍柴、制作家具、剪发等的一技之长。下午1点便是午餐时间,2点继续做工,5点过后便是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参与康乐活动(例如打篮球,到海边游泳等活动),或上课学习语言。安乐岛晚上11点就会熄灯,拘留犯睡了一觉后明天又继续干活。

安乐岛是有成功例子的,共有两百多名拘留者在安乐岛上生活,过后被释放出去,其中只有少过23位重蹈覆辙,其余的都重新做人。拘留犯在安乐岛上可以自行活动,有康乐设施,可以学一技之长,让他们日后做个有用的人。这个概念虽然好,但最终却面临失败。

并非每个拘留犯都那么向往安乐岛做苦工的生活。有的千方百计想回到新加坡本岛,据说有个印度拘留犯为了离开安乐岛甚至用巴冷刀(parang)砍下自己的4根手指,狱卒也因此得把他遣送回樟宜监狱。

1963年7月6日,13名担任木工的拘留犯因为拒绝在星期六在码头做超时工作而被遣送回樟宜监狱。建码头的工程需要等海水退潮时才可以进行,而低潮的时段不一定和拘留犯的规定工作时间吻合。达顿又因为预计过几天的天气会不好,所以想要尽快完成这项工程,便要求拘留犯做超时工作。由于木工违背达顿的指示,他们便被遣送回樟宜监狱。这也似乎种下了过几天暴动的种子。

1963年7月12日,安乐岛发生了拘留犯暴动事件。当天中午,达顿已收到消息,说安乐岛上的拘留犯正在密谋造反,但是达顿坚信岛上的拘留犯不会对他不利,毕竟当中有些视他为恩人,有些是他眼中的朋友。午餐时间过后,岛上的拘留犯被分配一些锄头(changkol)和巴冷刀(parang)好让他们准备耕种。这时,有人给了暗号,暴动便一触即发。有的拘留犯袭击狱卒,有的便前往达顿所在的所在地攻击他。达顿不但被淋上汽油,被放火,还被乱刀砍死。最愕然的是,当达顿的尸体被火烧时,他的杀人凶手们还在一旁弹着吉他载歌载舞,庆祝他们的胜利,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当救兵抵达安乐岛时,发现烽火连天,岛上的建筑物几乎都被摧毁,有4名监狱官,包括达顿,都丧命,也有5人受重伤。这是史无前例的监狱暴动案,拘留犯在短短的40分钟内把3年辛苦建立的一切毁于一旦。

为什么拘留犯要那么做呢?没有人知道答案。或许导火线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被证实的。

从此,没有铁窗与枪器的监狱再也没有出现。这个失败的实验也没有再恢复启用。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