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层糕

许愫芬

       小时候,邻居的小朋友都很馋,午饭后便想吃点心。山村里居,有许多小贩挑着担子来卖小食。那结实的肩膀挑上一根扁担、前后各一个萝筐、佝偻着背的老妪会向我们兜售糕点,我买会买个沾有芝麻的炸蝴蝶粿或是猪脚圈(福建音阔——是用面粉加红豆炸的小食),但是最爱还是九层糕。她会笑笑说:“囡仔,我的九层糕真好吃。”

 

        手里拿着5分钱买来的一块九层糕,小心翼翼,一层一层剥下、一片一片的往嘴里送,吃得心满意足, 不为什么,只因为在孩子的世界里,那一层层的鲜艳的颜色像天上的彩虹令人喜悦。山村的雨后总有彩虹,红的像早晨的阳光、橙色像夕阳,黄的像蝴蝶,绿的似山坡,蓝的似天空,靛的像极了开屏的孔雀,紫的象喇叭花,还有浮云朵朵,酡红的晚霞伴着夕阳的余晖。

 

         直到今天我还是喜欢吃九层糕,不止是满足口感,加上往事一起回味。一个罅隙从这里开展,进入了一个小村的故事。

 

        一个午后,我们的村口来了一些拿着画板画具的年轻人,在我们家前面彳亍。选了一棵相思树遮荫,坐在小凳上,把画夹打开,用铅笔比划比划,就这样我看到他画上我们的小小村落,一道潺潺的小溪环绕流流淌,有一棵火红的木棉树独在一隅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他们没看到我们家门前的那口大坟吗?怎么不画进去?小小的脑瓜实在不明白为什么?

 

        是的,那口大坟是谁也看得到的呀?每天我们邻居的小孩吃完午饭,便会相约在那里玩捉迷藏。好大的一口坟,从来没想那是属于谁的?山村里也有好多好大的坟。我知道在1966年前后,政府征用土地时,有人来挖坟墓,据说有些棺材还没完全腐掉,里面的陪葬品 还有不少的玉石宝器。据后来我遇上在红山长大的朋友他告诉我。我才知道哪里是杨协成家族的协源山。这山土装了好多罗里车,据说这里的山泥是拿去填海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有一个邻居的小孩小凤失踪了,那是搬家前的事。有人说她让拐子拐走了,“准是让人抓去祭垫桥基了。”有人绘声绘影地说。我不知道真相如何,只是记得她有一张照片是在坟墓边拍的,有人说有个红毛拿了相机照相后不久就失踪了,肯定是被卖到州府去了。小孩失踪的消息也让年幼的我们惶惶不安,但是不久之后,一切又如常了,山村异常的平静,几乎让人忘记了不幸的事情发生过。

 

         虽说我们曾经是垃圾坡长大的孩子,天性也像那些青色发亮身体、红色复眼的苍蠅一样嗡嗡熠熠、生活营营碌碌,然而对赤脚在土地奔跑还是眷恋的,所以看到寸草不长龟裂的土地心里也很难受。

       

         怕脏怕乱的本性却是城市人共有,生活在现代化的新加坡想要回归自然也只能到杨厝港的消闲农场里。我祈愿每个人都能像吃九层糕一样,一层一层的解读大自然奥秘,每一种颜色都是回归自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